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2章 皇上公然行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个,还有这个,凡是带铁的东西,都给朕搬走。”朱健在厨房里转悠,指着菜刀、砍柴刀、铁锅、剪刀等东东,但凡是金属的,全都下令力士全部装车。

    “……”王承恩蒙圈了,别说思路跟不上,他现在的脑子全是浆糊,皇上这是……这是想干嘛?

    “回宫后朕再跟你解释。”朱健善解人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压低声音说道,他真的是穷疯了,菜刀铁锅神马的可以回炉重炼出精铁嘛,能省一文算一文,想不吝啬都不行。

    “老奴不敢……”王承恩吓了一大跳,若不是要为天子的身份保密,他当场就下跪请罪,开神马超级大玩笑,让皇上跟他解释?诛九族呐。

    三百力士把若大一个魏府撸了一个精光,除了大件的家具神马的,真真正正的是撸了个精光,然后才押着犯人和满载东东的长长车队,浩浩荡荡的回宫。

    闹了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惹得无数的路人甲围观看热闹,打听出犯人是老魏的手下和眷属,口水、烂菜叶,臭鸡蛋神马的立时漫天乱飞,有个别倒霉的力士还被误击,气得哇哇直叫。

    行至一处岔道时,队伍一分为二,一小队力士押着一队车辆前往户部交差,大队人马则继续前往皇宫,再由宫中甲士押运进宫,运至坤宁宫的某个大仓库存放。

    坤宁宫是周皇后的寝宫,宫中甲士突然运来这么多东东,把她给吓了一大跳。

    “皇后亲亲,你亲自盯着,晚上咱再聊。”已换回明黄龙袍的朱健凑到她耳边,压低声音,神秘兮兮说道。

    穿越的第二个晚上,他感觉周皇后没有看出什么异常,就大胆的帮真的朱由检那啥了,谁让他在后世是个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的宅男童子鸡,加上周皇后端庄美丽,身材惹火,一时没能忍住,稀里糊涂的就那啥了。

    初偿禁果的朱健威猛无比,也确实比真的朱由检要威猛几倍,把周皇后折腾得要死要活的,差一点就叫服侍的宫女救驾接替了。

    皇上突然变得如此威猛,周皇后却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宫里有不少神通广大的大师真人神马的,他们炼制的仙丹确实很管用滴,皇上吃了就变得龙精虎猛,战斗力翻了好几倍。

    史记周皇后不仅端庄美丽,而且贤良淑德,朱健才如此放心的把所有的黑金都交由她看管。

    “……”周皇后的俏面腾的飞红起来,都老夫老妻了,还叫得这么肉麻,羞死人了。不过,说实话,她心里却是暖烘烘滴,比喝了蜂蜜还要甜。

    人多好办事,东东不仅很快就存放好,数据也清点出来了,光是黄金白银就有整整四百二十五万两,珠宝、古玩字画这些没有折算,都列在清单上。

    “皇上???”

    看着案桌上两堆白花花的银锭,王承恩蒙圈了,皇上神马意思?

    朱健咧着嘴,手指其中小的一堆银锭解释,这五千是你分到的脏银,大的一堆是三百力士的脏银,一人分二十两,军官按级别分五十、一百两不等分脏。

    “皇上……老奴不敢收……”

    王承恩吓得扑嗵一声跪地,如果是皇上赏赐,他当然开开心心的收下,但皇上说的是脏银,他虽老,但耳朵可没听错,脏银二字听得一清二楚,皇上神马意思?难道……

    “得了,老王,别装了,朕知道你暗中收了不少,权当朕没看到,好了好了,朕恕你无罪,起来吧。”看到王承恩吓得面无人色,拼命的叩头请罪,朱健苦笑不已,只好祭出恕你无罪的大招。

    身为穿越者的优势,王承恩确实对崇祯忠心耿耿,且有能力,很胜任司礼监秉笔太监一职,不过这厮也贪没了数十万两银子,属于大贪官之一,砍一百回脑袋都不够。

    不过,朱健能够理解,太监么了jj,只能把那方面的爱好转移到权势和黄金白银上,对真金白银特别喜爱,而在贪没成风的明末,当官的不贪没都属于不正常的异类,王承恩贪没的数十万两银子跟东林党首领钱谦益相比,好吧,根本就没可比性,天下第一巨贪非老钱莫属。

    他没打算追究王承恩的贪没之罪,但敲打一下是必须的,有些银子可以贪,有些银子是不可以贪滴,别怪朕没警告过你,桌面上的五千两银子当是奖励,只要对朕忠心,好好为朕办事,把东厂搞好,帮朕看好那帮无节操的阴险文官,朕会记住你的功劳,一手大棒,一手萝卜,确实很容易收买人心。

    “老奴谢皇上不杀之恩,老奴……”被吓得魂飞魄散的王承恩战战兢兢的爬起,想捐出以前贪没的脏银表忠心。

    “停,打住,现在,朕说,你听,不明白的地方,等朕说完了你再问。”朱健有点不耐烦了,只好一振龙躯,再次抖出霸道的龙威之气。

    “是,老奴遵命。”王承恩战战兢兢的垂首侍立,大气都不敢喘半下。

    朱健说了一大通,既有一番内心的感概,也有满腹的牢骚,同时也算是给王承恩解释他贪没自家国库的原因,大明王朝贪污**成风,武备荒驰,已积重难返,加上天灾**,到时遍地义军,内忧外患,真的无解了,为了保命,保住大明江山,他只能另辟溪径走偏门自救,这笔贪没的黑金是他组建新军的费用,别看有几百万两之多,但远远不够,他还需要更多的黑金,更需要象你这么忠心耿耿的人来帮助朕,老王,朕真的需要你。

    “皇上……老奴愿为皇上赴死……呜……呜……”

    王承恩扑嗵一声,跪伏地上,号啕大哭,皇上的一大通话把他吓坏了,也吓蒙圈了,但后边几句却听懂了,把他感动得一时情难自禁,哭得眼泪鼻涕唏哩哗啦的。

    “老王,一朝天子一朝臣,没有朕,你还坐得了司礼监秉笔太监的位子吗?”朱健翻着三寸不烂之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对王承恩大忽悠大洗脑的同时又开始挥舞大棒威胁。

    “皇上但请放心,老奴肝脑涂地,誓死效忠。”王承恩边抹眼泪鼻涕边发誓表忠心,身为官场老油条,他很明白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远的不说,看看老魏的下场就知道,天启帝一驾鹤西去,就马上被撸了,没有崇祯,他啥都不是,想要善终,唯有拼老命帮皇上坐稳江山。

    “老王,朕就知道你忠心,这下可以放心委以重任了。”朱健咧着嘴,笑得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