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1章 天子带队抄家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大明,一六二七年十一月三日。

    皇宫,中和殿。

    “禀皇上,魏贼已伏诛。”刚升任司礼监秉笔大太监的王承恩公公低声禀报。

    “好极了,哥……呃,朕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年仅十六岁的崇祯帝激动得直拍大腿,妹的,终于干掉魏忠贤了,卡在嗓子眼的巨石总算砰然落下,真的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王承恩眨了一下昏花老眼,他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在那个雷电闪加,狂风大作的夜晚之后,皇上好象变得有点怪怪的,经常冷不丁的冒出一两句让人莫明奇妙的奇言怪语,把他吓得一愣一愣的。

    “老王,走,抄家去。”崇祯帝兴高彩烈道,史记嘉庆帝从大贪官和绅的家里抄出十个亿,发得不能再发了,不知道能从老魏的家里抄出多少?

    与历史略有偏差的是魏忠贤被撸掉后没能去凤阳,而是被软禁在白虎殿为天启帝守灵,然后被自杀,执行人是王承恩,奉的是天子的密旨。

    魏忠贤死在京城,史料记载的四十几大车的宝贝东东没能上路,可都全留在家里,等着他去查抄,狠狠的撸一大笔呐,这就是朱健这个攻读历史研究生穿越的优势。

    “皇上不可……”

    王承恩吓傻了,愣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跪下叩头劝阻,开神马超级大玩笑,皇上要带队抄家,这不是把他架到火堆上烤么?不被那些文官的口水活活淹死,也必被周皇后和懿安皇后打死。

    “怎么?”朱健扳起脸,凶神恶煞般瞪着跪伏地上的王承恩。

    “皇上……不可啊……老奴甘愿受死……”王承恩痛哭流涕,宁死都不肯起来,左右都是死,与其被口水活活淹死,背负千古骂名,他宁愿被天子砍脑袋。

    “你个老阉货……”朱健气得破口大骂,飞起一脚把人踹翻,仍难消除心中的怒火。

    “皇上息怒,老奴罪该万死……”王承恩从地上爬起,又跪伏地上砰砰叩头。

    “你……好吧,你起来,咱商量一下……”朱健气得差点下令把他拖出去砍头,不过,暴怒之下反倒变得有点冷静,他深吸了几口冷气,努力让自已冷静下来。

    看这架势,王承恩这个老阉货是真要死谏的,老家伙掌司礼监,能力还是有的,而且在崇祯上吊自杀后跟着自杀,单这份忠心就让朱健对他信任有加,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

    “老王啊,打个商量嘛,做生意都有讲价还价是不?呵呵,咱慢慢商量,嘿嘿……”

    朱健拍了拍他的肩膀,心平气和的商量,抄老魏的家,朕是一定要在场监督滴,以免有人贪没,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过,朕可以退让一步,易容化妆,扮成你身边的小太监,朕保证不声张,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

    “皇上……”王承恩哭丧着脸,还想劝说。

    “好了好了,老王,朕知道你忠心耿耿,所以即位后,第一时间就调升你为司礼监秉笔大太监,好好干,朕相信你,也需要你,朕要重整锦衣卫,重开开东厂,你先暂领东厂提督,把以前那些老人都整合起来吧……嗯,给朕弄套太监服来,呵呵。”朱健一通忽悠,连推带搡,硬是把王承恩给忽悠走了。

    虽是忽悠,但重整锦衣卫,重开东厂可是真的,锦衣卫和东厂负有对内监督之职,是天子的耳目鹰犬,崇祯就是被东林党忽悠,撤掉锦衣卫和东西厂,变得又聋又瞎,外边发生啥事都不知道,被忽悠得惨不忍睹。

    后世评论时,甚至有些比较激进的观点认为裁掉锦衣卫和东西厂是崇祯完蛋的主要原因之一,不管是不是,身为穿越众的朱健不会犯这个错误。

    王承恩的脑子一片乱哄哄的,不过心里还是挺乐呵的,混上司礼监秉笔大太监之位已是太监的巅峰人生,他对东厂提督这个位子的兴趣不大,但东厂却是太监手中的一把刀子,重开东厂,意味着太监又可重握实权,当然了,他对天子忠心耿耿,东厂就是天子的耳目、鹰犬。

    “来人,传朕旨意。”朱健大声喝道,身上的王八气势猛然迸发,不对,是龙威。

    他的旨意就是借一众文官弹劾魏忠贤各大罪状的奏折给魏忠贤定罪,着司礼监秉笔大太监王承恩率三百力士查抄魏府。

    朱健在王承恩的服侍下换上了太监服饰,几名龙虎侍卫则化妆成力士,贴身护卫,跟在王承恩身后出宫,他得乘着众文官还不知道或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抓紧抄老魏的家,不然必被那帮文官恶心死。

    龙虎侍卫是专门护卫天子的秘密死士,据说经过极其残酷的训练与淘汰后,一般为十人之数,以数字命名,天启帝遗留下来的龙虎侍卫仅剩下四人,且都已年过半百,但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忠诚方面绝对没有问题。

    虽有三百力士护卫,王承恩仍战战兢兢,生恐发生什么意外,幸好魏府的侍卫食客等无人敢反抗,全都老老实实的抱头跪地,乖乖的让力士捆绑。

    王承恩在确认完全控制局面之后,才敢战战兢兢的带着朱健进入魏府。

    “哇——”

    当力士砸开府库,朱健被满室金灿灿和白花花的光芒刺得眼睛几乎都睁不开,口水哗哗直流,尼玛发大财了。

    整个府库内整整齐齐的摆放有n十个大箱子,里边装的不是黄金就是白银,粗略清点就有四百多万两,还不算上许多价值不菲珠宝,古玩字画、田产地契等等,具体数字得核算之后才知道。

    按照朱健的吩咐,王承恩让力士把一箱箱的金子银子珠宝等值钱的东东全部上锁装车,再用布匹盖得严严实实的,先行押运回宫,这些东东都不会出现在抄没的清单上,包括大量的田产地契,全变成天子贪没的黑金。

    当然了,朱健也不是太贪,至少还留下了大量的铜钱和少量的银子来应付那帮东林党文官,折现银有五万多两,铜钱的折银比例是按一比一折算的,但实际流通的比例一两银子兑1500文钱,甚至更多。

    朱健可不管这么多,留下五万多两充入国库算客气了,谁让全帝国贪没成风,兵备荒废,为了保命,逼得他不得不跟着贪没,中饱私囊,与其肥别人,不如肥自已。

    当然了,还有大量的布匹神马的,估计都是天启帝赏赐给老魏的,值不了多少钱,还有不少杂七杂八的,不怎么值钱的大件东东,也全都充国库凑数。

    王承恩边抹老泪,边在清单上签下自已的大名,皇上肯定疯了,哪有贪没自已国库的道理?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奇闻啊,老奴是不是做错了?呜呜……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0438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