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48章 原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高起潜和曹化淳、王德化等老太监都得崇祯帝器重,高起潜一度在卢象升的天雄军里当监军,坑爹的存在。

    朱健身为穿越众,自然知道高起潜什么本事,这丫留在宫里管事还行,要放到外边当监军,绝对坑爹,司礼监秉笔大太监王承恩又兼东厂厂公,事多人忙,有时候就由高起潜服侍天子。

    高起潜这段时间就负责服侍天子的饮食起居生活,懿安皇后把他叫来是问对人了。

    “禀二位娘娘,老奴完全没有向着红贵妃的意思。”

    一听懿安皇后的问话,高起潜立时吓得脸色惨白无血,两腿一软,扑嗵跪地分辩,天地良心,他说的可是真话啊,而且依着红贵妃的性子,也不可能为了争宠而做出那种贿赂的事儿。

    他察颜观色的本事虽比不上王承恩,但也算得上个中高手,只服侍几天就摸清了吕红娘的性格,为人直爽,颇有侠义心肠,行事风风火火,说得直白点,就是人情世故方面有点单纯,这要是换别的天子,在争宠夺势的后宫早就死得连渣都不剩,但也正因为她这种性格,反得崇祯帝宠幸,只能说是个异数了。

    其实,皇上留宿苑阁的次数虽多,但不是每回都啪啪造小,而是和红贵妃谈军事,聊国家大事,而红贵妃偶尔提出的见解让皇上龙颜大悦,有时候聊到很晚才歇息。

    高起潜边抹额头上不停渗出的冷汗珠子边辩解,确切的说是把所知道的,看到的全都抖出来,把朱健给卖个精光,当然了,不少话也是朱健跟他发牢骚时说的,不能算是出卖,是朱健有意透过身边服侍的太监宫女给两位皇后释放这些信息,也算是帮吕红娘分担一些压力吧,独宠后宫是风光,但也招人妒恨。

    周皇后和懿安皇后面面相觑,如果不问高起潜,还真不明白红贵娘得宠的原因,两后只能叹气,皇上日理万机,心系天下,这是应该的,但太子也是国本,是国家大事啊,哟,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总不能逼着他啪啪吧?

    俏立一旁的田贵妃同样容色古怪,她原以为是自已服侍得不够好,惹皇上不爽,才冷落了她,这些天来,她拼命的学歌舞,学琴棋书画,学内媚之术,为的就是取悦皇上,获得恩宠,现在想来,完全是大错特错啊,皇上需要的不是这些啊。

    了解症源所在,她突然间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觉,对吕红娘的妒意也打消了几分,接下来该好好思量一番,如何才能象吕红娘那样,实实在在的帮皇上的忙,又能引起他的注意?

    懿安皇后让高起潜退下后,大明王朝身份最尊贵的三个女人在低声商量着事儿。

    在某天的中午,朱健去御书房的时候,路上碰到几个抬着不少布匹的宫女太监,其中一个还是懿安皇后身边颇为得宠的侍婢春红,一时好奇,便悄然跟在后边。

    春红等人去的是周皇后的寝宫,朱健进去时,懿安皇后、周皇后和几个宫女正在埋头缝制衣裳,朱健一眼就看出是自已为狼营等新军将士订制的新式军装,心里一时感概万千。

    懿安皇后和周皇后的解释是她们闲着也是闲,所以能帮点忙尽量帮,她们没红贵妃带兵打仗的本事,只能帮这些小忙了,当然了,这是田贵妃提出来的,她见皇上您日理万机,身为臣妾的她也想帮皇上您分担一点压力,虽然只是缝制几件衣裳,但好歹也是一份心愿。

    朱健闲聊几句,便前往田贵妃的寝宫永和宫。

    他一离去,懿安皇后和周皇后相视微笑,她们只能帮到这了,最后就看田贵妃的本事了。

    朱健在前往永和宫的路上,心里唏吁不已,历史上的周皇后确实和崇祯皇帝一起吃苦,确实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妻子,刚才那一幕也确实感动到了,他暗自发誓,就算不为自已,也要为媳妇拼命,重振大明辉煌。

    皇上突然驾临,守在宫外的太监想进去禀报,朱健摇手制止,然后悄然进去,看到田贵妃和十几个宫女在里边埋头缝制军装,心里又是一番感动。

    “啊……皇上……”

    “哎哟……”

    一个宫女无意中抬头,看到当门而已的天子,吓了一跳,慌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活,站起福礼,她的惊呼声把田贵妃和其他的宫女给吓了一大跳,有好几个不小心扎破了手指。

    “疼不疼?快传御医。”

    田贵妃欲屈身福礼的时候,朱健快步上前,伸手把她搀扶住,抓着她滴血的食指,心疼不已。

    不是朱健夸张,小题大作,在科技落后的古代,小小的伤风感冒都能要人命,许多士兵不是当场战死,而是伤口处理不好,发炎引起高烧死亡的,唔,等等,他记起其中的一个茬儿了,野战医院,战地医护兵。

    御医很快跑来,给扎破手指的田贵妃和几个宫女上药包扎,之后,朱健让田贵妃摆上纸张,他提笔伏案,把现代医院和医学的一些东东记录起来,想到什么记什么,虽然有点乱,但他怕自已一忙事就给忘记了。

    大明涌现不少著名的名医,有李时珍、傅青主、吴又可等,但好象还没有消毒这个概念,对伤口的处理很随意,特别是战争时期对伤员的救治,一个不好,加上体质弱等原因,很容易造成残废或死亡,朱健突然间想起的就是这些东东。

    朱健记下了不少东东后马上开始整理笔记,他现在的思路很清晰,培训战地医护兵,设立专门的军事医院或战地医院,尽可能救治负伤的士兵,上过战场,经受过血与火锤炼的士兵才能自然是一名合格的老兵,是军中宝贵的财富,包括那些医好伤,重新归队的士兵。

    他也知道,这传统的古年代,有教会徒弟,饿死师父,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说法,不管什么技艺,都藏着掖着,极少外传,即便是传授给徒弟也留有一手,大多造成绝艺失传。

    不过也不要紧,朱健身为穿越众,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简单的外伤处理包扎常识,清水清洗伤口,消毒,上药包扎,伤口大的需要缝合,但说话回来,这也涉及到了不少东东,诸如需要消毒的干净绷带、手术刀、缝合的针和线、场所干净卫生、战时的简易担架等东东,这些都容易解决,麻烦的是医用酒精和金创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