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控制中心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何长生干脆的撤开了敛息,卡片们并没有发动攻击,太一一定是做了什么才导致被围攻。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太一,何长生举着小镜面排开众多的卡片,随意选了一个方向前行。

    太一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下,继续做凛然状,跟着走出了电梯。

    廊道四通八达,形状几乎一模一样。以仙魂探查也不是不可以,到了这里,似乎外域物种或者方前辈并没有再加强对仙魂的渗透防御,也许是已经到了内部,无需再如此。

    只是飞船或者说巨城的建筑材料让仙魂探查是很是费劲,如在泥石流中逆流而上,消耗颇大,何长生干脆就仅仅沿着廊道散出一些以作为防御感知,不再费劲广域探查。

    廊道里充斥着太一咣咣的脚步声,何长生听了一会皱眉难忍,停下来回头看着太一。

    挥了挥手臂,太一坚定的说到:“老大放心,我一定紧跟着你,我就是你坚强的后盾!”

    何长生哭笑不得,紧闭了不知多少岁月,能培养出这种性格也是奇葩了。“你走路轻点,不觉得是噪音么?”何长生说道。

    “哦,哦,遵命!老大。”太一拍着胸脯咣咣直响,一口答应。

    何长生摇摇头继续往前走,仙魂却观察着太一。只见他蹑手蹑脚的跟着,从先前的大义凛然转换为了猥琐,让围观众人忍俊不已。

    逢路口就向左转,何长生就这么一路走着。遇见的舱室果然都是空空如也,也不知当年方前辈最后出去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

    每个路口都有文字标识,两个文盲也只能强记下来,倒也可以确认没有走重复。

    眼见着一直没有危险,太一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老大,我来开路!”说着也不等何长生答应,几步跨到了前面。

    何长生懒得理他,反正是瞎走,自己的仙魂也在前方警戒,随他了。

    “太一,你对这里的文字当真一点都不熟悉?”何长生有些不死心。

    “那倒也不是。我印象中这里的通用文字,嗯,按照简单的说法,是三维的文字。在简单的图案里蕴含了丰富的意思。最高级是是四维文字,好像是包含了时间在里面,也就是说,如果不在特定时间去观察,文字的意思就会理解错误。”

    “哦,所以你一直没学会?”

    “什么没学会?是那老头不给我安装语言库!”太一听了何长生的话,激动的要跳了起来。

    何长生这才想起这家伙实在是一个人工智能,不存在学习,只在于安装了什么。只是表现的太像独立的人,让何长生一时间忘记了这茬。

    只是方前辈不给太一安装这么先进的语言库,确实非常奇怪。按道理说,自己的第一个造物,几乎所有人都会当自己的亲儿子对待,应该是所有造物中能力最完整强大的。

    如果太一没有撒谎,方前辈的用意是什么?难道这文字中含有莫大危险?对人工智能或者修仙界的危险?

    传说中仓颉造字,每一个字念出来都有巨大威力,难道这个仓颉和方前辈有什么关系?

    也许,是因为这些字的威力太大,以太一的材料承受不了,只能安装普通二维平面字库?这么说来,三维乃至四维的文字,也不是谁都能用的,对使用者有严格要求,要么是**,要么是神魂。

    从外域物种以肉身结合机械来看,多半是**的要求,何长生倒是有些跃跃欲试,毕竟他的肉身已经变态的到了一定程度。

    至于三维文字,从大门的解析过程倒也能略窥一点点样子,浮起的投影也许就是简单的文字三维变化。

    如果开始解析时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很可能结果有所不同,但现在暂时没法回去了,只能放下。

    对于这种研究,何长生是十分感兴趣的。无论物质还是能量还是文字这种承载信息的工具,归根到底也是弦振动的组合。

    何长生的仙魂还未强到可以“一个一个”弦振动的把所见过的所有组合起来。只能以某些已经是认知中最小结构的东西为基础去理解和组合,比如灵气。

    就算如此,何长生也是远远没有穷尽灵气的奥秘,更不要谈和灵气一体两面的本源。而三维或者四维文字这种可以操控本源或灵气的信息承载物,更是让何长生高山仰止。

    何长生一直是怀着敬仰的心情在参观这座巨城。对师兄和姬方伯的安危其实并不是太担心。如果方前辈确如太一所描述心系仙界人类安危,那么两个人类在这里的危险肯定是有限的,也许多半是考验。

    只是,方前辈会不会认为这些后来者太过愚笨?何长生自嘲的笑了笑。

    在充满科幻风格的廊道内随意游走,想要探寻的却是仙界前辈的遗泽,何长生有点古怪的感觉。

    “老大。我想,咱们应该是到了地头了,这里我有些印象。”何长生耳边传来太一小声的呢喃。

    何长生这才从思考中回过神来,不知不觉随着太一的脚步走到了应该是中枢的地方。

    这是一个在何长生看来巨大的有些奢侈的空间。中间是一个两个金字塔底对底结合形成的菱形状设备。

    之所以说是设备而不说是建筑,是因为它直接悬浮在空间当中,整体纯黑,但何长生感觉它无时不刻不在于周边存在的仪器进行着信息交流。

    这个从上尖端到下尖端足有二十多公里长的菱形设备,当是这座巨城的控制中枢了。它的周边环绕着许多看起来像可以载人的小装置。何长生猜想当年的外域物种也许就是坐在这里面一起操控飞船。

    悬浮的小装置的外围,就是这个空间的墙壁了,具体的说是布满了各种仪器和通道口的墙壁。

    何长生可以想像在战争时期,这里是多么的繁忙。可现在,通道口安静无比,遍布墙壁的仪器也只有零星几个有灯光闪烁。何长生甚至有种凄凉的感觉。

    “是在等方前辈回来吗?”何长生暗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