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80章 皇宫里的一些事儿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画的是文……嗯……算是肚兜的缩小版吧,专门为你们女人设计的。”

    朱健随口回答,发觉有误,顿了一下,连忙改口,为掩饰自已某方面的阴暗邪恶,他解释说是为了广大女性的福利而发明的,嗯,这理由堂而皇之。

    “肚兜的……缩小版?”

    田贵妃一怔,目光再次落到那个怪模怪样的草图上,脑子里浮现某个画面,俏面竟慢慢的浮现一抹羞赧红晕,水汪汪的桃花眼儿里带着一抹勾人魂魄的春意儿。

    朱健不禁心中一荡,他的后宫只有一后二妃,周皇后端庄贤淑,吕红娘大胆火辣,田贵妃天生媚骨,一颦一蹙都带着一股子荡人心魄的媚惑风情,这会又联想到了某个艾妹的场景,难免心荡神驰,不知不觉中媚态顿生。

    朱健轻咳一声,按饰自已的蠢蠢欲动,一本正经的往下解释,第二张图是缩小版的亵裤,没有松紧带就用丝带系着,贴身舒适又……很漂亮迷人,呵呵。

    第三张图是袜子,长筒的,可以套过膝盖,因为用丝织的,也叫作丝袜,女人穿起来既不怕春光泄露,又漂亮好看,特别是两口子在一起大谈人生理想的时候,呵呵,你懂的。

    “皇上……”田贵妃扭着小蛮腰,光洁玉颊满是羞赧红晕,媚眼如丝,声音柔柔的,嗲嗲的,带着一股子荡人心魄的媚惑。

    自家相公抛开天子的身份不说,单这份温柔贴心,就足以融化俘获无数女人的芳心,何况又有大才,各种创造发明让人佩服崇拜,她现在就崇拜得不得了,当然了,还有满满的幸福感,如果能给相公生几个龙子,那更完美了。

    唉,可惜现在还是白天,愁死人了,什么时候才天黑哟?

    朱健悄悄在自已的大腿上狠掐了一把,让疼痛驱散心中滋生一怒冲冠,拔枪为红颜的冲动,心中突然明白了那些当皇帝的,绝大多数寿命不长的原因,后宫诸妃争宠夺势,各施狐媚手段,皇帝因为工作过于繁忙,活活累死在工作岗位上。

    不过,话说回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说一般的人,就是英雄好汉都乐意死在温柔乡里呐。

    既然为广大妇女同胞开挂造福利,朱健干脆好人做到底,提笔又唰唰唰的画了一幅怪模怪样的图,田贵妃心里即便好奇得要命,但强忍着没有出声询问,反正看着天子的凤眼里除了丝丝媚意,还闪烁无数崇拜的小星星。

    “这个叫……叫卫……生带……”

    解说这幅草图的时候,朱健的老脸难得的红了起来,神态显得有点忸怩不自然,功用嘛,你懂滴,内层要最柔软,吸水性好,又透气的布料,外层用防渗漏好又透气的布料,细心呵护妹子的身体嘛。

    卫生巾也可以搞,不过,因财料等限制,只能用棉花为主材料,还得经过各种消毒,纯手工制作,相当繁琐,且成本高,守卫九边的将士还缺衣少粮呢,不能太奢侈了,但他又不想亏欠自已的女人,即便弄出大明版的卫生巾,也只限于周皇后、懿安皇后、吕红娘和田贵妃四人使用而已。

    “皇上。”

    田贵妃水汪汪的桃花眼里闪烁无数崇拜的小星星,如果说之前的小**和丝袜只是让她满心欢喜,卫生带和卫生巾则让她发自内心的,真真正正的崇拜,大明女人的那几天可是让人非常的苦恼,连门都不敢出,天子的大发明可是造福了全天下的所有妇女,想不让她佩服都不行。

    被人崇祯的感觉非常爽,朱健也不例外,他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提笔又画了一堆草图,吊带式睡裙,外袍,旗袍、连衣裙神马,他也清楚,非礼勿视的年代,女人是不敢穿这些裙子出门的,只有两口子单独相处的时候才敢穿,算是增加一点闺房乐趣吧,呵呵。

    负责裁剪衣裳的几位女官被太监召来,朱健一张图一张图的给她们讲解,直到她们明白为止,所有东东都用最好最柔软最轻薄的布料来制作,皇宫里多的是各地进贡的顶级丝布,大把用。

    几位女官都是三十来岁左右,正是女人最成熟,最有魅力的年龄段,且深宫寂寞,听明白了这些东东的功用,一个个面颊满是羞赧红云,眼眸水汪汪的,眉宇间透关媚态,如果不是田贵妃在一旁虎视耽耽,她们能把后宫唯一的这个男人给生吞了。

    按朱健的意思,先拿田贵妃做试验,几位女官替田贵妃裁量尺寸,然后回去,指挥手下宫女开工。

    虽然没有锁边机,没有缝纫机,但擅长女红的宫女多的是,人多力量大,在朱健和田贵妃吃晚饭的时候,几位女官已亲自送来两套缝制好的小肚兜小**和睡裙,把田贵妃乐得凤眸都弯成了月芽儿,各赏几位女官五两银子。

    她连饭都没吃完,就迫不急待跑去淋浴,目的嘛,当然是想把皇上留在自已的寝宫里,不生几个龙子,她担心这贵妃之位坐不稳。

    田贵妃出来的时候,殿内的宫女太监早被轰出去,候在殿门外等着传召,若大一个宫殿内只有天子、她和贴身侍婢如意三人,贴身侍婢就是大户人家通房丫环,也可以理解成服侍老爷和小姐的侍妾,自家小姐得宠,就能压着各房的侍妾,饶是如此,田贵妃仍是一副羞羞答答的神态,更增几分媚惑人心的魔力。

    朱健虽已不是初哥,见到漂亮迷人的女神会流鼻血,但此刻仍忍不住直揉有点发痒的鼻子,他难以抗拒田贵妃的媚惑,很快就坠入温柔乡里。

    两天之后,经女官把第一双日夜赶工织出来的红色丝袜呈上时,田贵妃喜滋滋的接过,躲到重重帐幔后面穿上,羞羞答答的走出来时,朱健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唔,等等,好象还缺了点什么?

    朱健上下打量穿着红色超短裙和红色丝袜的田贵妃,诱惑力不用说了,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似的,一时间又想不出缺的什么?

    当他的目光落到田贵妃的三寸金链上时,脑中灵光一闪,哈,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