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18章 您不能拒绝老奴表忠心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工作能力也算马马虎虎,但杯具的是惹上了东林党,即便魏忠贤不嫌弃他是曾经的东林党干将,重用了他,但还是被东林党的口水喷怕了,不得不弃官逃回老家,掌控社会舆论的东林党确实很可怕。“先生的能力,朕心里清楚,只是……唉……”

    朱健说了一大通,都是赞赏阮大铖的话,记忆中,老阮在戏曲方面还是相当牛的,

    朕相信你是有宰相之能滴,朕也很想重用你,还在廷议上提议让你入阁,不当个首辅,当个次辅也行,但是,那些文官太厉害了,不仅全体反对,还说你无能,朕心里纠结啊。

    廷议一事,他可没有忽悠阮大铖,确实是真的提出让阮大铖入阁的建议,结果不用猜都知道,任何一个想空降摘桃果的,哪怕是曾经的老朋友,都会翻脸不认人,各种抹黑,可怜的老阮被喷得一无是处,喷得最凶的当然是以东林党为首的文官集团了。

    朱健要的就是这效果,目的达到就把这事暂时搁置停议,他相信阮大铖肯定知道这事,朋友谁没几个,阮大铖在南方士林还是颇有名气的。

    “皇上……”

    阮大铖急了,他可是好不容易等着这千载难蓬的机会,错过了说没机会了,打死都要抓住,除了表忠心,把魏忠贤喷了一阵,然后再喷东林党,说自已有东林党某些人和魏忠贤勾结的一些证据。

    “皇上请过目。”他从怀里掏出一堆书信呈上,早和东林党撕破脸皮,明刀明枪的开干,他不会再留什么情面了,不是你死,就是老夫完蛋,拼了。

    王承恩上前,接过所谓的证据,呈给朱健。

    朱健装模作样的翻阅了几下,随即扔下,这些所谓的罪证只是一些和魏忠贤的正常书信往来,作用不大,或者说力度不够,当然了,如果真想找茬,也可以拿出来作文章,比他手里掌握的证据渣了好几条街。

    他亲自带队抄魏忠贤的家,首先关注的是魏忠贤的财产,其次就是书信等东东,全是一些官员为巴结魏忠贤的表忠密信,魏忠贤为了控制这些人,肯定要保留这些罪证,正好便宜了朱健,全一股脑儿的打包带回宫里存放。

    阮大铖不停的抹着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珠子,心里拔凉拔凉的,他也知道自已手里这些所谓的证据根本不足够扳倒对手,但能在皇上眼里上点色也好,但显然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天子不好忽悠呐。

    这些书信是他布在东林党内的棋子冒死偷出来的,然并卵,忽悠不了皇上,他的官途前程就完蛋了,此时的他有种生无可恋的绝望感觉。

    “先生不必着急,是金子总会发光,明天早朝,朕再提议提议。”朱健微笑安慰,端起茶杯。

    阮大铖瞬间仿佛衰老了几十年,佝偻着背,摇遥晃晃的走出御书房,王承恩笑眯眯的站在一旁。

    本已绝望的阮大铖先是一怔,继而灵光倏闪,一把拉着王承恩的手,急声道:“王公公,帮我。”

    王承恩瞄了一眼手中壹千两面额的银票,摇了摇头,表示不敢收,收受贿赂,被皇上知道了,那是要砍脑袋滴。

    “只是一点敬仪,给公公喝茶的……”阮大铖伸手入怀,摸出一张万两面额的金票子,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破点财又算得了什么。

    哇叉,一万两,难怪皇上说老阮有钱,得多敲点。

    王承恩不动声色的收下金票,笑眯眯的透露天机,锦衣卫,知道不?他们手上有点东东,比你刚才那些东东厉害多了,不过,价钱肯定不低,别说是我说的,反正我不承认。

    “谢王公公。”

    阮大铖纠结了好半饷才下定决心,都是被你们给逼的,老夫已经走投无路了,勾搭锦衣卫又如何,反正老夫的名声早被你们骂臭了,老夫不在乎了。

    对于王承恩,他是发自内心的感激,若无他点拨,自已这辈子就这么完了,这份人情,他记着,将来有机会再还,他这会象打了鸡血般的兴奋,虎步龙行,雄纠纠气昂昂的走出皇宫。

    御书房内,王承恩老老实实的把万两贿赂呈放在龙案上,心里直呼厉害,老阮的种种反应,全在皇上的算计之内,想不让他佩服都不行。

    “他给你的,就收下呗。”朱健虽有点肉痛的感觉,但还是果断的把金票推回。

    “皇上,老奴把这钱捐给新军。”王承恩笑眯眯道,开玩笑,这钱他敢收?知道皇上的性格,所以全捐了。

    “哟,这怎么可以……”朱健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钱推回。

    “皇上您不是告诫老奴,要为国尽忠么,老奴老了,想上阵杀敌也力不从心了,所以,只能捐点银子支援九边的将士了……”王承恩义正严词的表忠心,皇上,这是老奴的忠心,您不能拒绝啊,老奴会伤心滴。

    “唉,你啊你啊,让朕说你什么好……也罢,朕不能负了你的一番好心……”

    朱健手指着他点了点,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大袖拂过龙案,耍魔术般把那张万两面额的金票变成了两张百两面额的小银票,推到王承恩面前,朕要表彰你的忠心,特赏银子二百两,继续发扬这种优秀品质,朕看好你。

    “老奴谢皇上恩典。”王承恩高高兴兴的把两百两银子收下,这是皇上赏赐的,收得心安理得,晚上不怕作恶梦,颈上吃饭的家伙还是稳稳当当滴。

    锦衣卫镇抚司。

    雷寅正扳着脸,劈头盖脸的狂喷几名正副千户,这帮家伙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刚安份没几天,老毛病就又犯了,拿了不该拿的钱,如果不是东厂副提督张唯亮张公公好说话,这几个倒霉蛋早被弄进东厂诏狱里边快活了,让他这个指挥使的老脸丢大发了。

    “你们听好了,象林员外郑员外那档事,你们拿了我可以装着不知道,因为那两个都是混蛋,但今天这事摆明了是赵员外祸害李家,你们还敢昧着良心收赵员外的银子?你们的脑袋就特么的这么不值钱?”

    也不怪他发飚,现在的锦衣卫,福利待遇可比以前好了许多,而且皇上极重视,他还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向皇上保证管理好锦衣卫,结果没几天就出了这么丢人的事。

    几个正副千户冷汗直飚,脸色惨白无血,小腿肚直抽抽,这会他们才记起来,东厂的职能除了和锦衣卫一样,还负有监督锦衣卫的秘密使命,真要被东厂锁进诏狱,神仙也救不了他们。

    “大人,下官错了……”

    这时,一名锦衣力士进来禀报,有个姓阮的人在后门求见。

    “不见,老子没空……等等……”雷寅心情不好,想都不想一下直接拒绝,突又记起皇上前几天的交待,忙让手下带人进司,先在客厅候着。

    他把几名手下骂了个狗血喷头,直至他们认错悔改补过之后,才起身去见那位神秘的阮姓客人。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0440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