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64章 倒霉的高二爷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为首的蒙面人半眯着眼睛,看得高二爷浑身发毛,冷汗直飚,待看到他右手一举,四周的蒙面大汉齐唰唰的端起枪瞄准自已,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等等……各位好汉,我有话说……”

    高二爷练就一身外门硬功夫,虽不敢说象铁布杉金钟罩那样刀枪不入,但也无真能抗得刀剑的攻击,否则早被追捕的捕快和侠义道的高手干掉了。

    论单打独斗,他还真没把眼前这伙蒙面强盗放在眼里,但是人家不仅人多势众,而且还端着不少火枪,大有一言不合就乱轰的架势,他的外门硬功夫再厉害也挡不住枪弹啊,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认栽。

    “放下武器,跪地抱头,顽抗者恪杀勿论。”

    在蒙面强盗的威胁下,高二爷扔掉悬挂马鞍旁的厚背紫金刀,乖乖下马,跪地抱头,二十几个家丁有样学样,全都把武器扔得远远的,跪地抱头,神情紧张的望着这伙凶神恶煞般的蒙面强盗,祈祷老天爷保佑他们讲点江湖道义,手下留情。

    按江湖规矩,只要乖乖的配合,不试图反抗,剪径劫道的强盗只抢走货物,随后放人。

    所有强盗一拥而上,先把人捆住,高二爷被几杆火枪的顶在脑袋和胸口上,连一丝要反抗的念头都不敢生出,乖乖的让人捆成大棕子。

    看着这伙蒙面强盗兴高彩烈的把粮车拉车,就连扔在地上的刀枪都捡得干干净净,高二爷苦笑,这伙强人特么的穷疯了?

    所有被捆成棕子一般的家丁被押进路边的树林里,绑在树干上,嘴巴被臭哄哄的破布塞住,想吐也吐不出来。

    “你们……”

    高二爷见强盗没把自已也架进树林里,心中微感不安,再见他们看着自已的眼神里带有戏谑的神色,顿生不妙感,想要说话,突觉脑门猛的一震,无边痛浪如黑夜袭来,迅速将他淹没。

    “雷兄弟,你确信他就是高进堂?”为首的蒙面人看着刚才对他耳语的同伴。

    “段三爷你放心,绝计错不了,我们锦衣卫干的就是这行当。”雷兄弟拍着胸脯说道,他全名雷展鹏,是锦衣卫独臂指挥使雷寅的族侄,干练且机灵,雷寅才会派他来疾风盗协助行动。

    疾风盗分为两组,每组都派驻有干炼的锦衣卫,既是负责侦察、联络等工作,也同时负有监察之职,雷展鹏负责一组,两组合二为一时他为正。

    前几天,他带着几个弟兄在武陟县打探消息,得知高二爷要运一批粮食前往孟县,他自然对高二爷格外关注,派人全天候暗中盯着高府,没想到却有意外发现。

    有些事儿就象电影的剧情一样凑巧,夜半三更,一身黑色夜行服,黑巾蒙面的高二爷鬼鬼祟祟的爬墙出来,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高二爷是江湖高手,一向艺高人胆大,喜欢独来独往,情况不妙时开溜容易,不用担心会被同伙出卖,他一路疾行如风,飞檐走壁,跳墙穿窗,负责暗中监视的锦衣卫没法跟上,但从身形上可以确认是高二爷,这引起了雷展鹏的极大兴趣,当即秘密调查高二爷的底细。

    锦衣卫拥有自已的侦察系统、渠道和人手,更有常人没有的一些特权,雷展鹏就是利用手中的特权弄到了武陟县的县志,再根据县志记载查阅历年的海捕卷宗,动用了锦衣卫密布在武陟县的所有力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在肮脏发霉的宗档存储房里翻出了当年缉捕高进堂的海捕公文和画像。

    也活该高二爷要倒霉,这些n年前的海捕公文在其他地方早扔得没影了,但武陟县的前任县令却收藏得好好的,再者,持笔操刀的画师显然是丹青高手,根据目击者的口述,画得跟高二爷有七八分的神似,这几年来,高二爷现在虽然有点发福,体重增加不少,但和画像依然有五六分的神似,雷展鹏只扫一眼就能断定,高二爷就是当年被官府发海捕公文缉捕,被侠义道追杀,犯下累累罪行的江洋大盗高进堂。

    对这种丧尽于天良的江洋大盗,正义感暴棚的雷展鹏当然不会放过,于是,高二爷杯具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已躺在武陟县的大牢里,他是活活痛醒的,身上戴着几十斤重的枷琐,要命的是两腿的脚筋都被挑断了,这是官府对付会武功的犯人常用的招数,脚筋断了,任你武功再厉害也得废掉。

    高二爷的家是武陟县县令带人抄的,他是接到匿名举报后才率队过去的,不过,去的时候,高家的人早跑光光了,金银细软什么的早被搬空,就连田庄里的存粮一粒都不剩,只剩下一些不方便搬走的大件东东,另外还有脚筋被挑断,昏迷不醒的高二爷。

    县尊大人虽然没捞到一丁点的油水,不过心里还是挺乐呵的,更感谢那位匿名举报者,毕竟破了n年前的大案,罪行累累的江湖大盗高进堂落网了,这功劳妥妥的拿到手。

    县尊大人得到的是名声,捞到实处的是疾风盗,他们把高二爷和那二十几个家丁扣押起来,然后半夜洗劫了高家,他们虽然打着疾风盗的旗号,虽然把高家值钱的东东撸了个精光,但没对高二爷的家眷下毒手,还给了他们一笔安家费,省着点花,一二年内还马马虎虎能撑得过去。

    疾风盗拦路抢劫的事还是瞒不住的,知府大人已开始关注,派了精明干练的捕快查案,当然了,段三爷等人本就没刻意去隐瞒,打的是劫富济贫的旗号,专门打劫那些为富不仁的地主老财奸商豪强,接济一些穷苦百姓,在百姓心里,疾风盗是值得点赞的侠盗。

    疾风盗在河南境内干了几大票,收获颇丰,当朱健收到长长的一串清单时,忍不住乐疯了,这行当虽然简单暴力,但来钱快且多,一本万利的大买卖啊,既富了自已,又能赈济灾民,还铲除大明帝国的一些毒瘤,可谓一举多得。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这么搞下去肯定引起社会动荡不安,但没办法,丧尽天良,木有节操的坏银太多了,逼得他不得不玩腹黑走偏门,曲线救自已的命,救摇摇欲坠的大明帝国。

    打劫到的粮食由红帮负责,打出皇商的旗号,浩浩荡荡的运往各地的灾区,象陕西等重灾区多运一些,虽然杯水车薪,但能缓一点算一点吧,一半的钱粮还是交付给正在清剿民军的孙承宗、孙自庭等军队。

    驻守神木县城的孙自庭得到孙承宗的增援,不仅兵力大增,粮食危机也解决,随后,大孙小孙率军出城,和高家军在城外打了一场决定胜负的大决战,武器装备碾压的明军把高家军打得溃不成军,四散奔逃。

    孙自庭率军追杀十数里,俘虏了大量的难民,还好他没丧心病狂到杀良冒功,安置这些灾民后,他和孙承宗兵分两路,加上卢象升的天雄军和曹文诏所部入陕,四面合围,对包围圈内的所有民军进行大扫荡,兵锋极盛,各路民军一战即溃,四散溃逃,陕西全境暂时重获安定。

    捷报传至京师,朝堂上尽是叫好之声,只有忧心忡忡的朱健心里清楚,大明的内乱不是结束了,而只是一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