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44章 纳妃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皇上请看。”宋献策的食指中指摆了个剪刀手,时合时张。

    “哈。”朱健笑了,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的给他点赞,这厮一摆出剪刀手,一张一合的,他马上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三千人的编制虽然少了点,但应付小规模作战或弱敌足够了,若是碰上强敌,两军可合二为一应战,可分可合,灵活机动,妙。

    此刻,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把曹变蛟的狼营减为三千人的编制,再征召一千新兵,和裁减下来的二千狼兵组合成另一个新军,由吕红娘统率,把她打造成大明的第二个女战神。

    朱健还很年青,有时候很容易冲动任性,他一下定决心,就派人把曹变蛟召来。

    “皇上……”曹变蛟一听狼营被裁减成三千人的编制,顿时哭丧着脸,狼营可是他的心血,他的心肝宝贝啊,皇上这一刀砍下去,疼啊。

    朱健好说歹说才把他安抚好,让他先去征召一千新兵,和狼兵混在一起,且先帮吕红娘训练一段时间,吕红娘还要经过最后一关,才能正式踏上施展才能的军事舞台。

    把事儿交待完后,他当即换装,溜出皇宫,跑去吕府和吕红娘会面。

    林清识趣的退下,把房门轻轻合上,给两人留下独自的空间。

    朱健咧着嘴,笑眯眯的伸出双臂,玉颊飞红的吕红娘羞羞答答的依入他的怀里,这才是她敢爱敢恨的性格,何况两人早就私订终身,只差一道正规的手续而已。

    朱健口手温存,过足手瘾后才说道:“红娘,不管我是什么人,你都愿意嫁给我吗?”

    他对吕红娘隐瞒自已的身份是不得已的苦衷,虽然算是善意的谎言,但严格说来还是欺骗,他担心吕红娘过不了这道心坎,先提前打预防针。

    “奴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吕红娘依在他怀里,轻声回道,不管诸公子是什么样的人,就算知道他已有妻室,她早已下定决心,此生已非他不嫁。

    “这下我就放心了。”

    朱健拍了拍胸口,脸上一副担心害怕的夸张表情,惹得吕红娘给了他一个娇嗔的白眼儿,得了便宜还卖乖?

    朱健乐呵呵的把她拥入怀中,“我等下回去就让人来提亲,尽快把咱俩的婚事给办了,呵呵。”

    “啊……”

    吕红娘惊喜万分,她早就等着这一刻了,现在终于等到了,开心死了,哎哟,不好,出嫁的各种东东都还没准备,特别是嫁裳,这可要命了,她不会针线活,怎么办?

    朱健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有啥难的,宫里精通女红的宫女多的是,等会回宫就派一批宫女过来帮她赶制嫁裳,一个晚上就ok了。

    朱健虽然还想腻一会,但赶时间,还是狠心走人,他还得回去跟周皇后解释一下,倒不是担心周皇后不同意,而是吕红娘情况特殊,不能留在宫里,安安静静当妃子,而是得到军营里训练新兵,将来还得出征打仗。

    “这……”

    当朱健回宫,把情况说明后,周皇后傻眼了,皇上纳妃一事,她不仅没有一丁点醋意,相反举手赞成,最好一口气多纳几个妃子,否则也不会这么费神,精心挑选几个年青漂亮的宫女来服侍皇上了,只是皇上日理万机,忙得脚不沾地,根本就没碰过那几位美人。

    太子是国本,她建议皇上纳妃就是希望新妃尽早生龙子,立储稳固国本,哪知道皇上纳妃的目的却是要把新妃派上战场,象男人一样打打杀杀的,这成何提统?战场刀剑无眼,枪弹无情,万一出什么意外咋办?那可是皇妃啊。

    周皇后说不过皇上,只好把懿安皇后请来。

    懿安皇后是天启帝的原配正室,对小叔子朱由检好得没法说了,没有她,朱由检还没坐上龙椅,早被魏忠贤毒死了,朱由检对她非常尊敬。虽然此崇祯非彼崇祯,但朱健还是承担起了前任了所有责任,包括对懿安皇后的尊敬,他也确认佩服懿安皇后的魄力。

    两位皇后的意见一致,你想把新妃打造成大明帝国的第二位女战神,我们不管,但太子是国本,必须早生龙子立储,这不是皇上您一个人的事,而是事关大明帝国的安稳与将来。

    这一通大帽子扣下来,把朱健吓得冷汗直飚,他心里虽有点不爽,但出于对两位皇后的尊敬,没有发飚。无奈之下,他只好把这个天大的难题扔给御用狗头军师宋献策。

    一肚子坏水的宋献策眼珠一转,马上想到了折中的好办法,再多纳别的新妃呗,很简单的问题。

    “这个主意不错。”懿安皇后和周皇后展颜欢笑,欣然接受宋献策的提议。

    朱健只能妥协,同意多纳一个新妃。

    懿安皇后和周皇后当即把之前精心挑选的四个年青漂亮的宫女叫来,让朱健当面挑选。

    四个宫女都是万中挑一的大美女,气质各异,把个朱健看得眼花缭乱,一时难以抉择,只好胡乱点了站在最右侧,气质跟周皇后颇为相似的美女。

    他不知道自已胡乱点选的宫女是田氏,正牌崇祯宠爱的妃子之一,这事儿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改历史的轨迹,让他一时呆立当场。

    田氏被天下突然掉下来的大馅饼砸得差点晕过去,没被选上的三位大美人带着无尽的幽怨,伤心退下,陪着田氏忙碌嫁裳什么的。

    纳妃的事就这么敲定了,不过,按先后顺序,先纳吕红娘为妃,稍后一个月,再选王道吉日纳田氏为妃。

    天子娶媳妇可不是简单的事,各种手续繁琐得让人抓狂,查证女方的家世,确认清白之后,再由宫里派出几个经验丰富的老女官前往验明正身,和一些宫女太监伴留女子身边,一直到接进宫里为止。

    天子纳妃的事一传出来,宫里的太监宫女立时忙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到处披红挂彩,一派喜庆气象。

    为争挑果而打口水仗的东林党和阮系文官默契的停止战斗,好奇的打听谁家的小娘子运气这么好?先送点礼物过去贺喜,联络一下感情再说。

    古人也一样,喜好各种八卦,事情很快传遍整个京师,打听出新妃是吕景泰失散多年的侄女吕红娘,所有东林党都傻眼了,吕景泰这家伙的命特么的好,这么快就咸鱼翻身了?

    不管之前和吕景泰有无过节,贺礼是必须送的,看着一份份礼单,吕景泰笑得嘴巴都歪了,看在银子的份上,大家默契的忘了过去的一些不快。

    这时候,吕红娘才从林清的嘴里得知,她心中的白马王子不是姓诸,而是国姓朱氏,当今天的天子崇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