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79章 忙里偷闲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天子发飚,后果本来就严重,在得到宋献策的神补刀后,朱健借机喝令殿中锦衣力士把那两个背锅的倒霉蛋拿下,押入锦衣卫诏狱审讯,罪名是诬陷忠良,图谋不轨。

    宋献策的神补刀其实只是一堆普普通通的雨伞而已,不过,这堆普普通通的雨伞却是来自福建,上边有福建n多百姓签名画押,俗称万民伞,是福建百姓为巡抚熊文灿和海防游击郑芝龙陈情而书,只有得到当地百姓拥戴的清官好官才享有这样的待遇。

    熊文灿不是清官,但绝对是有能力的好官,至少还为当地百姓做了不少实事,比历任的福建巡抚好多了,加上宋献策、郑芝龙等人的引导,推波助澜,搞出了这么一出大戏来。

    朱健和宋献策早就算计好了,断了海商和文官集团财路的郑芝龙必被疯狂弹劾,熊文灿是殃及池鱼,谁让他不是东林党或阮系江南派的人,偏还坐着巡抚的重要位子,不咬他咬谁?万民伞是保护两人的行动之一,只是送的时间有点不对,送得有点早了。

    确切的说,是朱健有点急了,他刚才气昏了头,提前祭出**宝,把那两个倒霉撸了,进了锦衣卫的诏狱,要么倾家荡产,要么魂归天国。

    朱健虽然见钱眼开,但这一次,他一反常态的视金钱如粪土,喜欢上了脑袋,他要的是杀一儆百,那两位背锅侠想不挂都不行。

    金銮殿内的画风骤然转变,不管是东林党还是阮系江南派,都果断的把棋子抛弃,甚至落井下石,狠狠的弹劾那两个诬陷忠良,图谋不轨的大奸臣,炮灰嘛,本来就是用来背锅牺牲的。

    散朝之后,东林党一干人员聚集在党魁钱谦益的家里,边搂着歌姬舞女过手瘾,边喝酒聊天,话题自然是今天的事儿。

    “不对,这事有古怪。”

    有人感觉到了其中的古怪之处,弹劾熊文灿和郑芝龙的事是这几天的事情,别说熊文灿和郑芝龙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匆匆忙忙搞出万民伞,八百里加急送来京师,时间上也根本来不急,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万民伞早在天子手中,也说明熊文灿和郑芝龙早算好了会被人弹劾,提前整出这个万民伞,偷偷摸摸的送来京师。

    “给我查,一定要查清楚!”钱谦益沉声说道,万民伞肯定不是郑芝龙这种丘八能想出来的,除了熊文没还能有谁?

    他所说的查是指把熊文灿和郑芝龙的家底关系什么的查个一清二楚,看看能不能捏住两人贪污受贿什么的把柄,再重新弹劾,就算不能把他们整死,也要整下台,若放任两人胡搞,大伙儿都得喝西北风。

    之前的弹劾事件,天子已经定了调,他们就算不承认,但也不敢反对,谁让他们手里没什么证据,全是那些士绅豪强的一面之词,哪比得上万民伞的巨大威力。

    同样的,阮大铖也在府里招待一众盟友,商量的结果和钱谦益等人一个样,派人去福建调查熊文灿和郑芝龙,略有不同的是在金銮殿里的时候,阮大铖已发现万民伞送得太及时了,不过,他不敢去霉头,天子正在气头上呢,这时候去摸天子的逆鳞不是找虐么?

    于是,东林党和江南派各派出精兵强将秘密赶往福建进行调查,不过,这些所谓的精兵强将到达福建后,只是转悠了几天就再无音信,神神秘秘从人间蒸发了,连入境过所、投宿客栈的纪录都被抹得干干净净。

    朱健知道东林党和江南派肯定虎视耽耽的盯着福建,等着发现熊文灿和郑芝龙的把柄,然后行雷霆万钧一击,但对他来说,这事目前算暂时结束了,至少能消停一小段时间吧,最开心的是借助郑芝龙的力量控制了海域,不仅数钱数到手抽痉,而且以此为契机,慢慢的培养大明帝国的海军,将来的事将来再考虑吧,先把架子搭起来再说。

    心情大好的朱健忙里偷闲,花了半天的时间,先后去曹变蛟的狼营、李信的神机营转悠了一圈,这两位被他洗脑,贯输了一些现代军事理念的年青将军在暗中较劲儿,把手下将士训练得有模有样,若单论军纪什么的,大明最精锐的边军都比不了。

    当然了,无论哪一支军队,哪怕训练得再好,没有上过战场,接受过血与火的考验,都不能成为真正的精锐,朱健倒是很想让两人把军队拉出去溜湾儿,但想想还是打消了这个蠢蠢欲动的念头,毕竟两军组建或改建的时间太短,训练还不够,再耐心等几个月吧。

    朱健最后一站是吕红娘的凤凰军团,他远远看到一身火红色凤盔凤甲的吕红娘骑乘在一匹红色的高头大马上,掌中一杆白腊杆,显得英姿飒爽,远远看去,就象一团熊熊的燃烧红云。

    朱健虽然不是制服控,但这会仍不免有种蠢蠢欲动的心跳感觉,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幅幅邪恶的画面,不知道吕红娘、周皇后、田贵妃她们穿黑丝的样子可不可爱呐?嗯,等会回宫的时候,一定叫精于女红的宫女弄一些小**丝袜神马的情趣小东东,嘿嘿。

    吕红娘正在督促麾下将士训练,谁要懈怠或拉后,必被她掌中的白腊杆点拍,或被教官边骂边用军棍抽,挨训的士兵咬紧牙关拼命的训练,训练的强度虽高,但冲着那比所有地方驻军的福利待遇都好这一点,就足以刺激他们玩命的练,没人舍得离开,何况附近的狼营和神机营也同样的训练强度,凭什么他们能撑住,自已就撑不住?

    看着挥洒汗水,玩命训练的将士,朱健大为满意,吕红娘的凤凰军团组建较晚,但训练的成果一点都不比狼营和神机营的将士差,而且吕红娘身为贵妃,亲自在场监督,甚至和士兵们一起训练,平时又极关心将士,加上她超强的武力值,早已让所有将士折服。

    朱健过来,除了想看凤凰军团的训练情况,顺带着和吕红娘说几句让人脸红心跳的肉麻话,如有机会,顺便过一下手瘾,但看到此情况,他没有进入军营,只是远远的站着看了一会就打道回宫。

    一回到宫里,朱健就去了田贵妃的永和宫,吕红娘白天基本呆在军营里训练士兵,回来的时候已经很累,经不起他的折腾,他大多时候都是在周皇后或田贵妃的寝宫里留宿。

    天子过来,田贵妃开心得凤眸都弯成了月芽儿,这后宫之中,除了吕红娘和她两个妃子外,再无别人,吕红娘整日跟一群丘八混在一块,皮肤都晒黑了,回宫时已累成狗,哪还有力气服侍皇上,实际上只剩下周皇后一个跟她争宠而已。

    她现在确实很得宠,不过,她非常清楚周皇后和吕红娘在天子心中的份量,一个能掌军打仗,一个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帮着天子管私房钱管帐什么的,而她所依仗只是取悦天子的内媚之术。

    “皇上,这画的什么呢?”

    田贵妃见朱健一过来,就让人准备纸和笔,以为他要画什么画,哪知道画的却简简单单,怪模怪样的东东,一时不明白所以。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0445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