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37章 神机营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吕红娘虽然做好了心理上的准备,但那个如果却没有发生,让她多少有一丝失落感,但更多的却是松了一口大气与窃喜,公子,谦谦君子也。

    若朱健知道她心里的想法,铁定风中凌乱,依着他的行事风格,肯定是先下手为强,生米煮成熟饭再说,跟君子沾不上半点关系,他也承认自已不是神马好鸟,只不过心里清楚,吕红娘想风风光光的进宫,还得经过一道相当bt的手续,那就是验身,想让吕红娘在周皇后面前得分,他就只能憋着,最多也就过过手瘾而已。

    他走的时候,给吕红娘留下了一堆书籍,有小学水平的《三字经》,几本大明的地理书册,几本军事类的史册,新式练兵法什么的,目的嘛就不用多说了。

    朱健还从宫里调派了一个叫林清的女官过来给吕红娘当老师,教她读书识字,林清十六岁入宫,现已二十六七岁,在宫里可是正儿八经的老宫女,属某宫殿副总管级的女官,她这年纪在大明算人老珠黄,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了,她是自学成才,在宫里算小有名气的小才女。

    不过,林清奉旨教导吕红娘,可不是教什么琴棋书画类的,只是简简单单识字认字,让吕红娘能看懂那些人文地理军事类的书籍就行,当然了,有些词句典故什么的还需要解释一下。

    让一个女人看这些书?

    林清感觉自已的三观被颠覆了,她不知道天子在玩神马东东,但却知道圣命难违,也猜测得出吕红娘极可能是未来的贵妃娘娘,她有心巴结,自是尽心尽力的教吕红娘读书识字,甚至把那些人文地理军事神马的书也认真仔细的翻阅了,不明白的地方就记在心里,有机会再询问懂军事的人,然后讲解给吕红娘。

    吕红娘心里早有为自家相公分忧解难的打算,加上这些书籍很合她的阅读口味,或者说,这些书似乎带着某种让她抗拒不了的强大诱惑力,她投入十二万分的精神,努力认真的学习。

    努力学习,天天向上的同时有林清的认真教导,花前月下幽会的时候,又有朱健各种先进独到的解惑,吕红娘明白了不少东东,进步非常大,这让朱健很满意。

    在几千狼兵的训练逐渐进入正轨后,朱健把目光转到了神机营身上,京师三大营分别为五军营,三千营和神机营,神机营也叫火器营,清一色的火枪火炮,专门负责打仗义。

    大明初期的神机营是军中精锐中的精锐,牛笔得不行,现在的神机营那叫一个渣,说多了都是泪,逼得朱健不得不拿起手术刀。

    第一个挨刀的是神机营的指挥使钱伯贵,钱伯贵出身勋贵世家,今年已六十有一,年青时是京师有名的纨绔,去九边镀了几年的金,调回京没多久就坐上了神机营统领的宝座。朱健要让李信整顿神机营,就必须把他推上指挥使的宝座,所以,原指挥使钱伯贵倒霉了,得挨这一刀。

    某日的晚上,参加酒宴的钱伯贵喝得醉熏熏,在回家的路上被人莫明奇妙的捅了几刀,虽然命大不死,但至少也得躺个一年半载的。

    军中不可一日无帅,在几位副指挥合磨拳擦掌准备抢着上位的时候,朱健客客气气的请他们去狼营参观了一回,约谈过后,全都老实了。

    他们纨绔,贪污**,但不代表他们蠢,相反还挺聪明挺识时务的,傻叉才会上前线打仗送死,能挂个副指挥使的头衔已经知足了,不识时务,被撸掉只是小事,惹恼了天子,安个莫须有的罪名喀嚓掉都有可能,锦衣卫手里头握有他们的一大堆罪证呐。

    朱健帮李信扫清了大障碍,李信得以空降神机营,顺顺利利的执掌指挥使之职。

    新官上任三把火,李信的第一把火烧得有点莫明奇妙,只是让神机营的全体将士集中到狼营参观几天,看看数千狼兵是如何训练的。

    现在的京师三大营已不是以前的三大营,整天拎着鸟笼斗蛐蛐,喝花酒调戏良家小娘子的勋贵子弟、世家公子哥占了绝大半,战斗力可想而已,看过狼兵魔鬼式的训练,一个个全吓尿了,尼玛还没上前线呢,恐怕都被凶残如恶魔的教官给练死了。

    参观完后,李信只摞下几句话,狼营的训练模式和训练强度,神机营全部山寨,各位大佬爷们,你们看着办吧,别怪我到时不讲情面哦。

    朱健对神机营大动手术,在京师还是引起不小的震动,那些勋贵世家当然不满,不过,不满又能咋样,去咬天子?李信自然成了背锅侠,连带他老子李精白都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喷口水,就差没挖李家的祖坟了。

    李家父子早上了天子的贼船,已无退路,不想掉脑袋,只能死撑到底,李信得天子全力支持,等于手握先斩后奏的尚方宝剑,有恃无恐,他现在就想看看哪些个倒霉的家伙蹦出来挨刀。

    这世上聪明人多的是,得一个叫宋献策的高人指点江山,那些勋贵世家公子们集体递交辞职书,欢天喜地的退役,也不算退役,都还在神机营里挂个云骑尉,校骑尉、都骑尉神马的虚衔,所有人都晋升一级,皆大欢喜,当然了,头衔不是真正的官职,木有军饷拿滴。

    只要跟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朱健乐得大方,别说神马尉的虚衔了,你想封公爵侯爵都行,只要你不怕被文官们的口水喷死,他就敢盖龙印。

    短短的几天时间,编制五千人的神机营一下子退役了近四千人,当然了,有近千人是不存在的,吃空饷是军官们赚钱的大招之一。

    原本热闹的大军营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李信负手看着面前排列整齐的五百多名士兵,这些士兵里头,有百多人的技术兵,二百多人的后勤辅兵,真正的战兵只一百零几个,他原本严肃得吓人的面庞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已仔细看过花名册与士兵的基本资料,这些敢留下来的士兵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吃苦耐劳不说,都是凭着真本事或骄人的军功调进神机营的,他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手下。

    这年头,穷人多的是,想当兵混口饭吃的穷苦年青人更多,只几天的时间,李信就征召了四千新兵,清一色的农家子弟,吃苦耐劳,思想单纯,基本上还没有染上什么恶习。

    朱健虽把神机营的待遇降了一些,但仍比一般的边军、地方驻军要好,至少饭管饱,菜里油水足,隔三差五的还能吃到香喷喷的鱼肉,当官的不克扣军饷,当着全军的面,点着花名册足额发放,而且没有摆什么架子,和他们同住军营,同吃营里的大锅饭,当兵的谁不拥护,谁不想留下?

    李信收买了所有新兵的忠心,早想大显身手的他很快就率领四千新兵蛋子投入到热火朝天的训练中,他的口信是赶超狼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