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5章 变身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红娘啊,义父有事跟你说。”

    吕键铜边说话,两只大手边揉着腮邦子,没办法,他是一路笑回来的,都笑抽了,腮邦不仅笑痛了,还有点僵硬,嘴巴都合不拢了。

    接下来的剧情都是由原创作者宋献策写好了的,吕键铜只需要背熟就行,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戚吕景泰,吕家书香门第,吕景泰当官,主簿虽比芝麻绿豆的县令要低一级,但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官,他明天一早就带吕红娘去吕府认表舅。

    吕红娘听得又惊又喜,她正担心自已配不上诸公子呢,大馅饼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砸到身上,这肯定是老天爷念在她对诸公子一片痴情的份上,有意成全的。

    “红娘,你表舅让人送了一些衣物过来,你去试试。”

    吕键铜咧着大嘴,让吕红娘去试衣裳,新衣裳、胭脂水粉、首饰、铜镜、被褥什么的都是诸公子派人送来的,还有五千两银子的安家费,全都挂在吕景泰的头上,让他感概唏吁,只要诸公子对红娘好,当妾也认了。

    吕红娘欢欢喜喜的回到独住的厢房,打开两口大箱子,里边全是凌罗绸缎所制的华丽新衣裳,一时爱不释手,不论古今,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谁不想穿金戴银,把自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有钱人家的女儿穿的是凌罗绸缎,穷人家的女儿只能穿粗布缝制的衣裙,补丁打了一个又一个个,只有在梦里的时候才能美一下,现在,梦想竟然成真了。

    吕红娘美滋滋的在房里把所有的衣裳都试穿了一遍,对着铜镜左看右看,还摆出各种型,幸好这年代还没手机,不然光是自拍的像片能把手机内存给撑爆。

    今天对红家班来说是个大喜的好日子,全班上下杀鸡宰鸭庆贺,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当经过精心修饰的吕红娘穿着崭新的衣裙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好象不认识她似的,特别是一些女生更是羡慕得不得了,有个有钱的亲戚真好。

    “大伙放心,从今天起,咱的好日子来了。”吕键铜把胸脯拍得嘭嘭作响,向所有人保证,跟着我吕班主干,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别说娶媳妇,就是想纳几房小妾都木有问题。

    第二天一早,吕键铜就带上吕红娘去吕府认亲,当天,吕红娘就留在了吕府,吕景泰早按宋献策的意思给布置好了,吕红娘独住阁楼,就是那种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所住的那种阁楼,有两个丫环侍候,还有一位气质不凡的中年妇人专门教导各种礼仪。

    中年妇人是宫里的女官,平时就是负责教导训练宫女学习礼仪什么的,相当严厉,不过,经朱健暗示,心神领会的女官对吕红娘的教导非常宽松,学会就行,姿势不一定非得很标准,最主要是在一些场合装一下,蒙混过关就ok,至于针线什么的女红,一概免学。

    朱健有自已的想法,或者说是私心作祟,他可不想把吕红娘改造成端庄高贵,仪态万千的大淑女,他更喜欢正宗纯天然,原汁原味,性格泼辣,野性十足,敢爱敢恨的吕红娘,还想把她打造成大明的第二个秦良玉,女战神一般的存在,这本来就是吕红娘最擅长的,他只不过是提前挖掘和正确引导而已。

    吕红娘性野好动,最烦的就是这种繁琐要命的礼仪什么的,但为了能够嫁给诸公子,她竟然都忍了,还学得很认真,爱情的魔力就是这么神奇。

    吕键铜现在已不率领红家班在天桥卖艺了,在锦衣卫的暗中关照下,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全盘接收了那些混混的地盘,正式开创红帮堂口,等玩得有点熟悉之后开始扩张,一点点的蚕食吞并一些小社团,他不仅武功厉害,手里头又有整个红家班做底子,又有锦衣卫暗中扶持,红帮吕一哥的名头在京城众多的地下势力中已极有份量。

    当然了,吕键铜的另一重身份还是粮绅,在乡下,贫民百姓尊称为吕员外,吕员外经常接济穷苦百姓,收容乞丐,赢得了吕大善人的赞誉。

    红家班全体人员都是贫苦百姓,都想过上吃饱穿暖的好日子,现在天降大馅饼,只要脑子不进水,傻叉才会反对班主吕键铜的决定和作为,先让自已过上好日子再说,别人怎么想,那是他们的事。

    在吕键铜忙着率领红帮吞并地盘,扩充势力,玩得大嗨特嗨的时候,朱健也时不时的溜到吕府和吕红娘月前花下,卿卿我我,山盟海誓,各种秀恩爱。

    此时的吕红娘,心里早被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才华横溢,有大理想大抱负又温柔多情的诸公子占满,除了最后的破门得分外,基本都默许他的各种让人羞羞的小动作。

    其实,诸公子真要硬来,她也只能半推半就默许了,好在诸公子在关键时刻都能刹车,让她既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隐生一抹失望,有时候,人就是这么的矛盾,不过,诸公子的形象在她心里越发的高尚,上升到了圣人一般的存在。

    朱健可不是神马圣人,他撩妹的原则是女神能推就推,只不过想到女人入宫的条件苛刻繁琐,他可不想因此害了吕红娘,至少不能害得她在周皇后面前丢分,只好强忍着,当然了,前提条件是吕红娘已经对他死心塌地,扔哪都不会变心。

    在浓情蜜意的热恋期,朱健找了个时机,把吕红娘带去了童子营,目的有点不纯。

    当吕红娘看到若大的一个童子军营时,先是一呆,但很快释然,在她心里,诸公子的能量本来就很大很大的嘛,建个营地安置这些流浪乞讨的孩子们很正常,根本就没有多想。

    吕红娘帮朱健照顾过一些孩子,那些孩子都记住她的恩情,对她的到来非常欢迎,对朱健就不用说了,他是所有孩子的再生父母,谁敢说他半句坏话,全营几百个孩子必一拥而上,把他揍死。

    低沉的号角声突然响起,围拢在两人身边的孩子们顿时一哄而散,全跑到空地集合站队,速度之快,队列之整齐,放眼整个大明的军队,哪怕是最精锐的边军都没有这个速度与效果。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吕红娘一呆,目光投注在那些昂首挺胸,排列得整整齐齐,肃穆无声的孩子们身上,晶亮凤眸闪过一抹异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