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63章 同行是冤家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于大人,你要为我作主啊……呜呜……”

    张五爷跪在县衙公堂的地上捶胸号啕,求知县于正义于大人主持正义,尽快破案,将那伙可恶的强盗千刀万剐,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还有屯积的n万石粮食几乎被搬空,让他一夜之间变成了穷光蛋,想死的心都有了。

    “于县尊,你要为我们作主啊……嗷嗷……”

    中塘村的李员外也跪地哭嚎,他的情况和张五爷一样,也是半夜被一伙凶神恶煞的强盗光临,千辛万苦挣来的金银珠宝和屯积的n万石粮食被搬空,和张五爷略有差别的是新纳的小妾玉茹被那伙盗强行掳走,生死不明。

    当然了,玉茹只是一个穷家女,只因年青貌美才被他强纳为妾,算是抵欠下的债,他根本不关心玉茹的死活,只是肉痛那些金银珠宝和粮食。

    “张兄……嗷熬……”

    “李兄……呜呜……”

    张五爷和李员外这对难兄难弟相互拥抱着号啕痛哭,就象一对相识恨晚,惺惺相惜,你浓我浓的好基友。

    于正义于大人的脸色很难看,他是一县之尊,当地百姓的父母官,治下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大案,不仅影响到他将来升迁的政绩,也坏了他的官声,令他恨得直咬牙。

    不过,恨归恨,他还没有恨到发昏的地步,相反,他冷静着呢,凡事都有两面性,这事换个角度看,他又觉胆颤心惊,甚至还生出一抹的恐惧。

    他先问过张五爷和李员外的口供,接着亲临现场,在两人的家丁里随便挑了几个分开讯问,虽然几份口供都有些差别,但综合起来,有些脉络就比较清晰了,比如这伙自称疾风盗的强人,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抢劫了张李两家,人数至少有二三百之众,穿着虽五花八门,但武器绝对精良,光火枪就过百杆,一个个凶神恶煞,绝笔是战力彪悍的亡命之徒。

    再回过头来看看自已手中掌握的实力,除了二十几个负责维持治安秩序的捕快衙差外,一个兵都没有,一杆火枪都没有,就算召集民壮,挺多也就凑个二三百人的样子,至于武器,多是木棒烧木棍砍柴刀神马的,拿什么跟这股神秘的疾风盗斗?人家没来找他的麻烦已算阿弥豆腐了。

    于县尊沉吟半晌后,心中已有决断,打死他也不去招惹这股实力强悍的疾风盗,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他只当一般的小劫案来处理,不上报州府大人,不过走走过场是必须的,这几天,他带着捕快衙役在张李两家的豪宅里转悠,找寻破案的线索,一副不破案不回府的态势,把张五爷和李员外折腾得不轻。

    张五爷和李员外现在可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于县尊啊,有你们这样查案的嘛?整天在我家里瞎转悠,我天天大鱼大肉招待也就算了,你们还手脚不干净,顺走个别值钱的东东,还对我的小妾们毛手毛脚的各种揩油吃豆腐,我不破案了行不行?只求你们离开我家,ok?

    请神容易送神难,那些捕快衙差天天大鱼大肉享受,酒足饭饱后还有各种点心水果,还能借口办案审讯,乘机调戏漂亮的丫环姨娘,各种揩油吃豆腐,谁舍得离去?

    张五爷和李员外不得已,只得跟邻村的大财主借一笔债,赠予于县尊作为破案费,这才把亲民且热情的于县尊和瘟神一般的从捕快衙役请走,什么叫雪上加霜,张五爷和李员外就是最好的写照。

    如果说张五爷和李员外的劫案因于县尊压着没上报,疾风盗还没引起官府的注意,几天后,河南省怀庆府武陟县与孟县之间的官道上发生的一起大劫案,终于当地州府大人的注意。

    高怀远高二爷是武陟县有名的大财主,拥有良田万顷,万贯家产,他为人豪爽,常接济贫困百姓,当地百姓每每提起高二爷,都会竖起大拇指,赞一声高大善人。

    这是高二爷表面上的身份,他的真实名字是高进堂,原先的身份是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江洋大盗,曾被官府通缉,后隐姓埋名,潜逃到武陟,用抢来的钱财购房置地,摇身一变,变成了合法的地主粮绅。

    高二爷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打算再干几票后就金盆洗手,舒舒服服的当他的富家翁,今次押运二千石粮食交付给孟县望族孙氏,价钱早已谈妥,人家已交付订金,交粮后拿余款。

    原本这种跑腿的苦差事用不着高二爷亲自出马,但他已经侦察好了,打算顺手溜到温县干一票再回家,所以亲自押解粮队,在数十家丁的护卫下浩浩荡荡的前往孟县。

    不过,高二爷今天的运气不太好,半路上被一伙蒙面强人堵住了,不用猜都知道人家干的是什么勾当。

    高二爷哭笑不得,他干这行当多年了,没想到今天会碰上同行,这玩笑开大了,不过,这帮家伙是不是穷疯了,大白天也敢拦路打劫?

    “某武陟高怀远,敢问是哪路好汉?”高二爷抱拳拱手,说的是江湖行话,如果是怀庆府一带的绿林道什么的,他基本认识。

    “废话少说,粮食留下,给爷滚蛋。”为首的蒙面人用手中的长剑指着高二爷,不耐烦说道。

    高二爷眉头微皱,他可是老江湖,强盗行业中的宗师,一听对方说的话就知道是刚入行的菜鸟,这种菜鸟不清楚道上的规矩,整一胡整瞎搞的愣头青,而且不是本地口音,应该是越界的,还真有点麻烦。

    “这位好汉,可否通融一二?”

    高二爷堆着笑脸,他原本想抬出怀庆府一带恶名远扬的几位山大王震摄对方,但一见对方是越界捞食的菜鸟,直接打消了这个念头,又见对方人的不少,还有火枪,心里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先认怂,保住老命再说。

    他的意思是由他押运粮食交付给孟县孙氏,孙氏给付的购粮款如数交给这伙蒙面强盗,他以人品名誉保证,绝不忽悠人。

    高二爷确实没有忽悠,他真的打算把购粮款全部交出去,钱财本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有了可以再挣回来,命没了咋享受?不过,他是睚眦必报之人,打算事后偷偷跟踪,找到这伙混蛋的老巢,然后报官,把他们一锅端掉。

    站在对面的一众蒙面强盗里头突然走出一人,低声对带头大哥嘀咕了几句,后者看着高二爷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0444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