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小型化剑器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万山重直接把飞剑塞到了怀里,又仔细隔着衣服摸了摸,心满意足。“也不怕被扎着……”姬方伯悻悻的嘀咕了一句。

    “你别看我,尊老爱幼我还是懂的。”何长生把姬方伯幽怨的眼神顶了回去。

    “何小子,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你是如何炼制这么小的剑阵飞剑了吧。”万山重问道。两人心中的疑问如山一般。

    蜀山派不是没有研究过小型化,若能人手一把,配合巨剑,剑阵将更加灵活,就算当自己的主战飞剑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无论如何努力,只要规模小于目前的大小,飞剑内部的腔道就是不能完全形成,飞剑就是不能发出剑气。

    这个问题后来就被搁置了,一直使用的都是这种巨无霸。现在小型飞剑就在万山重怀里,两人眼中的渴望简直就要燃烧。

    “咳,与一种结构有关系。”何长生开始了解释。

    在姬方伯所给玉简之中,比较详细的介绍了巨剑的铸造之法。何长生首先注意到的,是铸造巨剑的材料并不纯粹。

    一种是主要的材质,另外还有一种材料只占了5%不到。然后就这一点点材料,何长生在巨剑之中并没有发现。

    这种额外的材料并不是杂质,名为软金,是玉简之中特意要求必须添加的。那么,它一定起到了某种作用,而且,在铸造成型的时候消失了。

    何长生猜测,这些软金正是形成腔道的关键。可以这么推论,软金在特殊的铸造手法之下,会在剑体内部形成固定的形状。

    最后铸造成型之时,软金融化流出,留下的空隙,就是腔道。

    可以想像,这些软金在剑体被铸造之时,能经受住挤压,并不会与剑体材料混在一起。这才可以实现保持剑体材质的纯粹,又留下腔道。

    “软金这种材料,你们还有吗?”何长生问到。

    姬方伯摇摇头,这是上古材料,早就绝迹于修道界,现在哪里还能看见。

    “那你们炼制剑阵剑器用的什么材料替代软金?”何长生又问到。

    “我们用的是世俗界高科技合成的金属合金,我们称之为合金一号。基本上可以实现软金的功能。”姬方伯说道。

    “我们在极限条件下实验过了,一号可以实现不与剑身材质混合,巨剑也就是这么复制出来的。”万山重有点失望的说道。

    现在何长生所说的,他们也早就发现了,但对于剑器小型化没有任何帮助。只要想铸造小一点的剑器,就不能成功。

    “这些我们早知道了,你就说说哪地方出了问题吧。”万山重急了。

    “我说的与材料有关,并不是指材料本身和软金有多少相似度。我相信,你们就算拿到软金,也同样造不出小型剑器。”何长生吊足了胃口。

    “你就快说吧,求你了。”万山重心痒难耐的说道。

    “最关键的一点,我认为是那特殊的铸造之法,应该随剑器大小而变化!”何长生说道。

    两个听众陷入沉思。何长生的想法没错,硬件没有问题,那一定是软件出了问题。

    可是,只有按照这铸造之法,才可以在剑体内部形成规划好的腔道,才可以汇聚能量化为剑气发出。

    改变铸造之法,两人真是没有想过。就连姬方伯这个修改剑法的能人,也不敢尝试。

    但对于何长生来说,这不是问题。

    仙魂比神魂观察事物的“清晰度”要高了太多。本来何长生还不是很确定,但用能量在剑体内部模拟软金接受锤炼后,何长生就彻底确认了。

    所有人都认为是铸造之时,锤炼产生的力量由外而内作用到软金之上,让软金形成了固定结构。

    而在何长生看来,其实是锤炼的力量让剑体本身在内部形成了一种结构,这种结构在没有完善之时是脆弱的,需要软金起暂时支撑的作用。

    而蜀山派的修士想按比例缩小剑身,问题就来了,混入的合金一号,不足以起到支撑作用。

    原因就是按照原来的锤炼方法,剑身内部形成的结构局部过大,“压垮”了合金一号。

    这就导致剑身内部通道无法形成连续的循环,剑气自然无法放出。

    而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按比例密集锤炼的方向和角度,使剑身内部形成的结构相应细化,这才能被合金一号支撑住。

    说白了,原来的锤炼只适合于巨型剑器,方法粗犷;小型剑器需要更袖珍密集的锤炼方法,这也是何长生凝聚数十把锤子的原因。

    方法有了,但不同尺寸的剑器打造都需要不同密集度的锤炼方法,需要蜀山派因材制宜了,这是后话。

    何长生解释到这里,基本将刚才锤炼小型飞剑的心得说了个完整,两个听众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之中。

    何长生也不打搅,第一把剑器被万山重拿走了,当然要再多打几把防身。而且自己可以直接制造灵胚,炼好了直接收入体内,方便携带。

    元派可没这么多材料,何长生乐呵呵的开始持续炼制小型剑器,炼一把收一把忙的不亦乐乎。

    到时候巨剑齐发第一轮攻击,何长生这里再来密集型第二轮攻击,凭着160倍能量再打不过,那就只好跑路了。

    何长生不是很喜欢练习招式,总觉得招式是无奈之下才用的到的,是指望以弱胜强而产生的事物。

    而只要攻击够犀利够持久,估计谁遇见了都会头疼。当然,遇到那种碾压式的强大,逃跑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说,身法招式才是最重要的,无论是追敌还是被敌追都用的上。其他时候嘛,以力服人是最好的了。”何长生边炼边嘀咕。

    何长生仙魂忽然就捞了个空,抬眼一看,炼剑房变得空空荡荡,干净无比,万山重在一旁瞪着牛眼死盯着。

    “咳,这把飞剑真是奇怪啊,把这么多材料都炼进去了还是这么小。这是特殊事件,我就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了。”说完就要收起。

    “你还是不是人?”姬方伯喃喃说到,万山重跟着点点头。

    “咳咳,我真的也不知道怎么材料就没了,难道这把剑异变了不成?”何长生干咳两声,试图引偏思路。

    “我们都看见了!你这家伙炼了多少把灵器?!你这个土豪!”二人异口同声,义愤填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