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49章 战地医护兵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提纯制作医用酒精对开挂的朱健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哪怕达不到医用酒精的标准,高度烈酒也一样具有消毒杀菌的作用,只是效果差一些而已,不过,这是在明朝,将就吧。

    但是,这涉及到成本的问题,一向吝啬的朱健很头痛,且不说国库空虚,老百姓还饭都吃不上,正饿着肚子呢,还要用粮食酿酒,真的有点说不过去。

    这年头的酿酒技术还不够好,产量低,浪费不少粮食,再经反复蒸馏才能提纯出烈酒,成本确实很高,但考虑到受伤将士的生命,有酒精消毒杀菌,存活率高了许多,还是得捣鼓出医用酒精。

    另一个头痛的问题是止血的金创药,光是药钱也是一大笔开销,每个郎中各有自已的方子,且不可能贡献出来,除非采用特殊手段强夺豪取,好吧,这事先搁置一边,先把手上的笔记整理好再说,消毒理念必须强制推行。

    田贵妃心思玲珑,她端来香茶,轻轻摆放在案桌一角,然后轻手轻脚的坐在一边,默默的看着自已年青的丈夫,当今的天子时而皱眉沉思,时而提笔疾书的动作神态,光洁玉颊慢慢的浮起一抹潮红。

    都说男人在沉思或认真工作时候最具魅力,这话古今通用,何况她费了不少心思,加上两位皇后全力配合,就是为了引诱天子过来留宿,一时间不免心驰神荡,眉宇间荡漾一抹勾魂夺魄的春意。

    “药方,药方”

    朱健整理完笔记,放下笔,揉着隐隐胀痛的太阳穴喃喃自语,他现在纠结的是金创药的方子。

    田贵妃起身,走到他身后,伸手帮他轻揉太阳穴,轻声说道:“药方子,皇上,宫里不是有太医么?”

    朱健一呆,然后猛的一拍大腿,尼妹,哥真是特么糊涂了,宫里的太医院不是养着一帮大明帝国顶尖的名医么?鞋穿在脚上,却昏头晕脑的找鞋,这玩笑开大了。

    也不能全怪他糊涂,要忙着事太多了,有时候往往很简单的一件事儿,却因昏头晕脑给忘了,还好田贵妃及时提醒。

    “来人,把太医院的太医都给朕召来。”

    朱健一抖龙躯,五八气迸发,一名太监连忙溜出去,跑去太医院传旨。

    “皇上,臣妾先告退。”田贵妃识趣告退,但朱健却拉住她,朕的肩膀有点麻痛,帮捶一下,呵呵。

    田贵妃心里满是甜滋滋的幸福感,卖力的给皇上揉肩捶背,按理,她应该回避,但天子让她留下,本意就是一种宠爱,哪个女人不感到开心幸福?

    十几个御医很快就气喘吁吁的跑来,行礼请安后,垂手侍立,等候圣旨。

    “朕要几个金创药的方子。”

    朱健没有半句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哥要几个金创药的方子,免费的,成本最低的,药效最好的,草药最常见最容易采集的,制作最简单最快速的,最好是方子的药材接近或相似,给你们一天的时间,不然全部打板子。

    所有太医全松了一口气,皇上突然紧急传召,他们还以为出了神马要命的大事,尼玛吓死本宝宝了。

    太医院的御医虽不敢说是杏林界的第一高手,但绝对有真本事,行业中的顶尖高手,甚至手握几种专治一些疾病的独门方子,金创药这种普通方子他们有n多种,便宜的,贵的都有,只是看人抓药而已,不过,他们也不敢拍着胸脯保证,得回去好好商量一下再做决定,毕竟伴君如伴虎,惹得天子不爽,那是要掉脑袋滴。

    太医们退下后,朱健又仔细检查了一下手稿,补充了一点遗漏的内容,这才让太监送去印刷作坊印刷成册备用。

    他边享受田贵妃的揉捏按摩,边寻思着,军方医院想要顺利开办并扎根,还是得召一些有真本事的医生,想要留住这些医生,就得设立医官,说白了就是提高医生的社会地位,就象前面弄的科技院那些科技精英一样,不怕招不到有真本事的医生。

    朱健也清楚,这事必然遭到东林党的反对,不过,有阮系文官抬杆捣乱,有效忠于他的天子党文官暗中操作,阻力比以前小了许多。

    当晚,朱健就留在田贵妃的寝宫里吃饭休息,不仅把田贵妃乐得喜笑颜开,就连两位皇后都笑容满面,提醒值守的高起潜注意点,别让皇上太操劳了,龙体为重。

    朱健在田贵妃的永和官一连呆了几天,论侍候人的本事,田贵妃确实比吕红娘高出一截,男人啊,谁不喜欢舒舒服服的享受?

    拿到太医们呈献上来的四五种药方后,朱健在朝堂上提起此事,不出意外的遭到东林党的反对,东林党的死对头阮系文官马上跳出来抬杠搅局,朱健顺势祭出杀招,你们要反对,那兴办军事医院,聘请医生、药材的所有费用你们负责?

    一提到钱,所有东林党官员马上把嘴巴闭得紧紧的,开神马玩笑,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滴,钱的事免谈,算了,反正又不花他们的钱,你爱咋整咋整,整天瞎搞,昏君一个。

    搞掂这事后,朱健马上让人张贴公告,征召医官,由太医院的太医坐镇考核,太监和锦衣卫监督,防止徇私舞弊,弄虚作假。

    公告一张贴,马上引发杏林界的地震,如果只是高薪聘请医生,估计没人愿来,自已当老板逍遥自在,赚到的钱都比工资高出许多,傻笔去才应聘。

    但当医官就不一样了,钱少赚点不要紧,那可是官呐,原本是人的专利,现在当郎中的也可以当官,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儿,谁不心动?

    告示张贴当天,就有n多郎中跑来报名,五六十岁的老郎中都有,医生这行业,越老临床经验越丰富,越老越吃香,不过,都基本被淘汰了,朱健规定的年龄在二十几至四十几岁之间,医术差点不要紧,重要的是比较容易接受一些新鲜事物就。

    只两天的时间就招足一百个郎中和一千医护兵,集中起来进行学习训练,简单的外伤包扎和外科小手续处理,斗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都能学会,挺多是多教几遍而已,最主要是给他们贯输消毒杀菌等一些新理念的东东,且是强制执行,只有在没有医用酒精的情况下才可跳过这个环节。

    朱健把医用酒精命名为消毒液,且对外宣称有毒,禁服,这年头的古人可是把酒当成解渴的开水来喝,男女老少都能喝个几盅,有多少医用酒精够偷喝的?

    接下来,他开始捣鼓消毒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