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小鸡的进步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师父,方伯已经没事了,这次还真是有些冒失了。”姬方伯说道。

    这里是一间几乎与慕容城的修炼静室一样简单的屋子。案桌香炉蒲团,加上一盏电灯,再无其他。

    姬方伯盘坐在蒲团上刚刚收功,面色比起在大门那会强了许多,显然是伤势大为好转。

    “你神魂使用过度,险些坏了根基,亏得何长生当即立断喊停了慕容。为师看了下,这些丹药都是极品丹药,你就安心巩固伤势。”易书灿说道。

    “何长老实在是天纵之才,方伯不如甚多。”姬方伯语气有些低迷。

    “他是有大气运之人,莫要和他比较。假以时日,我们所有人都会被他超越,他是这个时代的骄儿,能跟上他就已是幸事。”易书灿摇摇头说道。

    “我知道的,师父。只是心里确实不是滋味。”姬方伯说道。

    “别说是你了,为师也是有些嫉妒,他元派咋就出了这么个妖孽?

    不过,一个时代总会有一两个这么样的家伙,不必在意。我们的目标不是比较,是守护,是长生久视。”易书灿正色说道。

    姬方伯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有些小麻烦了,何长生的逆天表现已经成了他的心障。

    心高气傲的他,总是不能承认自己不如何长生。唯一庆幸的是,何长生不是敌人,不需要以斩心魔的方式去对待他。

    何长生层出不穷的秘密,绝对是他敌人的噩梦。

    易书灿见他陷入沉思,知道这是姬方伯心神之中在进行斗争,与心障做斗争,这一关必须他自己过。

    心障既是磨难也是机遇,渡过去了,姬方伯一定会获得极大提升;失败了,修为神魂也许还会倒退,这会是更大的打击。

    修炼这档子事,除了真切的吸收能量改善自身,其他部分确实比较唯心。认为自己行,那多半真的就行,要是内心觉得自己不行,那多半就会失败。

    姬方伯现在就处于一种矛盾和危险的境地。他清楚的知道不如何长生,但内心想超越他的念头无法遏制,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一个何长生所不能及的方面,坚定自身。

    然而这何其之难?何长生几乎是全能的,炼丹锻造还是功决改进,都不如他。修为比他高?依靠这个来坚定内心就是笑话,何长生才修炼几年?

    姬方伯神魂极速远转,越是急躁越是没办法确认自己的优势。自己在剑道上的理解目前是超过他的,但焉不知也许这只是他很不在意的方面?

    自己凭什么去振兴发展蜀山派?

    姬方伯钻了牛角尖,神魂都开始变得有些浑浊,反应到身体上则是摇摇欲坠,神色萎靡。

    “还记得蜀山的宗旨吗?你难道忘记了吗?我们是要用手中的剑来守护!一往无前,用自己的剑,用自己的心剑,斩破前方任何劫难!”易书灿神魂传音,直入姬方伯神魂。

    振聋发聩的传音在姬方伯神魂回荡,如醍醐灌顶一般,让姬方伯的神魂瞬间就清晰了起来。

    是了,他人所为与自己有何关系?修为是自己的,神魂是自己的,心态是自己的,责任也是自己的。

    无愧于心,尽最大努力用手中心中之剑去守护蜀山派,这才是蜀山大弟子应该做的事。那种无聊的胜负之心,去tm的!

    若是真到了生死关头,执剑拼了就是,哪管他是不是全能之才?哪管他是不是天纵之人?

    所有思索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姬方伯神魂由浑浊到清晰再到晶莹剔透,彻底稳定了下来,甚至有了突破的迹象。

    易书灿欣慰的摸了摸胡须,心里却在埋怨何长生:“怎么就出了你个妖孽,差点让我蜀山最好的弟子走火入魔。”

    神魂稳定之后,以姬方伯修仙小成的修为,伤势极速恢复,不到一个小时已恢复到巅峰。但他的意图显然不仅于此,此时不突破,更待何时?

    姬方伯拿起丹药一股脑倒进嘴里,腹中顿起无数岩浆般的热流,蜀山飞仙剑经全数运转,修为节节升高,神魂欢呼雀跃。

    某一刻,姬方伯突然仰头长啸,然后跳起身来,拔出随身长剑随意的使出了剑招。

    屋内瞬间剑光凌凌,却又完美避开了一切设施和易书灿,显示了完美的控制力。

    一刻钟之后,姬方伯哈哈大笑,收剑向易书灿跪拜行礼:“多谢师父指点,方伯已经修仙大成。”

    “嗯,渡过这次心劫,你在心境上当是更近一步,为师甚是欣慰。”易书灿点点头说道。

    “这次的突破,我对剑法精髓有了更深的理解,弟子甚至有了自创剑法的冲动,若是能理解大门上的剑决,一定对我大有帮助。”姬方伯说道。

    “不要太急,方伯。你刚突破,再巩固一日。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处在了修道界最巅峰的层次之中,有自创剑法的冲动不奇怪。”

    易书灿说道:“大门上隐含的剑法,不是那么容易就解析出来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切莫急躁。”

    姬方伯刚刚突破,信心爆棚,自觉可以有能力解析大门剑法,但经过易书灿这么一说,慢慢冷静下来。

    “险些又要冒失了,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心态还要继续锤炼啊。”姬方伯喃喃自语。

    “没错,从先前情况来看,这次的机缘很可能就是慕容城的,我们看能不能跟着喝点汤。你若是急躁不能摆正心态,不如不去。”易书灿沉声说道。

    “是,师父,方伯已经明白了。绝不会在犯类似的错误。”姬方伯说道。

    “咱们蜀山派的剑,就是要直,不直如何坚硬锋锐,去斩尽艰难险阻?那些有的没的想法,必须用心剑祛除,让自己的剑意更纯粹!”易书灿又说道。

    姬方伯一一应下,心服口服。

    为何叫飞仙剑经?一剑飞仙,直斩青冥。蜀山的剑,怎么可以止步于这么一个遗迹大门?

    它有它的剑法,我有我的剑意,每个蜀山修士自己的最纯粹的剑意!

    姬方伯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执剑长身而立,卓尔不群,尽显蜀山首席弟子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