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百九十章 这剑,不合适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何峰自觉欠了原重楼一条命,但这并不是他对此事一直不能忘怀的唯一原因。

    “涵儿,大哥的消失,我总觉得疑点重重。”何峰说道。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线索基本都很难找到了。”袁碧菡说道。

    “总要弄清楚的。”何峰肯定的说道。

    当年觅地藏了一夜之后,何峰慢慢摸回了山坳,从地面遗留的景象可以想像那些修士战斗的惨烈。

    但何峰在遍布方圆五十米的血色区域内却没有发现原重楼的尸首,只看见他被砍成数段的长刀和疑似衣物的碎片。

    何峰不敢确定,又寄希望于大哥利用飞剑的锋利突出重围,所以就在不远处藏身了数月,却一直没有等到原重楼。

    “后来想起来,那次找到飞剑实在太过奇遇。首先就是遗迹的消息,流传的很广,就好像有人故意散播。

    然后那藏有飞剑的密室简直就不叫密室,不仅大门没有防护,飞剑所在也没有任何保护。

    再就是太巧,明明我和大哥特意避开了人群,拿到飞剑的同时就被人发现了。最后,飞剑和大哥一起消失了。”何峰回忆着。

    “以峰哥如今的修为,隔着一定距离一样可以操控灵器飞剑。”袁碧菡说道。

    何峰点点头,说道:“没错。所以今天我看见长生拿来的飞剑,立刻就想起了当年的疑点。

    如果说这是一个高阶修士布的局,这一切倒是可以解释。但仍然不知道的是,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

    何峰在后来的修炼岁月中多番隐秘打听,逐一确认了当年追杀他们的修士,却发现他们不是死了就是失踪,飞剑最后的得主也和飞剑一起消失无踪。

    但没有一个人记得当时反身冲进人群的修士,就好像他们关于原重楼的记忆被完全删掉了。

    所以,何峰一直觉得原重楼未死,只是不知被限制在哪个地方。“有了线索,拼了命也要把大哥救回来,不管多难!”

    “嗯,峰哥,我们一起。”袁碧菡看着何峰坚定的说道。

    “好,我们一起。”

    不知道自己的飞剑竟然给何峰带来了悲伤的回忆,何长生迅速找到了慕容城,他仍然是在修炼。

    “师兄,你停会行不?我有好东西给你。”何长生笑嘻嘻的说道。

    慕容城慢条斯理的移动着木剑,体会剑意,说道:“有pi就放。”

    “嘿,我可是好心好意来给你送东西,你就这态度?那我走了啊?”

    慕容城吃定了他,一声不吭。

    “真是欠了你的。你看这是什么?用神魂。”何长生无奈的直接亮出一把飞剑,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慕容城没有立刻停下,慢慢的将最后一招剑式使完,这才将注意力转到浮在面前的飞剑。

    慕容城平静的面容随着神魂的探查变得疑惑,眉头也皱了起来,问道:“这是什么?”

    何长生得意洋洋的说道:“这是飞剑啊。”慕容城冷冷的看着何长生,默不作声。

    “咳,好吧,不逗你了。这是灵器级飞剑,顺带可以外放剑气。”何长生服了,四师兄酷到了天际……

    何长生知道,要等慕容城主动发问,比登天之难也就差那么一点,所以干脆就将飞剑的情况全数告知。

    慕容城眼神终于露出了些许惊讶,让何长生松了口气,总算木有真的炼剑炼的没人性了……

    “你是说,这是灵器,还可以收入体内,还可以外放剑气?”慕容城问道。

    “外放剑气现在就可以实验,但收入体内,必须先得到认可,也就是你的神魂得能看见和接触到。”何长生说道。

    慕容城拿过飞剑,握住剑柄,剑尖指向不远处地面,顷刻间带着森森寒气的金属性剑气从中喷出。

    放了一阵剑气,慕容城神色似乎有些不甚满意,拿着飞剑皱眉左看右看。

    “师兄,看起来好像不顺手?”何长生问到。

    “嗯,剑短了点。而且,外放剑气时,好像金生水和水生木的特性发挥不出来了。”慕容城说道。

    “剑短了小事,一会我就给你加长。就和你现在用的木剑一样?”何长生问道。

    “嗯,就照木剑来。”

    “稍等。”说完何长生又拿出两把飞剑,合在一起进行锤炼,眼花缭乱的操作了一番之后,飞剑变得基本与木剑一样。

    接过长剑挥舞了两下,慕容城点点头,然后继续看着何长生不说话。

    “师兄的特异功能是眼神吧,为啥一字不说我就是明白他的意思?”何长生暗暗吐槽。

    “师兄这是为难我了。你领悟的金水木的变化,是剑势剑意上的变化。飞剑毕竟是死物,没法理解您的意境。”何长生说道。

    见慕容城似乎比较同意这个说法,何长生又说道:“上古传说,灵器飞剑认主之后和主人心意相通,师兄不妨那会再试试。”

    “按你的说法,飞剑认主,要么神魂突破到仙魂,要么就是水磨功夫,花个几十上百年温养。”慕容城说道。

    何长生点点头,目前确实只能这样,也是最稳妥确定可以达成目标的方法。

    慕容城没有说话,右手拿剑,左手并了个剑指,一招一式将重剑剑法使了出来。

    从金属大河到剑气海洋又到绿意盎然,慕容城把所领悟的剑意慢慢施展了出来。

    何长生不得不退的很远,灵器飞剑的加成使所有剑招威力都大了两倍,而慕容城则在竭力熟悉这突增的战斗力。

    浸淫数十年重剑剑法的慕容城,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掌握了如何控制灵器长剑的威力和范围。

    停下后又沉吟了一会,慕容城对何长生说道:“师弟,剑的确是好剑。但恐怕不适合我。”

    何长生闻言心里似乎有些理解慕容城的感觉。他的追求不在于剑器的好坏,而在于剑势和剑意。

    而剑势和剑意的突破,必须在碾碎无数艰难险阻之后才可顿悟,慕容城走的是内修求道之路。

    灵器长剑加持了威力,让慕容城战胜敌人变得容易,反而不利于顿悟剑意。

    达到水生木之后用木剑,贴合剑意是一方面,材质的脆弱更能考验他的控制力。对于练剑来说,木剑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