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60章 疾风盗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红爷吕键铜口中的老独即锦衣卫独臂指挥使雷寅,两人私交极好,干脆学那刘关张三兄弟桃园结义,插香拜把子,吕键铜年纪大过雷寅,当仁不让的当大哥,不过,论动脑子或拿主见什么的,吕键铜甘拜下风,他之所以能把红帮玩得这么大,全靠天子的狗头军师宋献策在背后出谋划策。

    宋献策初时还得意,乐呵呵的给人指点迷津,卖弄自已的智谋,后面跑太多了,腿脚差点跑断,他实在吃不消了,干脆举荐自已的几个混得不如意的哥们兼同窗学友,给吕键铜充当师爷,帮他出谋划策,实在拿不定主意的再来找他。

    还别说,宋献策引荐的几个哥们兼同窗学友虽然考了n年的秀才都没中榜,却象宋献策一样有一肚子的坏水,帮着吕键铜解决了n多的麻烦事,真是什么样的人就交什么样的朋友。

    “大哥,有事?”

    雷寅和吕键铜在一家偏僻的小酒馆里碰面,还点了几样下酒菜,边吃边聊,两人都易容化装,即便是身边的亲信都未必认得出来。

    “你帮我拿个主意吧……”

    愁眉苦脸的吕键铜叹了一口气,把原委全都倾倒出来,让雷寅帮他拿主意。

    各地爆发灾情,天子下旨拨款赈灾,但象陕西等一些重灾区光是官府拨银赈灾都不够,有如杯水车薪,不得已,天子自掏腰包救济灾民,吕键铜本身就是穷人爬上来,知道百姓的苦难,他当然全力支持。

    既然是救济百姓,粮价肯定不能卖得太高,穷苦百姓根本买不起天价粮,刚开始的时候,前面的几单生意还能勉强保个平本,但后来全是赔本,而且越赔越大,原因是购进的粮食接连涨价,成本越来越高,赔得也越来越多,天子虽然没说什么,但他心里很不好受,想着如何帮天子分忧解难。

    南方还算风调雨顺,收成马马虎虎过得去,照理说粮价应该不贵,但那些地主老财粮绅和商人见陕西等地颗粒无收,又闹民变,乘机屯积粮食,抬高粮价,不顾百姓死活,大发国难财,让吕键铜气得直咬牙,恨不得把人剁碎了喂狗。

    他询问过几位师爷,如何才能让那些家伙降低粮价,乖乖的把粮食卖给他,几位师爷想都没想一下,直接摇头,连no三声,那帮家伙的良心都喂狗了,正常手段根本玩不转,除非用非常手段。

    非常手段就是黑吃黑的无本生意,不过,风险极大,不小心玩砸了,后果严重,他实在拿不定主意,只好来找雷寅,让他帮忙拿主意。

    雷寅嘶的吸了一口气,面现凝重表现,这主意……

    说老实话,这主意不能说烂,也不能说很好,但诱惑力却大得让人的心头砰砰乱跳,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为了一百两银子都有人敢拼命,何况是n多n多的银子,君不见,天子为了赈灾的事整日愁眉不展么?难道做为天子最宠信的臣子,就不应该为天子分忧解难么?

    这黑吃黑的无本买卖做好了,银子大大的有,就算不能一下解决各地灾区的缺粮问题,但至少能暂缓灾区的极大压力,能讨天子欢心,但万一失手或出个什么意外,遗**什么小细节的,那麻烦可就大了,他们也扛不下啊。

    哥俩纠结半天,实在不敢下决习,无奈下只好派人把天子的御用军师宋献策请来求教。

    “哎呀,这主意好啊,为什么不干?”宋献策眉头都没皱一下,直接拍着大腿连声叫好,发大财的事为神马不干?何况他们又不是中饱私囊,而是为天子打工挣大钱。

    “可是……”雷寅呐嚅半天,下边的话却没说出来,不过,那意思谁都明白,天子那一关能过否?

    “这事包在我身上,人手和行动细节你们负责,一定要靠谱的。”宋献策大包大揽,他整天和司礼监秉笔大太监王承恩在天子面前转悠,不仅熟悉天子的性格,更明白天子的心思,天子对这事十有**是默认,因为天子对那些屯粮抬价,大发国难财的地主老财**商恨得直咬牙,要剁碎了喂狗才甘心。

    但在人选和行动细节上一定得千万小心再小心,他一再叮嘱,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有差池,麻烦可就大了,那些地主老财**商的背后可是文官集团啊,动了他们的奶酪,他们必找你拼命滴,文官的厉害,你们是知道滴。

    雷寅和吕键铜深以为然的点头,大明朝的文官的确厉害得紧,动不动就死谏,摸天子的逆鳞,让人怕怕。

    宋献策回宫后,当着王承恩的面,小心翼翼的把刚才和雷寅、吕键铜碰面的事说了,着重说了地主老财**商屯粮不卖,拼命抬高粮价一事,然后瞟了王承恩一眼,小小心心的观察天子脸上的表情。

    王承恩眼皮子一耷拉,一副我啥也没听到的神态。

    朱健一脸的黑线,他知道那些地主老财**商有多可恶与贪婪,现在的粮价已经比平时高出许多,这时候卖出已经赚死,但这些家伙太贪婪了,宁愿看着老百姓活活饿死也不愿卖粮,拼命的把粮价往死里抬高,抄一万次家也难消他心头之恨。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这些地主老财**商的后台就是文官集团,蛮干可不行,真要被人家逮着什么把柄,麻烦可不小,这事得好好思量一下,如何才能做到万无一失?这毕竟不是不是小事,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难免伤及无辜。

    宋献策忍不住咧嘴偷笑,于公于私,天子都不可能容忍那些没有节操的地主老财**商,至于伤及无辜,毕竟只是少数人,战乱造成的死亡人数多到数不清呢,皇上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心软了。

    事情就这么敲定下来了,吕键铜和雷寅很快就挑选出二百多个靠得住的手下,分成两队,进行为期十天的强化训练,主要是练习火枪的装填弹药和射击,手榴弹投掷使用、手势暗语等等。

    为确保万无一失,朱健从狼营里借出一百多只精良的鲁密铳,又从他的兵工厂暗中扣下不少手榴弹,他还不放心,又从狙击营里抽调十名靠谱的狙击手编入两队。

    “皇上,咱这支劫富济贫的队伍叫什么名字好?”宋献策屁颠屁颠的凑过去,满脸的谄媚表情。

    “来无踪,去无影,就叫疾风盗吧。”朱健见所有事儿都准备好了,心情大好,大袖一挥,张口就起了个响当当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