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54章 战争之神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那些冒着青烟的黑色铁疙瘩突然轰的炸出一团团耀眼的火光,弹片四片激射,四周的常胜军士兵惨呼倒下,首当其中的被炸得血肉模糊,当场毙命,大多只是负伤,浑身血淋淋的,躺倒在肮脏的泥地上翻滚惨嚎。

    随着营寨内的官兵抛扔出越来越多的手榴,爆炸声响成一片,到处是冲天的火光和呛人的滚滚浓烟,到处是凄厉的惨叫声和痛苦绝望的哭嚎求救声,把后边推进的常胜军士兵吓得面无人色,扔掉手中的厚木板或木车,拼命的往回逃,第一波进攻就这么崩溃了。

    孙传庭透过单筒望远镜观察战场,看到手榴弹爆炸的威力,忍不住咧了咧嘴,捋着颌下长须,皇上英明神武啊,如果不是他教导如何集中使用手榴弹这玩意,未必能把常胜军的进攻击退,果然是近战的大杀器,好东东呐,下回一定多带点,炸死这些王八蛋,嘿嘿。

    其实,大明版的手榴弹杀伤力根本没法和现代的手榴弹相比,不过集中使用,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非常吓人,四处激射的弹片构成了一个钢铁地狱,加之常胜军士兵不知道是什么东东,傻站着观望,才造成如此巨大的杀伤力。

    依营栏防守的官兵看到常胜军溃逃,无不发出震天的欢呼声,跟着孙大人打仗,这战功妥妥的稳拿啊。

    亲自督战的王嘉胤眉头直皱,官军玩的这一手漂亮得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手下将士伤亡不士气遭受一定的打击,但若就此撤退又心有不甘,他收拢溃兵,准备发起第二轮进攻,同时也架起缴获的三门佛郎机炮向官军的据守的营寨一通猛轰。

    常胜军的炮兵是一些投降归顺的官兵,打响佛郎机炮没有问题,但射速慢死,准头也难说,且又是实心的铁弹,有些铁弹都不知道飞到哪去,有一些是飞进军营里,砸死了个别倒霉的官兵,有些砸烂了营栏,有一发铁弹运气牛笔,正正的砸中营中的旗杆,旗杆喀嚓一声折断,飘扬的战旗轰隆倒下,引得常胜军爆发出阵阵的欢呼声。

    常胜军的炮击,对军官没有造成什么伤害,顶多也只是起到威摄,提振已方士气的作用,不过,对王嘉胤等民军将领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在他的命令下,常胜军发起了第二轮进攻。

    神木县城内仅有一千常胜军把守,孙传庭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他把全军仅有的五门佛郎机炮都摆放在后营,用来对付王嘉胤的主力。

    “给本帅瞄着乱军的火炮打,集中所有火力。”孙传庭手指前方的常胜军炮兵阵地大声吼道,他记起炮兵手册里头有炮火压制的教程,急令炮兵对常胜军的炮兵阵地进行轰击。

    朱健撰写的炮兵手册早下发到各地驻军将官手里,只不过没多少将官在意,随手扔到一边,有的直接当成了手纸。

    孙承宗赴任前,得朱健一番叮嘱,他都记在心里,也转告给孙传庭,孙传庭看得很认真,不仅命手下炮兵认真学习,自已也亲自跑去学了几天,只不过学习的时间太短而已。

    最让他感兴趣和心绪起伏澎湃的是炮兵手册的开篇语,炮兵,战争之神,是热兵器时代必不可缺的主角之一,还有许多全新的,让人惊讶,叹为观止的技术理论,反复熟读,牢记于心的孙传庭这才知道火炮在战争中有各种玩法,也才明白炮兵的重要性,绝对是一门非常复杂的技术活儿。

    常胜军的三门佛郎机炮对官兵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怎么说也有点让人讨厌,且又是常胜军的士气所在,轰掉那三门佛郎机炮,就等于是打掉了常胜军的士气,这跟炮兵手册教程里头的炮火压制差不多一个道理吧?

    不管是不是同一个道理,孙传庭打定了主意要轰掉常胜军的炮兵阵地,他手持单筒望远镜观察炮弹的落点,给炮手校正方向与距离,由一排传令兵一路传下去,传到负责指挥炮兵的军官那,再由军官指挥炮手校正方位坐标。

    “偏了,往左一点,炮口仰角抬高一点,开炮。”

    五门佛郎机炮先后开火,没有轰中常胜军的炮兵阵地,但有三发落在冲锋的士兵群里,炸得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再往左一点,炮口仰角再一点。”

    孙传庭继续给炮手校正方位距离,有单筒望远镜在手,他看得非常清楚,这玩意也是战场的神器啊,名字叫千里镜岂不是更贴切更响亮?不过,他心里更佩服皇上,这些东东都可都是皇上捣鼓出来的,专为打仗量身定做的。

    炮兵是技术兵种,不是会开炮就能当炮手,而孙传庭也不是一名合格的炮兵观测员,他校正了五次,仍未轰中常胜军的炮兵阵地,把他气得直骂娘。

    常胜军的三门佛郎机炮仍在轰射,对官军越来越近的弹着点根本就没在意,或者没感觉到危险,这年头的炮兵战术,什么炮火压制、炮火延伸覆盖、阵地转移、步炮协同等现代事军理念丫根就是浮云。

    这当儿,潮水般涌来的常胜军士兵已经杀近,不过又被密集的手榴弹炸得人仰马翻,死伤狼藉,残存的士兵胆颤心寒,仓惶撤退。也有极少数不怕死的,幸气非常牛笔的冲过无数弹片构成的死亡封锁线,跳进营寨前面的壕沟里,不过,运气也到此结束,几颗冒着青烟的手榴弹跟着掉落,轰轰几声,死得不能再死了。

    官军的五门佛郎机炮经过第六轮校正,开花弹终于轰中常胜军的炮兵阵地,把炮兵炸得血肉横飞,三门佛郎机炮东倒西歪,其中一发开花弹轰在胡乱堆放的火药桶堆里,引发殉爆,剧烈的爆炸把常胜军的炮兵炸飞上天,连带一些靠得近的士兵也跟着完蛋,三门佛郎机炮也被炸坏,无法再使用。

    王嘉胤等民军将领吓得面色惨白无血,幸好他们站得远,否则都被炸成碎肉,佛郎机炮全损毁,这仗还怎么打?

    孙传庭透过单筒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高兴得手舞足蹈,常胜军赖以担振士气的佛郎机炮全炸没了,这仗看你们怎么打?嘿嘿。

    “哈哈,打中了,炮营立一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