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二百章 到此一游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何长生定定的看着快要被自己砸扁的怪物,仙魂却是极速思索。

    从美轮美奂的大门幻像来看,遗迹主人应该是审美极佳的修士,断不会放置如此丑陋的生物作为守卫或者考验。

    这东西要么是外来物,要么是在遗迹中产生了变异,总之,情况有些不妙了。这明显还是外围,那两个家伙可是直接传送进去了。

    何长生不敢想象他们会遇着什么。

    似乎是回光返照,怪物突然就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嘶叫,然后彻底挂掉,身底沿着地面漫出黑色的血液。

    何长生退后两步,看着这些液体就不是好东西。

    “长生,看你后面!”三黄忽然急促的喊了起来。

    何长生同时也感觉到了地面的震动,回头一看,通道远处影影绰绰,好像有很多东西在挤搡着前行。

    何长生等了一会,不由得笑出声来。后面涌过来的是大量黑色怪物,无数触须飞舞,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但这大海丹明显不良于行,触须互相纠缠之下愈发的行动缓慢。

    何长生好整以暇的等着它们。

    似乎被何长生悠闲的态度触怒,海胆群中出现一声嘶叫之后,前面的海胆触须收缩,紧跟着后面的将这些海胆冲着何长生甩了过来。

    一个个三米直径的黑色巨球直直的向何长生飞了过来,就算是在广场上观看的众人,也觉得十分的压抑。

    随着越来越多的海胆飞在空中,存在于中间的海胆首领露了出来。比普通货大了两圈,更特别的是,在球状身体上出现了两只眼睛。

    何长生可以感觉到眼神中愤怒的情绪。“还好,没有智慧的感觉,进化还不到位。”

    “刺墙,墙墙墙。”何长生单掌向前展开,嘴里连续念叨。

    在何长生与怪物群之间瞬间出现了一道表面布满巨大尖刺的冰墙,后面有跟上了数堵冰墙,让两者之间被十几米厚的冰隔了开来。

    很快,飞来的海胆直接撞到了冰刺之上,嘶嘶乱叫,血流成河。最后所有海胆怪物都被挡在了冰墙那边。

    看了看挤到冰墙前的海胆首领,何长生比了个指头,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身跨过死掉的怪物,继续跑步前行。

    前方没有因海胆的出现有什么改变,依旧是漆黑一片。

    “坏了!”何长生突然想起第一个海胆出现的情况,仙魂丝散出直刺上下左右铜壁。

    不像大门能挡住仙魂探查,这一次何长生仙魂轻易的突入了铜壁。

    仍然是虚无,但虚无中多了东西,那是无数海胆,并且在虚无中游动迅速,极快的向何长生的位置接近。

    “它们怎么感应到我的?”何长生有些奇怪。之前的海胆群还可以解释为第一个海胆临死前发送的信息。

    但现在已经离那里有一定距离了,但仙魂发现这些家伙似乎仍旧可以准确定位。

    何长生猛的停下,仙魂果然看见海胆立刻变得迟疑不前,“果然是脚步的震动。”

    那轻轻走就是了,何长生如是以为。

    抬脚前行,海胆却立刻就定位了何长生……

    “这……感觉也太灵敏了吧。”何长生欲哭无泪。

    难道要飞?可惜不会啊,何长生懊恼的想着,反重力原理暂时还不清楚。

    那种放出灵器脚踏其上飞行的想法,就如同扯着自己头发抬起一般纯属无稽之谈,除非灵器自带飞行功能。

    何长生有些后悔没有仔细观察那单个海胆的身体结构了,能在虚无和现实中同时滋润生活,他现在还做不到……

    如果能进入虚无,完全可以打杀前进一段再落入通道,形成跳跃式前进。

    明显的通道可以阻拦这些家伙的视线,使它们只能感应。

    从这个角度说来,也许这些海胆真的只是虚无中的生物,而这个通道是遗迹主人不知用何等手段建立,直接穿过了虚无。

    若是真的这样,通道应该可以保护其中通行的修士,不至于像何长生这样寸步难行。

    和上古唯一的差别就是,灵气!希望那两个家伙不要弄出太大响声。

    这样就好办了。何长生撒出大量希望草种子,秤砣法术如雨般下落,灵气浓度狂涨。

    铜壁吸收了灵气之后,立刻有了变化,在何长生的感觉中似乎开始像大门的性质靠拢。而且范围以何长生所处地方为中心,前后开始延伸。

    仙魂再次探出,果然被铜壁弹了回来。何长生手舞足蹈的在原地蹦哒了一会,然后几个纵跃到了铜壁变化的边缘。

    仙魂探出,发现那些个海胆没有改变位置,说明有了灵气能源的铜壁,可以阻挡通道中修士的信息。

    “至少可以正常前行了。”何长生没啥不满意的,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估计都在和海胆们苦战了。

    “师弟,你种下去的是希望草么?”上官韵竹问到。

    “没错,师姐。这个通道据我推测应该是可以保护修士的,只是缺乏了灵气能源。”何长生点点头说道。

    “通道应该没这么简单。一开始没有能源也就罢了。现在有了你提供的灵气,说不定考验就会来了。”上官韵竹说道。

    每个人包括何长生都看着她,没得罪你吧。这么咒他?

    上官韵竹耸耸肩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是谁教你学何长生耸肩说话的……你学坏了。

    广场上众人就眼睁睁的看着何长生眼前出现了五条岔道,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上官。

    说不是乌鸦变的谁信呐!

    “这一定是巧合!”上官韵竹强辩道。

    众人一致鄙视。

    何长生看着眼前五条岔道,心里吐槽:“我可以叫这里五道口么?”

    “上官师姐,你一定练了大预言术!”何长生扯着嗓子发了个牢骚。

    牢骚无用,岔口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何长生向前走了两步,彻底离开身后的通道,这才发现其实不是五个岔口。

    脚下站立之处是一个圆形的大厅一般的空间,包括身后的通道出口,周围铜壁均匀分布着六个门洞,一模一样,一眼看去没有任何分别。

    何长生立刻回身在出口边的铜壁上深深刻了一行字:“何长生到此一游!”

    “下一个刻我的名字!袁初雪到此一游!咯咯。”

    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