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一起炼傀儡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炼制傀儡的时候还能促进修为增长,这种模式很是适合元派的这两个修炼狂人。

    而后面又来看热闹的严长庚有些迟疑,神色未定。何长生问道:“五师兄,我看你似乎有心事?怎么了?”

    严长庚说道:“师弟,傀儡经你们这一弄,我都些心动了。”

    “心动不如行动,五师兄也把自己的傀儡给炼成法器!”何长生诱惑的说道。

    严长庚摇摇头,说道:“你四师兄极于剑,不想分心傀儡,我则是觉得土系功决博大精深,暂时还不想放下。”

    何长生沉吟了一会,看着另两位师兄性质勃勃的在炼入印诀,说道:“五师兄,我觉得对于你来说,这两件事可以兼顾。”

    严长庚皱了皱眉头,显然没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何长生笑了笑说道:“师兄,你的修炼除了打坐吸收能量,其余时间就是不断使用印诀法决以求突破吧?”

    严长庚点点头,为啥自己热衷于修复元派各种建筑,不就是为了在印诀法决的使用中获得灵感?大师兄炼制傀儡可以突破,自己殊途同归,一定也可以!

    何长生继续说道:“傀儡本体也是土系的材料,虽然现在已经被大师兄炼制成功,但我相信,傀儡的炼制应该是才刚刚起步。”

    傅无痕接上何长生的话说道:“长生说的没错,我再次打入印诀,发现傀儡内部似乎可以容纳更多的印诀。”

    何长生接着说道:“五师兄你修炼土系功决,炼制土系傀儡获得的领悟相信比大师兄更多,毕竟属性相合。”

    严长庚点点头,若有所思。

    何长生趁热打铁,又说道:“还有,若你觉得从半途开始炼制傀儡感觉修炼度不够,还可以用土系功决凝聚你自己的傀儡,再加以炼制。

    若能把傀儡炼制的有如活人,我相信五师兄对土系功法的领悟,一定会达到一个十分高深的程度。

    既炼制了和自己心意相通的傀儡,又能获得领悟和突破,何乐而不为?”

    何长生罗里吧嗦这么一大堆,劝严长庚加入傀儡炼制大潮,一方面是觉得五师兄确实比较适合炼制土系傀儡。

    另一方面,何长生总觉得元派就这么大小猫三两只,每个人几乎都是各修各的,互相之间的交流太少。

    大家一起在广场上炼制傀儡,增进感情的同时也可以互相交流发现。

    当然,何长生想看到每个雕塑前都有个人傻傻丢印诀的恶趣味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

    严长庚左右权衡了一下,发现自己没有办法反驳何长生所言,正好元派自何长生离开后损坏的东西几乎没有,他也正好没有了练功对象。

    于是又一个师兄被忽悠的加入了傀儡炼制。“已经三个了,等九儿和石头突破修真,也让他俩来炼制。话说回来,怎么没看见石头?”

    何长生每次看见广场上的众多傀儡,就会想起渚锺大哥所说的外域物种的各种机械大军。

    若元派众人今后每个人都可以指挥一个傀儡军团,那真是神挡杀神佛挡灭佛了,完全可以做到不惹事也不怕事了。

    就算出现比当年外域入侵更严重的意外,元派和丹灵派也不会没有反击之力。

    自身的修为固然重要,但用来防护自身的外物也应该是多多益善才好。

    只可惜四师兄了,完全被蜀山那帮剑痴给带偏了,什么“一剑在手天下我有”“一剑破万法”,慕容城被忽悠的彻底成了纯粹剑修。

    下次带几个傀儡去蜀山交流,让他们长点见识!何长生心里发狠,怎么着也得给四师兄标配一台傀儡!

    想到四师兄和石头,终端自然而然的传回了影像,慕容城又在练剑,仍然没看见石头。

    何长生不禁开口问道:“三师兄,你这段日子见过了石头没有?”

    周淳风沉浸在印诀输入之中,闻言头也不回的说道:“很少看见,不过貌似是被四师弟安排在瀑布那里练剑。”

    绝对不能被慕容城又带出来一个剑痴,这种生物元派有一个就够了,没见渚锺大哥放的电影里剑修最后都冲到战场中心,最后也没见几个回来的。

    不行,一定要去看看石头,做做思想工作,让他彻底认识到外物的好处!

    何长生也是个急性子,想到这点也不打招呼,直接几个纵跃去了瀑布。

    瀑布顶端里下面水潭大概三十米,白色浪花奔涌而下,狠狠的砸在瀑布底下石头肌肉隆起的脊背之上。

    算起来,大名樊石的石头现在也才十四岁,但身材已经接近成年人。看来慕容城这几年没少给他进补。

    何长生看着石头闭目现在潭水中一块突出的石头上,一边忍受水流力若万钧的冲击,一边挥舞重剑修炼重剑剑法,显然还沉浸在修炼之中。

    何长生不想打搅,每个修士的修炼都是在为今后长生久视一点一滴的积攒资本,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打断他的修炼?

    于是何长生在瀑布边盘坐等待,一边顺便琢磨终端改造升级之事。

    “终端还是不够智能,没有主服务器的存在,必须靠自己的存在才可以实现一些基本功能,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总不可能自己时时刻刻帮他们转接能量结构或信息吧?”何长生抓抓脑袋,有些忧愁。

    心里在琢磨事情,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挥舞重剑的身影,何长生忽然就觉得自家门派充满了勃勃生机。

    “真是好时代好门派好师傅好师娘好师兄弟,总之,这种氛围我太喜欢了。”何长生咕哝道。

    何长生在自言自语,瀑布中石头的双臂已开始酸软,剑身开始抖动,不像今天最开始时候气力充沛了。

    石头继续勉力支撑了十余分钟,被瀑布冲落水潭中,然后很快就出现在水潭边,提着重剑爬上岸,仰天瘫倒。

    一片阴影笼罩了面庞,石头睁眼一看,一张脸倒着映入眼睑,看起来有些熟悉,但这么倒着看过去,对方挤眉弄眼的样子更显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