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78章 君子爱财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熊文灿闭门谢客,躲在书房里沉思良久,然后乔装打扮,带着几名侍卫从后门溜出去,悄悄的去拜访宋献策。

    他身为福建一把手,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他不知道有几位勋贵老王爷偷偷摸摸的溜来自已的辖区,但却知道随同天使过来封赏郑芝龙的宋献策是天子的心腹亲信,只看连天使对他那副阿谀奉承的谄媚样就知道,真正的主事人才是宋献策。

    天使宣读完圣旨,封赏结束后休息个二天就起程返京了,但那位身份神秘的宋先生却留在了福建,整天和郑芝龙搅在一块花天酒地,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搞什么鬼名堂。

    理论上,郑芝龙这个海防游击受他节制,但实际上,没人能管得了他,人家表面听从于你,那是客气,给你面子,别不识好歹。

    熊文灿自然清楚里边的门道,迫于那帮士绅豪强商人的压力,给郑芝龙发出几份内容莫明奇妙,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公文,诸如你家的大公子郑森神马时候过日子?办宴席的时候记得叫我,订亲了没有?有没有相好的等等。

    郑芝龙收到那几份公文时,愣了傻愣了大半天也没弄明白里边的深意,直到幕僚解释,那是熊巡抚忽悠那帮士绅豪强商人玩的太极神术,也表示对他的作为不管不问,惹得郑芝龙哈哈大笑不已,连赞老熊这个人有趣。

    宋献策这会正为组建海狼舰队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听闻熊文灿投贴求见,愣了一会才叹道:“果然都是人精呐。”

    他虽是天子宠臣,但不敢跟熊文灿这种巡抚级的大员摆什么谱子,和几位勋贵老王爷合计了一下,一起出去迎接熊文灿。

    熊文灿认识那几位勋贵老王爷,见他们和宋献策一起出来,心头突的一跳,这里边果然大有文章呐,幸好他没有鲁莽,不然麻烦大了。

    宋献策等人早商量好了,所以跟熊文灿交流的时候,有意无意的透露了点信息,与其看那帮士绅豪强赚钱发大财,不如自已来赚,你玩不玩?给个痛快话,反正说过的话,出了这门,没人会承认。

    “老夫就厚着脸皮参一股了,呵呵。”

    熊文灿哈哈一笑,对着宋献策等人抱拳作揖,表示感谢,他是好官,但不是两袖清风的清官,不该拿的钱也拿了不少,没办法,家里二十几口人,光靠他那点工资哪里养得起,就算养得起,也没人会嫌钱多咬手,最主要是爬上了天子的龙船,又和掌握水师的郑芝龙形成同盟关系,以后的事就好办多了,不用靠那帮士绅豪强也能够管理好辖区,一举多得,傻笔才不干。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他答应得非常爽快,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宋献策他们玩的都是正儿八经的生意,只不过采用官方的力量打击同行,达到垄断的目的而已,相比许多收黑钱的君子,他们太纯洁了,纯洁得比白纸还要白。

    当宋献策和几位勋贵老王爷带着熊文灿来到郑芝龙藏匿的小窝时,郑芝龙愣了一下,然后哈哈一笑,对熊文灿郑重其事的抱拳行礼,郑文灿也客客气气的拱手回礼,双方算是盟友。

    有新盟友加入,利益当然得重新分配,天子那份不能动,郑芝龙大方的让出一成给熊文灿,让熊文灿感激不已,当然了,他虽然拿了一成,但也要拿出一部份封下属官员的嘴,再分出一点留作安抚百姓的经费,实际上,分摊下去了后,他那一成里顶多拿到四分。

    当然了,千万别小看了那一成,看着是很少,但量却很厉,单是熊文灿拿到的四分,都比那帮士绅豪强每年孝敬的要多得多,而且不用欠他们的人情,看他们的脸色,熊文灿脑子没有进水,果断且毫不留情的把那帮士绅豪强商人一脚踹飞。

    郑芝龙如此大方,目的是为了结好熊文灿这位一把手,表面上,他确实损失了一大笔钱财,但帐不是这么算的,还要考虑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最主要是跟一位铁哥们一般的一把手合作,没有什么掣肘,怎么舒服怎么玩,再者,郑家的生意大且多着呢,又不在乎这点钱。

    有能文灿参与进来,众人行事更加方便了,这一文一武两位大佬抱起团来,加上天子在背后撑腰,能量强大到在福建一带横行无忌,神挡杀神,鬼挡杀鬼。

    当然了,有些事还是要遮掩一下,熊文灿和郑芝龙精诚合作,一个扮红脸,一个扮黑脸,演起双簧戏来非常默契,把所有不知内情的人忽悠得被卖了还帮他们数钱。

    郑芝龙在福建海域玩得非常欢乐,也折腾得那帮士绅豪苦不堪言,而朱健的龙案上也堆满了弹劾郑芝龙和熊文灿的奏折。

    那帮文官以为朱健重新颂布的《禁海令》只是儿戏,真没人在意,这《禁海令》颂布n百年了,商船在海上照样横行无忌,地方官员即便知道,只要塞一笔银子,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着不知道,唯一要担心的可恶的海盗而已,结果,那个木榆脑袋的郑芝龙却玩真格的,而且油盐不浸,断了所有人的财路,怎不把他们气得暴跳如雷,誓要把他扳倒才甘心,连带着不作为的熊文灿也被弹劾了,如果能把熊文灿也扳倒,那更好了。

    “众爱狠前几天不是强烈反对朕开海么?”朱健一脸纯洁、认真的表情反问,既然你们都认为朕违反祖制,强烈反对开海,那朕就依你们的,不开海,继续禁海,现在海禁了,你们又说不行,到底想玩哪样嘛?

    《禁海令》颂布下去了,嗯,是按你们的意思搞的,郑芝龙也认真执行禁海政策了,封查了不少船货充公,充实了福建府库,这不是有功么,怎么反倒变成有罪了?别把朕当小盆友来忽悠,朕也有脾气的,现在,朕要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朱健在说到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的时候,是寒着脸,咬牙切齿的说出来的,声音很冷,透着一股子震摄人心的煞气,还有凛冽杀气,而且还指着两个叫得最厉害的官员,一个是东林党的,一个是阮系江南派的,在他心里,这两个倒霉蛋注定了要背锅挨刀。

    出气也罢,立威也罢,不砍几颗脑袋,你们当朕好欺负是不?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0445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