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寻踪直播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何长生回头望去,入口已经缩成了一个小小窗口,光线微不可察。

    通道上下左右的墙壁之上刻满了无数花纹,神秘肃穆。本就对遗迹主人有些敬畏的何长生,心里越发的紧张。

    一路走来,何长生很是难受,仙魂感应到的是走在一片虚无之中,肉眼能看见的只是令人眼晕的花纹。两种感觉交织而来,如影随行。

    何长生干脆完全收束了仙魂,放出一个法术光球照亮四周,通道依然向前延伸,似乎没有尽头。

    通道内安静无比,只有何长生自己的呼吸和脚步声。“太安静了……”何长生回头望去,不知不觉通道已经是弯曲的,通道口再也没法看见。

    “三黄!在吗?”何长生通过终端给三黄发了个语音信息,很快就收到了回复:“在,老大。有事要帮忙?!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不不,没啥事。我现在进入了遗迹,正在一个看起来无穷尽的通道里面,先试试终端有没有被屏蔽。”何长生笑着回复。

    “那就好,有事就喊。我睡觉了。”三黄显然还在草药森林里。

    “还是有些不方便呐,要是可以及时通话就好了。”何长生咂咂嘴。

    “三黄。”

    “老大……能不能一次说完?”三黄懒上天际了。

    “你能偷窥我,不,能看见我现在的情况么?”何长生问到。

    过了一会,三黄说道:“现在可以了。哇塞,老大你待的地方看起来有些恐怖哦。”

    “安啦,这里也就是安静了一点,危险暂时没有。”何长生说道。

    “老大,你是让我就这么看着你?”三黄问到。

    “你能把影像外放,让别人也看见吗?就好像我这样。”何长生心念一动,身边出现了一个三黄仰天躺在森林中的样子,jj朝天。

    “老大!”三黄迅速换了个姿势,眼神幽怨。

    “咳,你就试试能不能吧。”何长生干咳一声,只当没看见。

    “不知道怎么弄,老大教我。”三黄瞪着眼睛努力了一会说道。

    “笨狗,你那样子还以为是便秘了。终端里有这个功能,你用仙魂给它下指令。”何长生抚额说道。

    “啊,这样啊。好了,能看见了。老大果然厉害,设计的终端蛮好用的。”三黄顺手拍了个马屁。

    “行了行了,你这马屁拍的太生硬,得多练。”何长生没好气的说道,“这样你去广场,把影像给师兄师姐看,顺便喊上九儿。”

    “那袁初雪呢?”三黄又问。

    “你不喊她都会来……”

    “好吧,得令。我这就去。”

    影像晃动,何长生就看着三黄接近了师姐,随后和她一起到了广场。

    “老大,他们问你在干什么?”三黄转述到。

    “我能听见……”早就开启偷窥模式的何长生对于广场上众人的话语,那是听得一清二楚。

    “嗯,这是一个遗迹的入口通道,我都走了几百米了,还是老样子。”何长生说道,“你把我的声音也外放,这样差不多就是即时视频通话了。”

    三黄照做。

    “咳,大家好啊。各个都精神不错嘛。看起来这段时间很滋润哦。”何长生说道。

    每个人看见何长生搞怪,都乐呵呵的。这才走了几天?你咋不说如隔三秋?

    “长生师兄,你这算直播了么?那就是修道界第一网红啊。”袁初雪睁大了眼睛,羡慕的说道。

    “咳,今后网络构建完成,你也可以的,直播炼丹!让大家都知道你的厉害!”何长生说道。

    夏倾城在一旁捂嘴直笑,长生哥哥还是那么有趣,这是把初雪当孩子哄了。

    袁初雪已经陷入直播遐想,没有注意到夏倾城的表情。

    “注意安全,长生。”傅无痕代表元派男性嘱咐了一句。

    “肯定的,我做事一向稳扎稳打。”何长生说道。

    这话收获了一片鄙夷,你那行为算稳,那我们这岂不是天天地震?

    “好了,不说了,我继续往下走。三黄帮我看着后面一点。”何长生说道。

    在这“无尽”通道里面,何长生实在无法享受这样的“孤独”。现在利用这种方式与外界联系,让何长生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众人都不再提问,只安静看着,只有三黄嗯了一声,又新开一个窗口显示何长生身后的情况。

    “长生,你后边刚才好像有东西闪过。”严长庚看得仔细,忽然就说道。

    “嗯?”何长生也不转身,将三黄附近的后视图拉大,和前方一样,只有身边被光球照亮,再远都是黑暗。

    “看清是什么了吗?”何长生问道。

    “没,速度太快。这里又没法用神魂监视。”严长庚说道。

    “你再多注意,我先向前探索。”何长生低声说道。又走了半个小时,他停了下来,这不对啊……

    何长生一皱眉,突然就发力开始奔跑,一步下去就是十余米,显示了他强健的肉身力量。

    除了脚步落下蹬地的声音,再无其他。

    何长生突然转为静止,一条黑色触须样的东西贴着鼻尖唰的自左上摆下,收势不及打在了右边铜壁,印出深深刻痕。

    何长生一把抓住触须,怒吼一声:“下来吧你!”

    只听见喀喇喀喇的金属和岩块被挤破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似乎“它”也在奋力反抗。

    但何长生**何其变态,又一使劲,轰的一声,一坨事物掉落在通道地面,头顶铜壁也被带落了一片,砸落在地上咣啷作响。

    何长生也不停下,抓着触须拉起就向身后甩去,轰的一声再又甩回来,通道内回荡着事物砸地的沉闷钝击声。

    事物浑身上下布满了触须,就如一个放大版的海胆,直径足有三米之多,被何长生这个小不点拉扯着不停来回碰撞,嘶嘶声不断。

    广场上众人第一次见到何长生如此狂暴的一面,皆是目瞪口呆。

    半晌,三黄说道:“老大,这个家伙好像没反应了。”

    何长生又甩了几次,这才停了下来。

    “娘的,吓死本宝宝了,这是啥玩意?”何长生丢开触须,伸手在铜壁上擦干净粘液,一边咕哝。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