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图案变化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在琢磨大门的过程中,唯一有的变化就是慕容城剑法突破,剑势外泄,造成洞穴温度升高。

    那么有两种可能,剑势剑意引起了大门变化,或者是温度,大门需要升温才会变化。或者最苛刻的是,得两种可能必须同时出现。

    这是极有可能的,蜀山只有剑意没有手段升温,也不会想到;丹灵派可以升温但不会剑意。所以怎么测试大门都没反应。

    “也许,这一次是四师兄的机缘哦。”何长生想着,笑眯眯的看着慕容城。

    何峰与袁碧菡却是有些为难,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引起大门变化的因素就是慕容城,洞**部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

    要不要他上前直接触动大门?何峰二人真是不好开口。万一这大门后真是机缘,而且只允许一个修士进入,让他们怎么和蜀山派交代?

    “嗯,就让慕容去试试吧,如果真的是他一个人的机缘,我蜀山派也认,咱们两派之间无需讲究太多。”易书灿见气氛有些沉闷,开口说道。

    何峰笑了笑。说道:“你倒是舍得。若真是机缘,一定是两派共享的,到时候让慕容给你打工三年。”

    “哈哈,就这么说定了,我可是蛮喜欢慕容小子的。”易书灿笑了起来。两派其他人皆是松了口气,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免得伤了情谊。

    既然已经说开,何峰让慕容城前去大门附近施展剑势,看看到底有什么事发生。

    慕容城对何峰与袁碧菡行了个礼,然后扶剑走向大门。在距离大门三米远处,慕容城停了下来,开始蓄积剑势。

    一刻钟之后,慕容抬剑向前一指,木生火而来的高温剑势压向了青铜大门。

    剑势很快就触碰到了大门,表面的草药雕刻刹那间起了变化,枝叶仿佛沉睡已久的虫豸,就这么四下散了开来,在青铜大门的表面游走。

    姬方伯眼神有些癫狂,他发现随着虫豸的移动,体内能量似乎也开始随之躁动,大门似乎在演示某种剑法的远转心决。

    然而整个大门有着无穷尽的虫豸般的叶子,他根本不知道哪一片才是剑法心决的起始。

    有心无力无从下手,担心机缘就此错过的感觉让姬方伯这个修仙小成的修士开始有些控制不住体内的能量。

    “噗!”姬方伯猛的吐了口血,脸色惨白,神情萎靡。

    “方伯!”易书灿担心甚切,就要赶上前来救治。

    何长生身形一动,出现在姬方伯身边,出掌在姬方伯身上拍了数次,然后按住肩膀输入木属性能量,同时用仙魂调理他体内能量。

    “师兄,你先收起剑势,一会听我指挥。方伯,收束心神,不要多想。”何长生同时说道。

    慕容城闻言慢慢收起剑势,洞**温度很快降了下来,大门上的草药雕塑失去了条件支撑,又恢复到最初的模样。

    易书灿提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感激的看了一眼何峰,后者摇摇头以示不要在意,脸色凝重。

    洞**众人默然不语,等待姬方伯恢复。三十来分钟之后,何长生收回手掌,让他自己再运功巩固伤势。

    何长生慢慢走到慕容城身边,拍拍他的肩膀,也没说什么。

    解析大门才开始,主要人物就受了伤,洞**众人都不知说什么好,这明显是心境不过关造成的。

    何长生很理解姬方伯的心态,包括慕容城在内的剑修,将剑势剑意剑法视做信仰,面前摆着的机会转瞬即过,不由得他不紧张。

    按何长生的想法,这次受伤还真怪不得他,换做任何一个剑修,在眼前出现如此精妙美丽引起身体能量躁动的剑法心决,没有人可以心若止水。

    只有何长生自己,根本算不得剑修,这些移动的虫豸般的叶片展示的剑法心决,在他眼里就是一种工具,实在没得到也就算了,只要打开大门就好。

    所以何长生反而没事,一点也没有受到大门变化的影响,第一时间对姬方伯展开了救治。

    但洞**的这些修士不知道这些,在他们眼里,两人的心境修为高下立判,这个在场年纪最小的修士心境却是稳的可怕。

    长吁了一口气,姬方伯收功站了起来,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大门,然后转身对何长生施礼说道:“多谢何长老援手,否则方伯恐怕会受伤更严重。”

    何长生笑着摇摇头说道:“千万别这么说,我也只是站的近一点罢了,这里这么多前辈,每个人收拾你的状态都是手到擒来。”

    姬方伯:“……”话好像没错,但听起来就是怪怪的。

    袁碧菡横了何长生一眼,说道:“别听长生的胡言乱语,姬师侄还要好好调理,莫要留下暗伤。”

    何峰点点头,说道:“易老头,看情形今天不适合继续解析大门了,不如等姬师侄恢复了再说?”

    易书灿老脸一红,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就承情了,我们会帮助方伯会尽快恢复的。”

    “易掌门,这是我自己炼制的一些疗伤丹药,您可以酌情给方伯服用,辅助疗伤。”何长生说道。

    “何长老义薄云天,方伯再次谢过。”姬方伯又是个大礼。

    他对何长生已经佩服之至,下意识的就觉得这些丹药不简单。却不知道猜个正着,何长生炼制的哪个不是极品丹药?

    袁碧菡眼睛已经眯了起来,好小子,极品丹药不少啊。

    易书灿接过丹药,郑重的收到怀里,这个逆天的何长老出品的丹药,用脚后跟想想都知道是好东西,又欠了一份人情……

    何峰赞许的看了看何长生,自己这个弟子气运逆天,性格还好的出奇,为人处事竟然也这么老到,真真的是故事的主角。

    万山重走到姬方伯身边,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振作起来,你其实做的很不错,就是有些心急。

    那些移动的草叶子我看了都发晕,你还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剖析出来,有些太急了。咱们慢慢来。”

    “多谢师叔关心,我晓得了。”姬方伯面色已经恢复平静,眼神坚定。

    众人约好等姬方伯恢复巅峰再开始解析大门,然后各自回到屋内休息。

    何长生则请示留了下来,决定自己先观察观察大门的草药图案,与记忆中藏经阁的草药相比,到底有何异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