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41章 狮子大开口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贾逸一咬牙,让老管家贾正再端上二万两银票,他能爬到六科右给事中的位置,当然算是官场的老油条了,单看那份名单就知道人家不是来忽悠的,最大的可能是坑钱,只是不知道胃口到底有多大?

    宋献策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缝儿,瞄了一眼摆放在面前的二万两银票,又闭上眼睛,继续摇晃他的二郎腿,一副很悠闲的样子。

    “宋先生……您到底觉得……多少合适?”贾逸抹着额头上不停渗出的冷汗珠子,咕的咽下一口口水,吃力问道,既然人家不顾吃相,他只好开门见山了,这种被折磨得欲仙欲死的难受感觉让他几欲崩溃。

    很显然,这厮的胃口很大,而且吃相非常难看,一点都不念同是读书人的情份,是个十足的混蛋,读书人中的大败类,他至少有一万次要掐死这混帐王八蛋的冲动。

    “贾大人觉得自已的命值多少钱?”宋献策睁开眼睛,咧着嘴问道。

    “这……”

    贾逸语滞,脸色变得很难看,尼玛有这么聊天的么?你到底是不是读书人?到底会不会聊天啊?不过,他心里虽然很不爽,但还是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他在瞬间转了无数念头,照理说,他只是魏贼党羽中的小虾米,一般情况下顶多被革职,永不录用,但凡事都有可能,这就要看天子的意思了。

    “先生您是……是……”贾逸搓着手,吞吞吐吐问道,他现在不考虑自已的老命值多少钱,而是想知道宋献策的真实身份,推断他背后的靠山是谁?有多强大?敢保下他平安无事。

    宋献策翻白眼睛,尼妹这么久了才明白起来啊?

    他瞪着贾逸,表情严肃阴冷,“贾大人可要考虑清楚了,有些事可没有回旋的余地。”

    他可不是唬人,一旦他亮出身份,贾逸就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坐上天子的龙船,一条道走到黑,要么落个抄家灭族的凄惨下场。

    贾逸拼命点头,他岂会听不明白?但他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先保住颈上吃饭的家伙再说,管他什么人,只要是粗大腿,先抱了再说,他连魏忠贤的大腿都敢抱,这天下还有谁的大腿不敢抱的?至于节操神马的,有脑袋值钱嘛?

    宋献策没有吱声,只是从怀里掏出一块雕刻有飞龙的玉佩,小心翼翼的放到案桌上,轻轻的翻过另一面,上雕刻有“如朕亲临”几个龙飞凤舞的字体,左下方另雕刻有几个小字体,那是当今天子的名字。

    贾逸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两腿一软,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上,指着宋献策颤声道:“你……你是……是……”

    宋献策咧嘴一笑,收起出宫前向天子讨要的玉佩,小心翼翼的收进怀里,然后摇晃他的二郎腿,傲然道:“鄙人宋献策,字康年,号袖里乾坤,得天子倚重,赐封正五品御用军师。”

    贾逸张着嘴巴,一脸的蒙圈,正五品御用军师,这是什么鬼?尼玛老夫怎么没听说过大明有这么一个官职,忽悠人的吧?虽然感觉好笑,但他还是选择了相信,那块龙形玉佩可是货真价实滴,天下只此一块,这丫的真是天子的亲信。

    “宋军师只管吩咐,赴汤蹈火,贾某绝不皱一下眉头。”

    贾逸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表忠心,老油条了,知道什么时候该表现,什么时候得缩头夹尾巴当孙子,向天子表忠心,那是必须的。

    他现在还猜测不出天子什么目的,但肯定想用他,这让他心里偷着乐呵,颈上吃饭的家伙不仅保住了,而且前方有一条锦绣大道等着他呢,这算是因祸得福,难怪一大早听到喜鹊叫,老夫要发达了,嘿嘿。

    宋献策摇头晃脑的说了一大通,大意是你们跟魏忠贤各种勾搭,按律当斩,不过呢,天子深明大义,胸怀宽广,只要你们知错能改,这事还有转机。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百官群势凶凶,特别是东林党,更拿此事大作文章,一副要往死里整的势头,天子又不便介入,因此派他来负责此事。

    没营养的场面话咱就不说了,老哥你也算是官场的常青树了,里边的门道规矩神马的心里都清楚,这上下打点走关节神马的都要花银子,本军师粗略算了一下,没个二三十万是搞不掂滴,老哥你不会嫌贵吧?你要嫌贵,我找别人去,呵呵,其实吧,你老哥的脑袋肯定不只值这么点,对吧?

    “宋军师,贾某为官这些年来,一直清正廉洁……”

    贾逸不仅飚冷汗,连眼泪鼻涕都飚出来了,尼玛一张口就二三十万,那可是白花花的雪花银,不是三十万枚大钱啊,他这心里疼得都没法形容了。

    不过,话说回来,明知道宋献策狮子大开口又能咋样,傻子都知道怎么选,钱财本是身外之物,没有了还可以再赚回来,脑袋没了才真的什么都没了,钱再多又有什么用?他再肉痛也只能忍了,他干号只是哭穷,装一下而已,毕竟一下子割这么多肉,真的很痛,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宋献策为了讨好天子,擅自主张坑蒙敲榨,狮子口大张,没有半点同情心,直到泪眼汪汪的贾逸颤抖着双手,把二十万银票奉上,他笑眯眯的接进,清点好后收进怀里,然后才笑眯眯的拱手道:“恭喜贾大人,贺喜贺大人。”

    “宋军师,您就……就直说吧……”

    贾逸欲哭无泪,但还是努力调整面庞的肌肉,挤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刚才还嫌宋献策说话粗俗,吃相难看,现在却嫌他说一半留一半的,胃口都被吊死了。

    “贾大人,好事啊,哈哈。”宋献策拍着他的臂膀哈哈笑道,满脸真诚祝福的表情,让人忍不住被他发自肺腑的真诚祝福感动得内牛满面。

    看在这么多银子的份上,他没有再吊贾逸的胃口,老神在在的给贾逸指点迷津,朝堂之上,东林党势大,其次是阮系,你们这些被扣上魏贼余孽大帽的人处境艰难,一个不好必被整死,想要存活,只能抱团共外才能自保。

    但话说回来,结党营私,必犯天子大忌,魏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别看东林党现在嚣张,牛笔得不可一世,但蹦达不了多久滴,任何一个威胁到皇权的人或势力,无论哪一个皇帝都无法容忍,欲除之而后快。

    你们抱团虽然只是为了自保,但一样触及到了天子的底线,杀身之祸就此埋下,想要善终,唯有爬上天子的龙船,风雨同舟,荣辱与共,方可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