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74章 打脸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京师,金銮殿。

    原本庄严肃穆的金銮殿如同菜市场一般,以钱谦益为首的东林党和以阮大铖为首的江南派文官正在撸袖子互喷口水掐架,原因是陕西西安府的事被人告发了,东林党上书弹劾巡抚孙承宗不作为,代督佥曹文诏失职、欺压当地士绅粮商,敲榨勒索等罪名,要求革职,押回京问题。

    江南派和东林党是天生的死对头,不管什么理由,也不管对或错,但凡是对方支持的事儿,必一股脑儿的反对,就算反对无效也要恶心死你,不让你顺顺当当的把事儿给办好了。

    西安府那帮士绅豪强虽然捐粮买到了大好名声,但他们真心木有节操,转身就把曹文诏和孙承宗给卖了,黑状告到天子面前。

    孙承宗不是东林党的人,连立战功,让他们眼红妒忌恨,若能把他扳倒,把自已人送上陕西巡抚的宝座再好不过了,而知兵事,曾经在辽东连立战功的袁崇焕就是最好的人选,就算争不到巡抚之位,也要争个管军事的总督,最差也要弄个兵事都佥或指挥的军职。

    陕西士绅的联名黑状一递上来,所有东林党就象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岂肯错过如此良机,派人收集了孙承宗和曹文诏的各种罪名,然后把这份诉状告到天子面前。

    孙承宗和曹文诏的罪名可多了,欺压威胁、敲榨勒索当地士绅,什么收受贿赂、克扣军饷、骚扰百姓、当街调戏寡妇、强抢民女、军纪败坏、逛青楼不给钱,玩霸王嫖等等,身负守护西安等地之职,却让流贼窜进来四处杀人放火打劫,此为严重的失职,必须追究责任。

    东林党的重点目标是孙承宗,他被扣上的黑帽比曹文诏要多一些,身为陕西省的军政长官,却放任代督佥曹文诏胡作非为,乱杀官员,为难下属等等,总之各种罪名多到用脚趾头去数都数不清。

    “够了,都给朕闭嘴!”

    端坐龙椅上的朱健突然站起,大喝一声,王八气势陡然迸现,所有官员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天子发飚,后果严重,整个金銮殿瞬间变得寂静无声,连细小的绣花针掉落地上都能清晰的听得到。

    朱健手一伸,垂手侍立一旁的王承恩伸手入袖,掏出一叠纸卷,朱健接过,朝殿下用力一甩,然后气哼哼的坐回龙椅,脸色阴沉得吓人。

    排在最前面的官员上前几步,或伸手接住飘舞半空的纸片,或蹲地捡拾,匆匆扫一眼,东林党的官员看过后无不脸色微变,然后默默的传递给自已人,而江南派的官员则咧着嘴,笑得很开心,看着东林党官员的眼神里尽是嘲讽之色。

    那一叠纸片上记载的都是西安府一些官员的详细资料,年纪品秩大小不一,唯一相同的是结局,他们都被孙承宗下令喀嚓掉,脑袋悬挂城门上示众,罪名是贪污赈灾的钱粮等等。

    孙承宗的给他们定的罪名还是轻的,锦衣卫搜集到的罪证更多更重,有的比作恶多端的江洋大盗还要凶残,砍一百回脑袋都不嫌多,这叠资料纸片就是锦衣卫收集整理,呈交上来的,东林党拿这事作文章,这脸被抽得啪啪作响,把江南派的文官乐得嘴巴都笑歪了。

    “朕赏罚分明,曹文诏代督西安防务,负失察之职,撤其代督佥之职,孙承宗屡立战功,又安置好流民,揪出祸害百姓的大蛀虫,不仅无过,还有大功,封陕西都督,退朝。”

    朱健仗着自已王八之气暴涨的威势,还有乘一众东林党老脸发烫,还在发懵的时机,迅速拍板,紧接着不给任何人一点反应,直接宣布下班,自已脚底抹油跑路,嗖的溜进后殿。

    “……”

    文武百官全都无语,皇上这是仗着自已年纪小,经常耍无整,整一个小流氓作风呐,天启帝眼瞎了才选他为继承人啊。

    东林党众官员郁闷出殿,江南派文官和天子党官员跟在后边偷着乐呵,东林党势大且嚣张,平时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今儿难得的看到他们被皇上啪啪抽脸,让他们有种扬眉吐气的舒爽感觉,巴望着这样的乐事儿多来几回,丢死这帮东林党的老脸。

    当天使在陕西西安府宣读圣旨时,早知道结果的孙承宗还是忍不住捋着长须乐了,被撤去西安府代督佥的曹文诏也咧着嘴,没有半点的不爽,代督西安府兵事这一武职只是为了方便他在西安府敲榨勒索而已,撤不撤都无所谓,他能升到总兵官早就偷乐n回了,严格说来,论战功与资历,他想升任总兵官还得熬n年呢,皇上这是给他开了后门了。

    曹文诏交割西安府防务后,就率领他的广平军离开西安府,开始对附近州县那些占山为王的强盗流寇进行大扫荡,这些强盗流冠的存在确实影响了百姓与商旅的安全,另一个主要任务是看看能不能逮到李自成、张献忠等人。

    曹文诏、卢象升、孙传庭等人都接到了同样的密令,他们不明白皇上为什么契而不舍的想干掉这几个人,但冲着官升一级,赏银万两的重奖,怎么也得赌一下运气,再者,端掉那些强盗窝也算战功,而且还能捞到一些金银珠宝等值钱的东东,何乐而不为之?

    当然了,三路大军看似没有什么计划的胡乱扫荡一通,其实,卢象升的天雄军在陕西与陕北交界附近游荡,孙自庭的偏师在陕西与山西附近转悠,目的就是防范王嘉胤、高迎祥等民军残部窜进陕北或山西搞破坏,而曹文诏的广平军展开拉网式的扫荡,把流贼往中间赶。

    同时,四川石柱都督佥事兼总兵官秦良玉也奉旨调动,率五千大名鼎鼎的白杆兵移师广元和巴中交界,防范流贼窜进四川捣乱。

    朱健印象中的四川虽有威名赫赫的秦良玉坐镇,但战乱可不少,秦良玉甚至吃过几回败仗,有天府之国美誉的四川被杀人魔王张献忠搅得天翻地覆,惨不忍睹,好象四川还有土司造反来的,后来被秦良玉联合各路明军击败,不过接连的战乱也让四川元气大伤,才给了张献忠可乘之机。

    开挂的朱健可不希望四川动荡,也知道秦良玉统率大名鼎鼎,战力极高的白杆兵依然吃败仗的各种原因,猪队友太多,白杆兵孤军奋战,外无援兵,内无粮草,焉能不败?

    史料记载,秦良玉奉旨出征,地方行政长官却以缺粮为由,拒绝提供粮饷,秦良玉不得不自掏腰包购粮,甚至在战局恶化,白杆兵损失惨重,需回乡征调部族青壮挽回败局的时候,顶头上司竟然拒绝她的请求,各种要命的因素下,秦良玉再牛笔也得吃败仗,不过,她不是败给敌人,而是败给自已人,完完全全是被自已的坑惨的。

    朱健可不想象前任那样把大明帝国唯一的女总兵官,能征善战,忠心耿耿的秦良玉给坑惨了,让王承恩挑一名比较靠谱的太监前往四川兵械局监督,另派锦衣卫和东厂的人相互监督,日夜赶工生产出来的精良鲁密铳和手榴弹优先装备秦良玉的白杆军。

    但因科技、生产设备的落后等许多原因,生产率低下,白杆军只装备了三百来支精良前装鲁密铳,十门佛朗机炮,手榴弹倒是装备不少,朱健还从狼营里抽调两名表现不错的基层军官前往石柱,教导白杆兵正确使用火枪与手榴弹,白杆军的战力至少翻了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