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76章 禁海令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章禁海令

    朱健心里当然只希望和郑芝龙瓜分海运这个大蛋糕,但蛋糕太大了,他一个人吞不下,而且这事也不好出面,因此,他把一帮勋贵拉上,由他们出面操办,随同宋献策去福建的还有几位勋贵老王爷。

    赚大钱是主要目的,但还有另一个主要目的,他玩的是空手套白狼的招数,就是借这帮勋贵的钱打造一支忠于他的海军舰队。

    一般情况下,这些勋贵王爷是不允许随意离开京师的,因此都借口有病请了长假,乔装打扮,混在宋献策的队伍里悄悄离开京师,目的也是为了增加郑芝龙的信任度。

    没办法,郑芝龙刚接受朝廷的招安,肯定惴惴不安,害怕朝廷把他干掉,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估计马上又反明,当大海盗去了,加上这又是一个巨大的大蛋糕,突然从天而降,砸到脑袋上,换谁处在郑芝龙现在的位置,不怀疑天子想干掉自已才怪。

    “众卿以为如何?”

    朝堂上,朱健提出了开海提议,他不想让忠于自已的天子党官员被东林党喷得体无完肤,亲自说出了开海的提议,当然,前面铺垫了一大堆东东,诸如全国爆发灾荒,颗粒无收,饥鸿遍里,并爆民变等战乱,加上九边吃紧,需耗费大量的钱粮,偏国库空虚,朕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开海收税了,如果诸公有良策妙计让国库充实,让百姓丰衣足食,朕就奉守祖制,继续禁海。

    千万别跟朕提什么增加各地税赋,百姓已经惨到闹事反明了,谁提加税朕削谁的乌纱帽,不过,那些商人的税倒是可以加,他们钱多到每天愁着怎么花才能花掉一些,朕收他们的税是帮他们积点阴德,小心死后一地狱,生的儿子木有p眼儿。

    “皇上,不可,祖制不可违啊。”

    十几名低品秩的官员第一时间蹦出来,跪在地上哭嚎祖制不可违神马的,他们都是东林党的人,平时都是冲在最前面充当炮灰,和阮大铖的江南派喷口掐架什么的,大佬们稳坐钓鱼台看热闹,只有情况严重或关键时刻才会站起来发飚。

    “那你们可有什么办法让帝国的国库充实?让天下的百姓不挨饿?”朱健笑眯眯问道,他早有心理上的准备,问这番话只是带着戏谑的心情而已,偶尔逗一下这帮家伙增加点生活乐趣也蛮不错滴。

    “皇上,祖制不可违啊。”几名江南派的小官也蹦出来哭嚎进谏,哭得比自家的老爹死了还要伤心悲痛。

    “……”

    朱健千算万算,却未算到这一着,他没想到阮大铖的人也跟着跳出来捣乱,瞬间气得面庞通红,太阳穴突突直跳,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那几个江南派的官员早被他冷厉的目光剁成肉泥,拿去喂狗。

    “臣反对。”

    “臣亦反对。”

    中高品秩的官员开始出场表演,有东林党的,也有江南派的,无一例外都是反对开海,理由只一条,违反了祖制,不符合规矩,至于国库空虚神马的问题,可以慢慢商量,想出解决的办法来。

    当然了,谁都心知肚明,断了那帮商人的财路,他们每年得少多少进项?大海就是他们和商人一起发财的大蛋糕,谁动他们的蛋糕,他们找谁拼命,天子也不行,因此,东林党和江南派的文官们不约而同的达到了默契,坚决反对开海。

    金銮殿内黑压压的跪了一地的文官,站着的只有天子党的十几文官,他们被两派视为见风使舵,没有主见的墙头草,势力渣渣,被抛弃的那一小撮人,其他都是勋贵武将,勋贵武将和文官集团是尿不到一个壶的,不过,他们都知道文官那张嘴很厉害,明智的选择了沉默。

    朱健拼命的吸气,努力让自已平静下来,只是冷冷的看着跪了一地的文官,既不吱声也不说平身让他们起来,既然你们要耍流氓,老子也耍点流氓,那就让你们跪久点再说,奶奶个熊的。

    若大一个金銮殿内寂静无声,有的只是众官员急促的呼吸声,大清的臣民膝盖软,一般行礼都是下跪,动不动就自称奴才,一个个练就一身上乘的跪地功夫,而大明的臣民相当有骨气,膝盖硬,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下跪,就象现在进谏死谏时才会跪,跪功渣渣,只跪几下,膝盖就痛得难受,两腿发麻,冷汗直飚,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气虚体弱的老官,不仅气喘,冷汗直飚,身体摇摇晃晃的几乎要栽倒,但他们硬着咬紧牙关撑着,天子不松口,他们就死跪不起。

    君臣无声无息的对峙了一个多时辰,虽然有几个上了年纪,身体虚弱的老大臣撑不住昏倒,被太监抬下去医治,但最后撑不住的却是朱健,没办法啊,坐到屁屁都发麻了,不认怂不行。

    认怂归认怂,但条件必须有,朱健下旨新的《禁海令》,加大海航盘查力度,但凡发现有商人携带货物出海者,一律没收船和货物,并视情节轻重予以处罚,轻者交纳一笔罚金,重者流放或喀嚓抄家,由海防游击郑芝龙负责。

    “皇上英明。”

    所有文官都松了一口气,天子总算妥协了,送几个不要钱的马屁也是应该的,至于什么新旧《禁海令》,他们根本不当回事,禁了n百年的海,那些商人不照样靠海航大赚特赚,而他们也从中拿到了n多好处,双赢的局面,天子一边玩泥巴去,嘿嘿。

    朱健冷眼看着面前的一众文官,心里冷笑不已,先让你们乐几天,到时候看你们怎么哭,哼哼。

    福建海滨某个小县城内,当郑芝龙听完宋献策的长篇大论时,他没有被从天而降的巨大金饼砸得乐晕头,相反,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昏君想干掉老子?

    幸好他身边有几个专门出谋划策的军师比较冷静,及时制止他喝令拿下宋献策和几个老王爷祭旗出海的冲动,然后几人在另一间房内嘀咕了好长一阵时间。

    军师们经过商量和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天子和那帮勋贵估计穷疯了,才整出这么一出能把人吓死的大戏来,这事很难拒绝,诱惑也大得让人难以拒绝,不过,放着白花花的银子不赚,那是傻笔,刚代表天子的宋军师也说了,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但这个大金饼也有坏处,会把那些出海的商人和背后的文官集团都得罪光了,好处是牢牢的抱住了天子的龙腿,和那帮勋贵结成亲密的盟友关系,虽然是靠银子还维持的,但只要大海掌控在郑家手里,同盟关系就一直牢固下去。

    “如果东翁还担心的话,可以再等个十天半月的。”有军师建议道。

    “再等半个月?”郑芝龙怔道,打仗他在行,但玩阴谋诡计什么的就有点吃力。

    “等天子再颂禁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