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9章 交易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雷寅在打量阮大铖,阮大铖同样也在打量这位独臂指挥使,双方对瞪,颇有点绝世高手在决斗前先斗气势的架势。

    雷寅是胜券在握,气场霸道,阮大铖有求于人,气势上先弱了几分,不过,大明重文轻武,武将的地位比文官低,文官看不起武将,加上锦衣卫臭名彰著,是文官的天生死敌,双方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说实话,阮大铖并不想走这条路,但没有办法,他已经被东林党逼得走投无路了,才硬着头皮来找雷寅,当然了,是经过一番化妆之后,才鬼鬼祟祟的来到锦衣卫镇抚司的后门,塞了银子给守门的锦衣力士,那些锦衣力士早得唐寅通知,若有自称姓阮的人来找他,立马禀报。

    阮大铖不是来斗眼的,他吞吞吐吐的道明来意,还重点说明了是司礼监的秉笔大太监王承恩指点他来的。

    皇上英明啊。

    雷寅在心里嘀咕着,伸出两根手指头,朝阮大铖晃了晃。

    “二万两银子?”阮大铖皱眉,一脸为难的表情,他知道那些东东的重要性,也是他复起的唯一希望,价钱肯定不低,没个五六万估计拿不下,他这也是装装而已,担心雷寅狮子大张口嘛。

    雷寅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摇了摇头,二万你妹,老子说的是二十万,二十万只是虚价,对方肯定要还价的,皇上给他的价位是十万两,他的心理底价是十二万两,奉旨敲榨勒索,不多敲点对不起阮大土壕啊。

    “什么?”阮大铖吓了一跳,二十万,抢劫啊?他再财大气粗,但二十万真不是一笔小数目。

    雷寅哼了一声,从怀里摸出一封开口的书信,扔到阮大铖面前,看货给价,这个道理他明白。

    阮大铖只匆匆扫了一眼,老脸上已绽放出阳光般的灿烂笑容,单这封书信,就足够收拾那个人了,而且他认得那个人的笔迹,这封书信确实是真金十足的正宗货。

    他在瞬间就有了几个假设,是把这封书信往天子面前一递,让天子撸了他?撸掉那个人,固然严重的打击了东林党的嚣张气焰,职位空缺出来,但未必轮到他坐啊,东林党的人实在太多了,论资历名气,与他不相上下的就有好几十个呐。

    拿这封书信去威胁那个人,逼着他举荐自已,唔,这个主意好象不错。

    雷寅劈手夺过书信,重新装好,然后翘起二郎腿,饶有趣味的看着对方,仿佛在问,这玩意值不值二十万两银子?

    “太贵了,老夫实在凑不出这么多钱,打个折吧。”书信被夺,阮大铖愣了好半晌,才可怜兮兮的笑穷,没办法,这封书信是他唯一的希望了,他必须弄到手,就算雷寅死咬二十万的价,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不过,做生意嘛,讲价还价是很正常滴。

    经过一番艰难的讨价还价,价格最终敲定在十五万两,但雷寅提出了附加条件,弄个合同,一式双份,双方签字画押,等阮大铖把事办妥后,原件归还,双方当面销毁合同,做为让步,他只收十二万两,外加另一个人的书信。

    “你……”阮大铖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有这么玩人的么?你就不怕老夫拼个鱼死网破,捅到天子面前?

    “悉听尊便。”

    雷寅一副无所的表情,大不了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锦衣卫的名声本来就臭,再臭这一次也不嫌多,骚子多不怕痒,死猪不怕烫,嘿嘿。

    嗯,倒是你老兄,那可是士林中有口皆碑的大人物,名气声望杠杠滴,说不准将来还是领袖士林的一哥,前程锦秀,跟我这种小人物同归于尽,你脑子被门夹了?再说了,临死还背负骂名,遗臭万年,你丫白读书了,到底会不会算帐?

    “算你狠。”

    阮大铖咬牙切齿的瞪着他,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雷寅早被他捅成蜂窝,但他不得不承认,这番话就象一把刀,一下捅到他的软肋,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跟这种人同归于尽,用脚趾头去想都知道一点都不划算,再说了,名声对文官来说,确实太重要了,君不见,有一些读书人头可断,血可流,名声不可无?好吧,这是一题单选题,他没得多选,只能选择妥协,反正大家互捏把柄,也算公平。

    “你们文官才狠。”雷寅嘿嘿冷笑反击,咱锦衣卫至少得拿到证据后才敢抓人,你们文官只凭三寸不烂舌,空口就能坑死人,白的能说成黑的,黑的能说成白的,我雷某人佩服。

    阮大铖明智的选择了闭嘴,跟这种木有节操的老无赖讲理,那个人肯定是神经病,他不想当那个神经病。这次入京,他做好了准备,带足了银子准备打点走关系,十二万两银子对他来说只是小意思。

    双方拟好合同,签字画押,各执一份,然后银货两讫,双方拍屁股走人。

    阮大铖前脚离开锦衣卫镇抚司,雷寅就派几个机灵靠谱的便衣在后边盯梢,然后兴冲冲的赶进宫里,老老实实的把合同和十二万两银子呈献天子面前。

    朱健表扬一通,不客气的收下十一万两,余下的一万两金票推回给雷寅,五千两入锦衣卫的卫库,充作经费,剩下五千两你看着办吧,朕的建议是你吃肉,留点汤给你的心腹手下喝下。

    “谢皇上恩典。”

    雷寅开开心心的收下万两金票,把合同收进怀里,发了笔小财确实让人开心,但对他来说,钱财只是身外物,皇上的恩宠信任才是关键,锦衣卫只是天家的鹰爪,思想要有觉悟,心态要摆正,忠心才是王道,这种发财的事只能玩一回,而且是在天子的授意下才敢玩。

    看着开心把玩手中十一万两金票银票的天子,侍立一旁的王承恩和宋献策偷偷的对视一眼,俱都生出相同的心思,这种事,皇上都敢干,真真是掉进钱眼里了。

    “军师啊,为了大明江山,为了天下的黎民百姓,朕需要很多很多的银子,帮朕想点赚钱的法子。”

    扑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