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4章 私订终身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吕键铜看到破席上的几具尸体时,吓得面无人色,两腿发软,小腿肚直抽抽,咋就死了呢?

    那几个倒霉蛋确实是他出手打伤的,但他出手极有分寸,只是把人打伤而已,躺床上喝几天药,擦点药酒就又能活蹦乱跳了,怎么一下就死了?

    吕键铜的脑子转了无数圈,想象了各种可能,唯一比较说得过去,他也比较能接受的解释可能是个坑,很大很大的那种,但很不幸,他掉坑里了。

    人被逼到绝境,自然心存拼命,吕键铜飞快的溜了一眼周围,发现若大的房间里只有锦衣卫指挥使雷寅一个人,而且还缺了一条手臂。

    要不要……挟持他为人质?

    “是不是想挟持本官为人质?”雷寅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显得高深莫测。

    “小人不敢……大人莫冤枉小人……”

    吕键铜吓了一大跳,连忙否认,开玩笑,这事打死他也不会承认,不过,他的脸色一片惨白,心底最后的抗争被吓得瞬间消散。

    “没有最好,呵呵。”雷寅捋着颌下长须,笑容越发诡异,也越发显得高深莫测。他轻咳一声,立时有一名锦衣力士端来两杯香茶,摆在案桌上,然后退下,把房门掩上。

    “谢大人……”看到对方的手势,吕键铜连忙躬身道谢,卡在嗓子眼的石头砰然落下,老老实实的坐下,坐姿端正得象正在听老师讲课的三好学生,只不过脸上尽是惴惴不安神色。

    他是老江湖了,大风大浪经历了不少,眼力还是有的,雷寅想要干掉他,犯不着这么啰索,事情还有转机,他担心的是雷寅的条件太高,他没法接受,或者无法完成。

    不过,接下来的剧情完全超出他的想象,不仅没有被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得惊喜交加,相反充满了惊惧,天底下有这么好的好事嘛?别说他不相信,换谁都一样,打死都不相信。

    不管吕键铜信不信,朱健的狗头军师宋献策出马后,他最后还是信了,经过n长时间的密谈,吕键铜带着红家班的所有人离开锦衣卫镇抚司的时候,是昂首挺胸,一步三摇,得瑟得招人恨。

    他想不得瑟都不行,那桩命案不仅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还摇身一变,变成了某块地盘的一哥,锦衣卫的便衣密谍,这是见不得光的身份,明面上,他还有拥有好几重相当拉风的身份,在京城城外拥有上百亩良田的粮绅,员外老爷,说白了就是地主,还跟吕景泰吕官爷攀上了亲戚关系,抱上诸公子的粗大腿,从丑小鸭秒变成白天鹅的励志故事。

    诸公子能量巨大,连令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都要给他面子,牛笔得不行,抱上他的粗大腿,日后想不发达都难,吕键铜常年行走江湖,讲的是江湖义气,知恩图报,所谓大恩不言谢,只要诸公子一句话,他可以舍了这百多斤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这会,朱健正带着吕红娘逛街,财大气粗的诸公子不仅给吕红娘买了好几件打造精美,价格不俗的首饰,还有几套胭脂水粉,几匹鲜艳华丽的丝织布匹。

    这些东东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女生的最爱,吕红娘也不能免俗,不过,即便她心里欣喜若狂,喜爱得不得了,但也不好意思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

    呃,这好象不是那个历史上敢爱敢恨的红娘子啊?

    朱健挠头,一脸伤心的表情,对着捏在指间一朵精美华贵的珠花唉声叹气道:“珠花啊珠花,你是本公子的定情信物,却……”

    话还没说完,一只小手倏然从旁边伸过来,嗖的把珠花抢走。

    朱健忍不住乐了,这才是那个敢爱敢恨的红娘子嘛,嘿嘿。

    吕红娘确实敢爱敢恨,也敢把诸公子掠上山逼婚啪啪,但还没被逼到那份上,在和文质彬彬,满腹经伦,才大志大的诸公子相处的这些天里,她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心态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些小改变,至少在诸公子面前,她会尽量的装得淑女一些,淑女当然不好意思收下人家那么贵重的礼物了。

    不过,一听是订情信物,她再也没法再装淑女了,真性情马上暴露,飞快的抢走珠花,心里甜甜蜜蜜的充满了幸福感,当然了,俏面上满是开心幸福与羞赧的红云。

    相处的这些天里,她已知道诸公子娶妻了,多少让她有点小失望,但爱情就是这么魔性,当妾就当妾呗,只要公子心里有她一席之地就行。

    吕红娘虽特立独行,但骨子里还是深受封建旧思想的影响,且也象这年代的所有女人一样根深蒂固,男人三妻四妾就象每天要吃饭一样正常,合法合理。

    “红娘,再给我一些时间。”朱健握住她温柔的小手,含情脉脉道。

    “嗯……”吕红娘羞羞答答的低应一声,俏面满是羞赧与幸福的红云,不过,激动之余,心里同时生出一抹强烈的不安感,她只是一个走江湖卖艺的普通女子,和诸公子门不当户不对,能嫁进高门世族的诸家么?

    朱健的情商也不算太高,自然感觉不出她内心的不安,走出布匹店时,已松开她的小手,陪着她漫步街中,聊平时她欢喜听的话题。

    这年头,男生女生敢在大街上手牵手,不被浸猪笼也必被卫道者的口水喷得活活淹死,朱健还是挺注意一些小细节的。

    吕红娘对针线活什么的不感兴趣,就喜欢听浪漫的故事,喜欢打打杀杀什么的,对军事、朝堂政事也相当感兴趣,在另一个时空,她为给丈夫李岩报仇,既打李自成,又和强大的金军开战,没几分本事能玩得溜么?

    朱健跟她聊的多是朝堂政事和军事上的东东,有意无意的给她贯输这些东东,就是想把她培养成第二个能征善战的秦良玉,这本来就是吕红娘的特长,他只不过帮她提前挖掘并培养而已。

    当然了,他对现今的种种政令、文官集团的无能贪婪等评击极尖锐,不留半点情面,而当今的天子崇祯皇帝,也就是他这个诸公子被他美化成了忧国忧民,为天下百姓奋斗终身的大明君,救世主。

    有些话听多了也慢慢变得习惯了,心态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影响,何况堕入爱河的人智商降为0,吕红娘满脑子都是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博才多学,有侠义心肠,有远大抱负理想,又温柔多情的诸公子,对他的崇拜爱慕已达到了盲目的地步,他说啥就信啥,早被洗脑成铁杆朱粉。

    吕红娘刚进家门,就被义父吕键铜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