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镜匙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何长生右手一伸,在太一狂奔的身形与二维平面群中间迅速的层叠了数百层能量晶壁,但也只是略微延迟了二维平面的移动。

    待太一奔到近前,何长生一把扯住,退入了电梯。电梯门将将在平面突入之前关上,让二人松了口气,何长生也悄悄把凝聚在左手的灰色能量收回。

    “怎么这么狼狈?不是说回到家了么?”何长生笑着问道。

    太一靠着电梯墙壁摊坐在地,“别提了,真是见鬼了。”

    “你也知道鬼这个概念?”何长生很是诧异。

    “这不是重点,老大你就别埋汰我了……”太一哭丧着脸说到,让何长生很是好笑,一张金属脸表情还真是相当丰富。

    “那些看起来像二维平面是什么东西?”何长生直问关键。

    “我不知道。”太一摇摇头说到,“我一路稀里糊涂到了这里,记忆中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周围全都是不熟悉的东西。”说到这里,太一很是失落。

    何长生对于太一的心情是理解的。作为方崆寂的第一个造物,肯定是以元老自居,现在才发现其实是早就被边缘化了,失落是必然的。

    “我们暂时称呼那些平面为卡片,你怎么惹上它们的?看起来不像是有智能的样子。”何长生问道。

    “倒霉就倒霉在这了。我莫名其妙被传送到了这片走廊空间,路上倒是有不少屋子,但基本都是空的。”太一心有余悸的说道。

    “转了一会我就迷路了,然后随便推开一扇门,就发现一间巨大的屋子里面漂浮着很多那个,就是你说的卡片。”太一眼中有些迷茫,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原来,当太一终于发现一间屋子有所不同,心情自然是振奋的。这是所有灵智生物的通病,单独处于无穷重复的枯燥空间时候,没有人可以长期保持冷静。

    卡片奇多,大小不一,但基本都是长方形,静静的漂浮在房间内,看起来人畜无害。太一没见过卡片,只是觉得很漂亮。

    说是玻璃,但又不透明;说是镜子,但又不能反射出太一自身的影像。卡片似乎发出了幽幽清光,但定眼看去又没有。眼角余光感觉卡片是有边沿限定了大小,但真的要仔细观察,卡片却又貌似没有边沿。

    “量子状态啊。”何长生暗暗叹息,真是太先进了。

    太一没怎么敢碰触,一路小心躲避着走到了房间深处,这里有一个操纵台,式样倒是太一比较熟悉的,这让他欣喜若狂。

    但仔细检查后,事实说明太一想多了,感应圆球状操控台上的文字竟然不认识……

    “方前辈当年没有给你外域物种的文字库?”何长生有些不敢置信。

    “是啊,我也是才知道。”太一惆怅的说到。

    圆球操控台直径半米左右,太一看到的时候是全黑的。等太一小心的把手掌放到操控台上之后,圆球亮了起来,并且变得透明。

    圆球内部浮现了各种文字状花纹,并且分了六层,随着太一手掌的移动而变换。

    “然后你就随便挪了挪,然后点击确认,然后就被追赶,然后就碰到我了?”何长生笑着问道。

    “是的,老大。”太一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也算不容易了,能从那么多卡片中脱身而出,你老大我都做不到。”何长生意味深长的说到。

    “就是,太一,你说说咋脱身的?”袁初雪瞪大了眼睛质问到。

    “我就是啊,这么一躲,再一转身,又一个躺地滚,再躲,又躲,就跑了出来。”太一一边说着一边卖力表演。

    何长生与众人只管笑嘻嘻的看着不说话。

    “好吧,好吧,我没那么厉害,我是靠了这个。”太一眼见着无人相信,只好老实交代,大腿一侧的储物箱打开,拿出了一件事物。

    在太一手心的是一小块二维平面样的东西,之所以不说是卡片,是因为只有何长生手掌大小,而且,长方形的四周有着雕刻着繁复花纹的乳白色边框。

    何长生拿起小“镜子”,镜面果然是不能照出人像,翻过来依旧如此。

    “这个怎么用?”何长生问道。

    “这个是我在操控台附近发现的,给丢在了地上,我一时好奇捡了起来。在逃跑时发现可以一定程度上把卡片给弹开,对着照过去就是。”太一老实的交代。

    何长生点点头,有了这个效果,只要够灵活,逃命是不成问题的。

    “还一个问题,卡片难道很危险?你为什么要逃?”何长生说道。

    太一默默的举起左手,食指少了一节。“躲闪的时候有一次实在没办法,用左手食指拨了一下卡片。”太一说到,“然后就感觉巨大吸力,想来都不是好事,就迅速切断了手指。”

    “算你机灵,据我判断,卡片应该是用来封印物体的,你再迟疑一点就会被封印在二维空间里。”何长生点点头说道。

    “只是,到底是什么装置在控制卡片主动攻击太一你呢?”何长生喃喃自语。

    仙魂透过电梯大门,外面的卡片失去了目标后都静止悬浮,静谧却又令人恐怖。被封印进去了,还能活着么?那两个倒霉蛋没有遭遇卡片吧……

    “这么说,电梯里面的这些字你也不认识了?”何长生随口问道。

    太一点点头。“真是文盲啊。”何长生仰头叹息,然后全身敛息,留了根指头靠近了电梯大门。

    大门迅速又无声的打开,如何长生所料,外面的卡片并没有进行攻击。“果然主动攻击是有时效性的,否则也太坑了。”何长生说到。

    小心的拿出太一得到的“镜子”,就这么举着向卡片照去,卡片就如臣子遇上了皇帝,缓慢优雅的让开了。

    花纹对于何长生来说是心里永远的痛,镜框上的花纹理所当然的被他忽略了,能有这样的作用,夫复何求?

    “你还记得卡片屋的路么?”何长生扭头问跟出来的太一。

    太一瞪着眼睛使劲想了想,然后坚定的摇了摇头,大义凛然。

    “切,你哪点像人工智能了?我觉得你就是个愚笨的魂魄在机械身体里。”何长生吐槽到。

    太一继续大义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