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73章 大忽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诸君以为如何?”秦文涛笑眯眯的看着面前表情丰富精彩得难以描述的一众员外老爷们,心中暗自得瑟,别以为你们吃的饭比本官多就牛笔,本官可是读书人,读的可不是死书,嘿嘿。

    众员外老爷们看着他人畜无害的纯洁笑容,心里无不问候他全家的女性,这丫的看着是挺年青的,但比修炼成精的千年老狐狸还要狡猾百倍,天生一肚子的坏水呐。

    他们原本打的如意算盘,欺负曹文诏是个粗鄙的丘八,好忽悠,结果这厮当起了甩手掌柜,借口有事先溜了,把谈判的事宜丢给秦文涛,任他们怎么忽悠,秦文涛就是不掉坑,反把他们给绕得掉坑里了。

    不过,必须承认,秦文涛挖的坑确实有点意思,就算掉进去,这心里也没有多少不爽,相反感觉还是蛮舒服的。

    其实,秦文涛挖的坑很简单,就是让他们捐出来的钱粮分成三部份,分别捐给曹文诏的广平军、官府和流民,既交好广平军将士,又讨好以巡抚孙承宗为首的地方官员,同时又赢得忠君爱国,体恤前方将士,赈济灾民的大好名声。

    钱财只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没有了可以再赚回来,名声却是一辈子的事,搞不好流芳百世呐,君不见,无数人为了名垂青史,连命都不要了呐,万一上达天听,天子龙颜大悦,颂发锦旗牌匾神马的表彰,那更发达了,这笔帐怎么算都划算得要命啊。

    秦文涛在大忽悠的同时也有意无意的透露了一些信息,红帮低价售粮不是想跟你们抬杠,是奉了朝里某些大人物的指示,目的是结好孙巡抚,帮他治理好乱成一锅粥的陕西,要不然孙巡抚会派一队士兵过去,听从红帮的调遣?想想里边的复杂关系吧。

    你们别不信?难道跺一下脚,京师地面都摇晃的红爷脑子进水,好端端的放着银子不赚,偏要低价售粮?换成是你们,没有半点好处,好端端的会做赔本生意嘛?

    你们屯粮想赚大钱,只是时机不对而已,所以,千万别想什么馊主意对付红帮,孙巡抚就靠红帮运来的粮食安抚流民了,红帮要出什么意外,孙巡抚铁定怀疑到你们头上,陕西地界可是他说了算,谁拆他的台,就是他的敌人,谁禁受得起他的雷霆之怒?

    我呢,也是为了你们好,大家留一份情谊,将来再次碰面都好说话,你们说是不是呐?

    那几个原本想出黑手打劫红帮运粮车队的员外老爷们听得冷汗直飚,幸好人手还在召集当中,没有来得及行动,不然可要命了。

    大伙儿一合计,都觉得秦文涛的主意还行,最主要是有红帮源源不断运来的粮价低价出售,粮价一时半会是很难涨上去了,他们屯积的大量粮食肯定卖不出去,屯积越久,粮食越容易受潮发霉,再者,高迎祥的高家军,王嘉胤的常胜军已经窜进西安府地界,连续洗劫了两座田庄和一支商队,与其白白便宜流贼,不如按秦文涛的主意卖一部份,捐一部份,当是消灾保平安,买个好名声吧。

    这一次,大伙儿出奇的没有任何异议,全票通过,双方皆大欢喜。

    送走这些肥羊后,曹文诏从后帐钻进来,对着秦文涛直竖大拇指,哈哈大笑道:“先生厉害,我曹某人服。”

    “将军错矣,厉害的人是皇上。”

    秦文涛的脸上先是流露出一抹不意思的苦笑,续而面容一肃,朝着京师的方向顶礼膜拜,真正牛笔的是远在京师,端坐在龙椅上的皇上啊,想不让他佩服膜拜都不行。

    整个想法计划,包括如何妥善的安置流民等工作都是皇上捣鼓出来的,他只是加以补充和完善一些小细节而已,单这眼光就已经让人佩服得五体投体,而且皇上还非常准确的掌控住了那些人的心思,更牛笔得不行,帝王心术就是厉害得让人怕怕与膜拜。

    归纳总结,天子虽年少,但智商很高,眼光独到狠辣,深谋远虑,行事不拘一格,甚至不择手段,杀伐果决,勤政爱民,或许不是一位好的明君,但绝壁厉害如永历大帝,摇摇欲坠的大明帝国还是有希望的,他突然间为自已的正确选择感到庆幸,这粗大腿是抱对了。

    当天,在大队官兵的护卫下,员外老爷们从城外的各大田庄里调出屯积的粮食,浩浩荡荡的运进城里,引起全城轰动,也让所有流民都松了一大口气,他们最怕的就是没饭吃啊,现在好了,现在粮食多的是,还担心啥?这会谁要敢鼓动老子去当流贼,老子第一个把他揪去见官。

    这些员外老爷们不知道是吃错了药还是神经短路,突然宣布把这些粮都捐献给官府和流民营的时候,全城百姓都疯了,或泪流满面,或跪地谢恩,直呼大善人活菩萨神马的,一个个激动得状若疯癫,欢呼的声浪直裂云霄。

    看着无数挥舞的手臂,听着直裂云霄的欢呼声浪,一众员外老爷们突然感觉全身轻飘飘的,好象成仙飞升一般,这心里既因为损失不少而感到肉痛,又因为买得了大好名声而得瑟,痛并快乐的感觉纠缠在一起,一时半会很难形容。

    稍后几天,捷报传来,高迎祥和王嘉胤等流贼被击溃,四散逃窜,不知所踪,整个西安府境内的人全都松了一大口气。

    而此时,在某个不知名的深山老林里,高迎祥、王嘉胤等民军首领正聚集在一块开会,商议今后的打算。

    孙承宗的西安军、孙传庭的偏师、卢象升的天雄军太过凶残,把各路起事的民军打得溃不成军,四散逃窜,也许是老天爷有意安排的,四散溃逃的民军残部在逃命中竟不知不觉的逃到了一块。

    大家都是难兄难弟,谁也没有嘲笑谁,先凑到一块,壮大队伍声势再说,分散只会被凶残的官军吃掉,不过,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接连的惨败让所有人都垂头丧气,最要命的是粮食等辎重都丢光了,再不赶快想办法,就得活活饿死在这迷宫一般的深山老林里了。

    历史的车轮在这里发生了一点小改变,与原历史不同的是清剿民军的各路明军没有连吃败仗,陕西境内没有被搅得天翻地覆,即便是被民军占领的州县也被迅速收复,没有被彻底打烂,只要有一定的钱粮供应,休养生息个二三年,加上朝廷减免赋税,老天爷开眼下充足的雨水,老百姓还是有活路的。

    朱健开黑走偏门,不择手段,不仅弄到了大量的粮食,还逼迫那些士绅豪强大奸商乖乖的捐献出不少的钱粮,极大的缓解了地方和朝廷的压力,也让百姓看到了希望。

    另一个小改变是躲藏在深山老林里的民军组建了三十六营,德高望重的王嘉胤被推举为盟主,高迎祥为三十六营首领之一,被推举为闯王,比原历史提前了整整二年的时间,而另一个更加牛笔,把崇祯皇帝逼得煤山上吊,建立大顺帝国的闯王李自成仍是默默无闻的小队长。

    其实,李自成已开始表现出自已的一些能力,被王嘉胤的得力心腹王自用看重,虽然升为大队长,但手底下的兵只有一个小队,没办法,常胜军损失惨重,兵力少得可怜,偏大头目又多,士兵分派下去,哪怕你是校级军官,手底下挺多也就只有一二个排的士兵,将就吧,没当光杆司令就不错了。

    京师,金銮殿内,以钱谦益为首的东林党正在和阮大铖的江南派文官掐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