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3章 洗白白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宋献策眼珠子滴溜一转,马上就有解决的办法了,阻碍吕红娘进宫的唯一麻烦无非是她的身份不够清白,嗯,洗一洗,漂白一下就ok,黑的也能洗成白的,这种事情再简单不过了,只是担心给她找的新干爹是否靠谱而已,当然了,红家班几十号人也是个极大的隐患。

    “皇上……”

    一旁的王承恩插嘴,伸手在脖子做了个手势,这隐患实在太大了,最好的办法还是清理干净,死人是不会乱说话滴。

    朱健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开神马超级玩笑,你丫不知道吕红娘和红家班的关系么?在吕红娘心里可是把老班主吕健铜当成了亲爹看待,你丫想坑死朕?

    “皇上息怒,老奴有罪……”王承恩吓得连忙跪地认罪,全身冷汗直飚。

    “起来罢。”朱健淡然道,他心里明白王承恩是为了他好,所以并没有怪罪他,只是觉得这主意实在太烂了,跟智障没啥差别。

    “皇上,有合适的人选了。”

    宋献策突然一拍大腿,之前兵器局、火药局被撸掉的一批贪官里头有一个叫吕景泰的七品芝麻官,因贪得少,认罪态度好,又退还了所有脏款,没被喀嚓,只是被革了官职,赶回家种田。

    吕家虽不是名门望族,但好歹也是书香门第,吕景泰还是天启年的举人,当过七品芝麻官,除了人品渣,官声不好,家世还算蛮清白的,而且丫的贪生怕死,条件完全符合。

    “好,老王,这事交给你了。”朱健高兴道,手指王承恩,当场拍板,让东厂的人去办,越隐密越好,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老奴遵旨。”王承恩弓身领命,这事应该不难办,只要吕景泰的脑子没被门夹,应该不会作死,更不会拒绝天上掉下的大馅饼。

    吕景泰能在无数学霸中脱颖而出,考中举人,当然不是傻子,相反,智商高着呢,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笨蛋才会拒绝,他还整天想着如何重新复出,混个一官半职呢,而且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不同意马上被人间蒸发,这事可是涉及到了天家的机密和颜面。

    在王承恩的威逼利诱下,吕景泰在几份足可让他身败名裂,抄家诛九族的协议上签名画押,一下子拥有好几重身份,吕红娘的亲舅舅,天子未来的舅丈人,东厂的外围密探,为了仕途,为了吕家,他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作为回报,吕景泰得到了一幢三进豪宅,被悄悄复用,先在京师附近某个县当主簿混资历,吕主簿每天的工作就是喝茶打屁,啥事都不管,工资照拿,知县大人给他安排事儿,他也有各种理由推托,今天脚抽筋,明儿拉肚,后天感冒,知县大人也乐得不再搭理他,随他怎么玩,不跟他争权的二把手就是好人。

    搞定吕景泰后,还得帮吕红娘弄一个户籍神马的,反正她是孤儿,连父母叫啥名字都不知道,这事很容易办,让某地卫所的锦衣卫弄一下就ok,只要家世清白,跟吕景泰扯上点亲戚就行。

    接下来的工作就只能交由朱健来完成了,他得忽悠吕红娘先认了吕景泰这个失散多的舅舅,在吕府住一些日子,这样才能名正言顺进宫。

    要摆平吕红娘,就得先搞掂红家班的班主吕建铜,要说服他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有足够的利益,相信吕建铜肯定不会拒绝天上掉下的大馅饼。

    朱健正寻思着如何说服吕建铜,机会就来了,据锦衣卫密谍禀报,红家班在天桥卖艺的时候,与当地一些混混发生了冲突,锦衣卫指挥使雷寅早得朱健交待,抢在捕快衙衙出面之前把两方人都请进镇抚司里喝茶。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必有混混,混混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古老,名声不太好的职业,古今皆有,而且很难消失,这是由人品等因素造成的。

    京师人口基数庞大,混混也多,特别是天桥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在这里混日子的混混就有十几股之多,平时就欺负外乡人,收取保护费神马的,为争地盘,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只要不闹大闹出人命案,官府一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当不知道。

    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也需要这些混混帮忙什么的,捕头衙役的工资根本不足以支撑家用,需要灰色收入来补贴,自然也跟这些混混有所勾搭,甚至拜把子称兄道弟,也正因为了有了这些支持,混混们在市井混得风生水响,如鱼得水,逍遥自在。

    红家班在天桥卖艺,那些占地为王的混混自然要收取保护费,而且费用不低,吕键铜就算想息事宁人也受不了,双方谈不拢条件自然大打出手。

    吕键铜本身就是江湖高手,吕红娘的一身武艺全是他传授,在吕键铜所教的几个徒弟里头,当数吕红娘的武功最高,加上整个红家班上下,不管男女老少,吃的是走江湖卖艺的饭,个个都有点底子,且人数又多,把那些找茬惹事的混混揍得哭爹喊娘。

    锦衣卫指挥使雷寅一直派人盯着红家班,第一时间就接到红家班和混混干架的事情,一看是个机会,当即命手下出手,把两方人都撸进镇抚司里收押,同时派人密报天子。

    那些捕头衙役能在黑白两道混得风生水响,除了过人的眼力,脑子也比一般人要灵活多了,一见锦衣卫出手,吓得连屁都不敢放,脚底抹油开溜,至于那些拜把兄弟的死活,跟他们没有半毛角关系,打死也不会承认。

    打架神马的都是家常便饭,这样的事例在京城里头一天就有n十起,本来没啥大不了的,交个罚款就ok,但今次的乱架不同往时,雷寅要大作文章,性质就严重了,而且非常的严重。

    打架的双方都有人受伤,手断脚折什么的,经过锦衣卫的专职郎中医治后,那些混混的大哥二哥三哥什么的,但凡头目级的都因为各种伤势过重,气喘不过来,两腿一蹬,到阎王爷那报到了,红家班班主吕键铜自然成了背锅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