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1章 国本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皇后……”

    朱健有点蒙圈,他知道历史上的崇祯和周皇后的感情很好,也知道崇祯的妃子也有六七个,端庄贤淑的周皇后再怎么大度,在纳妃这种事情上总该有点不爽,闹点小脾气吧?但周皇后的反应冷静得让他有点迷糊。

    “皇上。”

    周皇后握住他的手,表情严肃认真的说了一番委宛的话,那些上奏折的大臣说得对,太子是国本,所以皇上您必须早点生龙子,而且还得多生,那就必须多纳几位妃子,皇上您不可不当回事,皇上啪啪造小人也是国家大事。

    “……”朱健一时天雷滚滚,这都神马跟神马,啪啪造小人都能升级成国家大事,且事关大明兴衰?哥真的是被吓尿了……

    “好吧,这事朕考虑考虑……”他含糊吱唔,先把周皇后忽悠,蒙混过关再说,他现在真的忙得没有时间,必须抢在大明的局势糜烂前做好各种布局,纳妃的事先放一边再说。

    把周皇后忽悠走后,他继续批阅奏折,当翻到袁崇焕的奏折时,忍不住乐了。

    或者是因为他的出现,有些事情提前发生了,袁崇焕的陈兵事的奏折也提前递上来了。

    奏折厚厚的一大封,n十页之多,主要是辽东局势为主,还别说,老袁的文采笔力相当牛13,各种作战计划完美得能把人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崇祯就是被这份奏折给忽悠了,重用他督师辽东,五年平辽,结果是辽东没平,大明的财政先被辽东一年三百多万两银子的军费给拖垮了。

    “朕才不上这个当,你丫继续呆家里安逸的坐吃等死得了。”朱健咧着嘴自言自语,把袁崇焕的奏折扔地上。

    垂手侍立一旁的王承恩嘴角抽了抽,奏折扔地上,也代表曾经战功显赫的袁督师的前途完蛋了,他不明白皇上为何对袁崇焕的成见如此之大,袁崇焕在万历年期间可是得孙承宗器重,委其镇守宁远,先后取得了宁远、宁锦大捷,是抗击金军的大英雄,只是得罪魏忠贤,愤而辞官而已。

    朱健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袁崇焕有多坑爹,能力和功绩是肯定的,但他就是不喜欢,行事只凭个人喜好,说白了就是任性,其实也没必要跟他解释清楚,哥是皇帝,哥说了算,哥就是这么的霸气侧漏。

    “唉……”

    一想到东林党,他又有点泄气了,强大的东林党真能阻挡,甚至破坏他想实施的各种新政,他这个皇帝还真奈何不了东林党,大明末期的东林党简直就是官场上的一大毒瘤,而东林党背后的晋商更可怕,一群无耻的卖国奸商,好吧,哥忍,先让你们得瑟几年。

    第二天早朝,在文官们为争蛋糕又喷口水掐架的时候,朱健寒着脸,把锦衣卫的密折扔到了地上,比菜市场还要乱十倍的金銮殿瞬间变得寂静无声。

    有高品级的大臣捡起奏折一看,脸色微变,然后往后传阅,一众东林党文官看完,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这份密折的内容是弹劾兵器局的大小官员贪污**,数额巨大,且都已招供认罪,虽然里边有一些是东林党人,但都属无关紧要的小杂鱼货色,死不足惜,真正令他们皱眉的是这份密折是锦衣卫递的。

    锦衣卫包括指挥使田尔耕等一批和魏忠贤有瓜葛的中高层都掉了脑袋,加上一些人弃官潜逃的,告病辞官的,整个锦衣卫机构轰隆倒塌,甚至有传闻天子要弃锦衣卫而重开东厂替代。

    在所有人看来,锦衣卫是真的完蛋了,东厂重开,那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正常运作,一时半会也很难形成气候,那时候蛋糕早瓜分完了,只要小心点,东厂又如何,咱东林党连皇帝都不怕,还怕你小小的东厂?

    但让他们惊掉下巴的是锦衣卫不仅没有象传言般的那样崩盘,相反还在正常的运作,把他们给吓了一大跳,这是示威?还是一种警告?

    示威也好,警告也罢,能在金銮殿里混的,哪一个不是千年老狐狸?他们果断弃子,还落井下石,要求天子严惩那些贪官,以儆效尤。

    朱健顺势而为,下旨砍掉为道的几个倒霉蛋的脑袋,罚没家产,重新委任新的官员,为避免再发生类似事件,改由锦衣卫和东厂派员督工,行交叉监察之职。

    兵器局、火药局、盔甲局这一类的兵工厂,都属工部管辖,正六品的一把手由吏部委任,内府另委派一宦官监察,他把监工都换成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再加上内府监察是太监,妥妥的自已人,吏部委任的一把手就这么被架空了。

    为首的几个贪官必须砍脑袋,杀一儆百嘛,至于罚没家产,也是钱闹的,谁让他穷,本着能捞一分算一分的原则,也有严惩贪官的意思,别以为死了就没事,家属也要承担一些连带责任。

    不过,他还没狠到让那些犯官的家属没法活不下去的地步,只是罚没七八成家产,留个一二成够勉强渡日,不饿死就行,那些被抄家的犯官,包括魏忠贤的家,一些无辜的丫环侍婢歌姬舞女都没被砍脑袋,也没受到折磨,都给了点路费安家费,遣散回老家。

    “众卿可有异议?”

    朱健冷着脸,半眯的眼睛扫视群臣,他把兵工厂当成保命的大杀器,必须牢牢的控制在自已的手中,谁动谁死。

    聪明的文臣武将都老老实实的把嘴巴闭上,皇上这眼神……很不善,甚至隐含杀气,这让他们心中微凛,也不禁联想到了刚被干掉的魏忠贤,皇上虽只有十六岁,但果决狠辣,比天启帝狠多了。

    也不是所有的文官都聪明识趣,或者说是聪明过头,想秀一下存在感,还真有人出班表示反对,还是正四品的高官,理由是内府已派有宦官分管监督了,再增锦衣卫和东厂的人,机构人员臃肿,简直就是浪费国家财力。

    “爱卿如此忠心爱国,朕甚感欣慰。”

    朱健笑眯眯的表彰该大臣忠心爱国,廉洁奉公,是大家学习的好榜样,朕为拥有这样的肱骨大臣而高兴,然后画风骤转,兵器局、火药局等作坊是国之重器,不容有失,朕需要忠心耿耿,廉洁奉公的大臣替朕看好这些作坊,朕正为人选的问题头痛呢,好得很,爱卿,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