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47章 未卜先知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47章未卜先知

    曹文诏因战功升任广平副总兵,奉旨调离辽东,直接前往河北广平府任职,半路上接到侄子曹变蛟派人快马送来的家书和两卷书册。

    其中一卷其实就是《朱氏练兵新法》,另一卷是曹变蛟按全新的练兵法训练新兵后的感悟心得,曹变蛟当然希望叔叔能训练出一支强军,荣立战功,加官晋爵,光耀曹氏门楣。

    这事已得朱健默许,其实,《朱氏练兵新法》早就印刷了一批,下发到各地驻军将帅手中,不过,朱健并未强制执行,所以没人当回事,全都嗤之以鼻,扔到一边。

    曹文诏也看过《朱氏练兵新法》,也不怎么当回事,不过,看过侄子曹变蛟的亲笔书信,再仔细看过他的心得体会,这才在傍晚投宿休息的时候,认真的翻阅《朱氏练兵新法》。

    侄子变蛟少年从军,天生神力,勇冠三军,屡立战功,这少不了他的裁培,叔侄俩的关系亲如父子,其实,曹变蛟也把这个聪明勇武的侄子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别人的话他可能不信,但侄子的话绝对相信。

    曹变蛟在认真的阅读《朱氏练兵新法》,卢象升也在认真的阅读《朱氏练兵新法》,他现在官至河北省右参政兼副使,负责整饬大名、广平、顺德三府兵备。

    卢象升的祖父是知县,父亲秀才公,幼时潜心经史,天启二年举进士,虽是正宗地道的江南文人,但喜习骑射,颇有军事才能,这在文官里算是天赋异禀吧,天子让他负责整饬三府兵备,很对他的胃口,也让他对朱健心存知遇之恩怀。

    他是文人,但却没有文人的迂腐顽固,思想比较开化,能接受一些新鲜的东东,朱健私下里曾用带着玩味的口吻对他进行评论,建斗先生文武双全,是文思想进步的儒将,当大用。

    在所有统兵的将官主帅对《朱氏练兵新法》嗤之以鼻的时候,卢象升却看得很认真,而且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心中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东东,可惜,这毕竟只是理论上的东东,而且还是没有经过实践论证过的新鲜东东,这多少让他挺纠结。

    也不怪他如此纠结,这年代,每每出现新鲜的东东,哪怕思想再先进的人,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能接受,一般人的正常做法是静观,等有不少人接受了再接受,小心撑得万年船,何况这练兵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贸然改变,一旦失败,后果非常严重。

    卢象升的纠结一直到曹文诏抵达广平府任职掌兵之后,心里才下了决断。

    曹文诏任职掌军后,即按照《朱氏练兵新法》的章程对手下士兵进行训练,卢象升闻知,马上跑来广平观看,和曹文诏一番长谈,又看过曹变蛟的心得文稿,终于下定决心。

    两人一文一武,本是天生的死对头,但卢象升没有文人的迂腐顽固,曹文诏没有武将的粗暴,他又在辽东征战,屡立战功,卢象升只有理论知识,没有实战经验,要求教的地方很多,几天的长谈,两人竟有种相识恨晚的惺惺相惜感,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哥们。

    朱健看过广平锦衣卫的密奏,不禁感概一番,大明将星不少,但基本都是被猪队友给坑死的,历史上的曹文诏、卢象升等将帅就是被猪队友坑死的,只希望两人将来能够精诚合作,成就不朽功勋,哥需要你们这样的良将。

    福建巡抚熊文灿也在看东东,不过,他看的不是书,而是信,天子的密信。

    看完书信,熊文灿脸上的表情显得有点古怪,挠着头又把书信看了一遍,脸上古怪的表情越发浓郁,怎么说呢,天子在信里交待的一些事儿让他有种大白天撞到鬼一样的感觉,一度让他产生怀疑,自已最亲密的枕边人是锦衣卫的密谍。

    天子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还是天子有未卜先知之神术?反正感觉有点邪门,不过,有些事他虽质疑,但没敢不当一回事,而是认真的思考一番,然后小心翼翼的做防备部署。

    皇宫,苑阁。

    此时已是夜晚,朱健依靠在窗棂,发着窗外模糊的景物发呆。

    “皇上有心事?”浴后出来的吕红娘迎风摆柳行来,红色宫裙摇曳,尽显婀娜身姿。

    北方的二月天依旧寒冷,殿内摆放了好几盆烧得通红的炭火,温暖如春。

    “我好象忘了什么……”朱健苦笑,伸手把她揽入怀中,不过,眼睛仍望着窗外模糊的景物发呆,他老感觉自已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但一时又记不起来,这让他头痛,心里老记挂着,有种患得患失的不舒服感觉。

    “皇上日理万机,为天下百姓着想,可惜臣妾不能替皇上分忧。”吕红娘幽幽叹道,每每看看皇上忧心忡忡的神态,她就心疼,在她眼里,皇上是为天下百姓着想的好皇帝,抛开皇上的身份不说,那也是温柔体贴的好相公,让她心里充满了幸福感。

    她要为皇上,为相公分忧,唯有拼命的提升自已,努力把凤凰军团训练成一支精锐强军,战无不胜的雄狮,谁敢伤害她的相公,她就砍谁,天皇老子照砍不误。

    吕红娘虽思想先进,敢爱敢恨,但骨子里的旧思想仍象天下的普通女人一样根深蒂固,不同的是她不想做一个温柔贤惠,相夫教子的好妻子,她要真真正正的帮相公分忧解难。

    “呵呵。”朱健开怀一笑,怜爱的拥紧她温软的娇躯,这也是他喜欢留宿苑阁的原因,跟吕红娘在一起,没有任何拘束,想说啥就说啥,而不象周皇后和田贵妃,总是小心翼翼,生恐他不高兴。

    一大早,天子上朝,吕红娘依照惯例,给周皇后和懿安皇后请安后便离宫前往凤凰军团营地操练士兵。

    田贵妃给两位皇后请安后,乖巧的侍立一旁,周皇后的凤眸在她偏平的腹部扫了一眼,发出一声幽幽低叹。

    端坐一旁的懿安皇后看在眼里,苦笑摇头,妹妹也太心急了,生孩子不是你想生就能生的,当初她也是和先帝折腾了n久才怀上龙种,可惜被魏忠贤害死了。

    她和周皇后的关系极好,私下以姐妹相称,看到妹妹老是纠结此事,她也挺无奈的,论姿容,田贵妃半点不输红贵妃,论气质,温宛端庄贤惠,田贵妃更胜一筹,可皇上为什么总爱往红贵妃那边跑,而冷落了新婚没多久的田贵妃?

    她初时也以为是田贵妃服侍不同,惹恼了皇上,但细问细节和观察之后,又觉得不是那样,皇上对田贵妃还是蛮疼爱的,但为啥老是宠幸红贵妃,难道是红贵娘身上那股子风风火火的野性子吸引了皇上?

    光胡思乱想没用,还是把高起潜叫来问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