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门的喜好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上了茶之后,易书灿正色说道:“这次发现的遗迹,大门上的图案玄妙难解。希望集我们三派天才之力,发挥最大的思维能力,解开大门奥秘。”

    何峰不置可否。易书灿接着说道:“我们蜀山的几个老家伙在这一个月内又反复研究,不知道是思维僵化还是大门的认可问题,反正没有任何收获。”

    “什么意思?”何峰很是奇怪,什么叫大门认可问题?

    “这是你回元派之后的事了。”易书灿陷入回忆,将事情发展详细的说了出来,就连姬方伯也是第一次听说,神情专注。

    这次遗迹大门解析问题,因为门上显现的基本都是草药,貌似解析大门危险性不大,本来三派的意思是元老级人物不出手,锻炼天才弟子。

    但何峰走了之后,易书灿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带着两个伺剑长老再次探索大门。

    研究了几天无果之后,易书灿灰心的一拍大门,不经意间输入一道能量,结果发现青铜大门上的草药图案有了变化。

    听到这里,何长生与何峰对视了一眼,目光诡异。体内能量?何长生的体内能量完全不一样啊。

    接下来,易书灿兴趣大起,反复输入能量进行实验,但无论输入能量的频率大小时间长短总量等如何变化,图案就只反复出现那一点变化,信息量太小。

    换了伺剑长老之后,同样条件下图案变化的“量”似乎大了一点点,但仍然没法得到足够解析的信息。

    这让易书灿犯了愁。两个伺剑长老的修为定然是不及自己的,能量淬炼上也不及自己,但现象确实是他们可以触动更多的变化。

    除了一点之外,他们比自己小三岁!

    “难道这遗迹主人喜欢小鲜肉?”何长生眼睛一亮,自己很符合条件呐。

    易书灿琢磨良久之后,再没有发现别的不同,不得不承认这大门认年龄。

    听到这里,何峰问道:“这个年龄是修士的年龄还是指修道时间长短?”

    易书灿摇摇头,说道:“这个没有确定。如果召集大批弟子来测试,势必会造成消息泄露。暂时还不能这样。”

    何峰点点头,若有所思。

    易书灿又看向伺剑长老,两位双胞胎兄弟对视一眼,然后其中一人说道:“我们可能是双胞胎的缘故,在测试时发现了一点现象。”

    姬方伯低声说道:“这是易无心长老,两者中的哥哥,左眉毛稍微短一点点。”

    何长生闻言仔细打量,很不容易才发现了眉毛的区别,这尼玛不说更根本看不出来……

    易无心接着说道:“我们同时坐在大门前,我手触大门而无情不接触,然后我们发现大门似乎通过某种办法查探了我的身体情况,所有的,包括神魂。”

    何峰看向易书灿,后者摇摇头说道:“我没感觉到。”

    “我们也只是一种感觉,心灵感应之下才觉察一点异常。”易无心继续说道:“互换之后接触大门后同样发现了这个现象。”

    何长生越听越像当初小世界呈波动时的情况,难道这里面也有个积年老怪或者日久生灵?何长生没有抬头,知道何峰定然也是如此想法。

    如果是真是这样,那必须加强准备了,绝对不能保证门后还是如小世界一般和平。

    但是问题来了,它为啥只要小鲜肉?难道是想夺舍?

    何峰抬眼看着易书灿,发现老友眼中露出的是同样的意思,这才放下心来。

    “听两位长老所说,这大门或者大门之后的事物,似乎有着灵性。最不济也是一段近乎人工智能的程序或者法阵。”何峰缓缓说道。

    易书灿点头接口说道:“是的,但是不知道是否有恶意。我们可以尝试交流,看看它到底智慧到了什么程度。”

    何峰手指点点桌子说道:“要交流,估计还是得年轻弟子做代表,我们在一旁警戒准备。”

    “我有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姬方伯说道。

    “别文绉绉的了,又不是古人,快说。”易书灿头疼的说道,自己这个弟子什么都好,就是太好古风,今日若不是自己强制,他都要穿一身汉服前来。

    “咳,师父,各位前辈。”姬方伯正说着,然后发现在座的除了师父长老与何峰,还真没有“各位前辈”……

    尴尬的笑了笑,姬方伯继续说道:“我听刚才的交谈,似乎大门后可能有危险,那不如在大门前布置一个防护剑阵,将负责解析的人和大家都庇护起来。”

    何峰额首说道:“姬师侄的提议恰到好处,这剑阵,老小子你就包办了吧?”

    “那是自然,在蜀山派地头摆个剑阵还需要帮忙,那不是丢尽了列祖列宗的脸。”易书灿笑着应下。

    “先就这么决定了。方伯,你招待两位师侄。老家伙咱们去喝两杯?”易书灿说道。

    “舍得你的好酒啦,没问题!长生,你师娘大概明天会到,你到时候去接一下。”

    “是,师父。”何长生说道。

    何长生提起斧头,招呼慕容城一起跟着姬方伯下楼。

    “慕容师兄,好久不见。”姬方伯转身等待两人,拱手对慕容说道。

    “嗯,你很不错。”慕容拙于言辞,顿了顿,又说道:“有机会我们切磋一下。”

    “师兄有令,师弟敢不相从?正好此楼负一层是演武场,不知师兄意下如何?”姬方伯闻言精神一振,直接安排了切磋场所。

    “好!”慕容城干脆利落的应下。

    何长生在边上目瞪口呆,说好的招待呢?难道不应该是导游一番然后大吃大喝?去地下室比剑算个什么?

    “咳,两位师兄……”

    “长生,你自去玩耍,等我们切磋完了自会去寻你。”慕容城打断何长生的话,不容置疑的说道。

    何长生目光直直的看着姬方伯,期待着他有不同意见。“那个,何师弟,师兄我也是很久没有找到对等的敌手了,还望见谅。”

    你们还真不把我当外人呐,得了,我自己去逛,何长生心里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