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2章 科技兴国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皇上,臣错了,臣收回刚才说的话……”

    想秀一下存在感的大臣瞬间慒比了,尼玛让老夫堂堂的正四品大员去管兵器局,兵器局的一把手才正六品,这跟贬官有什么差别?老夫认错,收回刚才的话还不行吗?还是皇上您英明神武,万岁万万岁。

    朱健只是微微一笑,没打算追究下去,他的本意就只是吓唬一下不识好歹的家伙而已,这事算揭过了,知错能改,还是好孩子嘛,当然了,如果真有又硬又臭的死硬家伙想当搅屎根,他也不介意派他去搅屎,兵器局的一把手注定了要被架空,无权无势无油水。

    这坑人的主意是宋献策想出来的,以退为进,他早摸透了那些自命不凡的文官们的嘴脸,嘴巴叫得比谁都响,但没好处,或者不划算的,你让他们去做,保证死皮赖脸的各种借口,死都不肯去。

    这事就这么顺顺利利的搞掂了,朱健依然采用拖字诀,等着阮大铖赶来京师搅局,他已暗示王承恩,让他把消息卖给阮大铖在朝中的朋友,相信这会,阮大铖正快马加鞭,玩命的赶来京师呢。

    看清楚了,消息是卖的,朱健的心很黑,这个“秘密”消息要价十万两,谁让阮大铖是大财主,不敲榨一点真对不起他大财主的身份,王承恩不见兔子不撒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银子是阮大铖的那位朝中朋友先垫付的,反正等阮大铖来京之后再报销。

    散朝后,朱健又立马扮成太监,偷溜出宫,这一次,他要去的是火药局,不过,这一次的情况大出朱健、王承恩等人的意料之外,他们才溜出皇宫,东厂的便衣蕃已跑来密报,火药局的大小官已在宫门外跪了一地,负荆请罪,连贪没的脏银都吐了出来,战战兢兢的等着皇上处置。

    朱健虽然低调行事,但兵器局的动静还是闹得很大,人头掉了几个,所有犯官的家产都被罚没,只一晚上就传遍京师,机灵的人选择坦白从宽,也有一些抱着侥幸的心理,打算抗拒到底,死不认罪。

    “让他们先跪着。”

    朱健冷哼一声,这帮家伙挺精明的,知道玩负荆请罪的游戏,还吐出一小部份贪没的脏银保命,想不佩服都不行,看在主动坦白认错的份上,脑袋可以不砍,但吐出来的脏银太少,至少还能挤出几倍十倍的,他现在真的是掉钱眼里了。

    他让王承恩派人去暗中调查那些认罪官员的家产,好根据他们的家产大致数额罚没脏银,同时也防止他们暗中转移财产,看在银子的份上,只能多费点神了,现在先去火药局,把正事办完再说。

    其实,仔细查一下帐就能查出各种问题,最厉害的是拿帐面数据跟那些工匠提供的实际数据对比,立马无所遁形,加上那些在宫门外负荆请罪的出卖,那些抱着侥幸心理,死不认罪的贪官象被戳破的皮球,当场就萎了,慌不迭的跪下来认罪,号啕大哭,求皇上开恩。

    这会知道哭喊饶命了,当初干嘛去了?

    对这种讨厌的家伙,朱健从不手软,抄家,喀嚓,以儆效尤,还有没有不怕死的?朕觉得脑袋砍得有点少了。

    三天的时间,朱健把兵器局、火药局、盔甲局等兵工厂撸了一遍,砍了十几颗贪官的脑袋,也暗中吞了二百多万两银子,罚没入库的数额仅有二十来万两,成功的把兵工厂牢牢的掌控在手中,不过,在以东林党为首的文官集团眼里,他也背负了滥杀的小暴君骂名。

    小暴君?

    有锦衣卫和东厂充当耳目,朱健自然也知道自已得了小暴君的绰号,他对此无所谓,暴君就暴君,只要你们害怕就好,嘿嘿。

    砰,砰,砰……

    皇宫里响起砰砰的枪声,那是朱健在试枪,他打得欢,宫里头的宫女太监却被吓得面色苍白,两腿打颤,同样紧张得要命的还有陪侍一旁的王承恩和宋献策。

    明末火枪炸膛可是出了名的,以至于士兵都不愿使枪,这万一炸膛,伤到皇上咋办?

    朱健对此却是信心十足,经过严厉大整顿之后的兵器局已不象以前,造出来的火枪都是高成本的劣质产品,现在造出来的所有枪支都是能使用三千多四千次的精良火枪,成本仍旧不变。

    虽然采用了流水型的生产模式,但因科技水平的限制等原因,精良火枪的产量仍然很低,仅比以前提高了一点点而已,朱健对此也很无奈,钢铁冶炼技术的落后,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因为他的蝴蝶翅膀的作用,一些要很多年以后才经西洋传入的东东提早出现了,比如,黄铜、青铜的淬炼加工方法,红铜加入一定比例的锌或锡,就能生产出黄铜或青铜。

    黄铜延展性好,硬度低,耐腐蚀,不易生锈,可以各种冷塑加工,是制造枪炮弹的主要材料,黄铜弹壳就是七三黄铜,含锌量30%。

    制造和使用黄铜弹壳是以后的事情,在枪械还很落后的情况下,这玩意只能先放一边,青铜现在就可以使用,青铜耐磨损,可广泛使用于轴承、齿轮等耐磨的零部件。

    一些更加简单精密的测量仪器、更加精密的人力、水力机床、钻床也开始在他的诱导下,由刚成立不久的科技院研制出来,目前正在量产,投入到各生产部门中。

    科技院的成立,着实引发了不小的震动,能进入科技院的铁匠,最低级为院员,享略低于从七品官员的福利待遇,几位副院长更享正六品官员的福利,让那些没能入选的铁匠眼红得不得了,更刺激所有铁匠和所有人神经的是所有科技院院员都获封云骑尉神马的某某尉,虽然没有什么实权,不享奉禄的虚衔,但那可是妥妥的当官啊。

    这年头,当官是读书人的专利,普通老百姓还是洗洗睡吧,在梦里yy一下还行,但现在却真的是梦幻成真,铁匠工铁神马的也能当官了,能不让人疯狂么?

    更疯狂的是天子下旨,各地方官员可举荐能力出众的能工巧匠上京考核,若录取,官员享举荐之功,能工巧匠也可自行到各地的锦衣卫卫所报名,经初步考核过关后,由锦衣卫护送进京考核,合格者留京录用,不合格者也可加入京师的兵工厂工作,或返乡。

    消息传出后,全国各地的铁匠工铁神马的,但凡有一技之长的,都在玩命的表现,争取获得入京资格,已获得上京资格的,都暗中磨拳擦掌,准备好好表现,争取进入科技院。

    这道圣旨,无形中提高了工匠铁匠等技术工人的社会地位,得到百姓的极大拥护,虽有不少人不满,但不满又如何,有本事进皇宫煽天子的耳光去。

    朱健这一系列的改革,还是遭受了以东林党为首的文官集团的极大阻力,付出的代价是两个相当重要的部门官职,但他认为值了,科技兴国,王道也。

    有付出,必有回报,而且回报多多,他赢得了全天下的工匠铁匠神马的能工巧匠的忠心,在这些能工巧匠和他们的家属眼里,天子就是大大的明君。

    同样充满感激,誓死效忠,又充满昂扬斗志的科研精英们正根据朱健提供的图纸,正在研发前装螺旋型线膛枪和后装燧发枪,前装枪械的缺点多得都懒得描述了,但没办法,按现在的科技水平,只能慢慢来。

    接下来,朱健开始考虑裁减员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