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86章 莫明奇妙挨板子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赵三蹲在胡同的一棵大槐树下面,一口肉包子一口水酒,喝得惬意,眼睛不时瞟着对面不远处玉茹的家,如果这厮不是穿着黑色的家丁装,肯定被人当成坑蒙拐骗,欺负乡邻的小混混。

    胡同不时有人进出,只是好奇的瞟了一眼便离去,赵三也不在意,他的任务是盯着玉茹,等候老爷报官回来。

    正美滋滋的喝着水酒中,突觉脑门猛的一震,无边痛浪如黑夜般迅速将他淹没。

    两个膀大腰圆,腰间系着红带子的彪形大汉砸昏赵三,布袋一装,扔上马车,扬长离去,整个过程没人看到,胡同深巷行人本来就不多,又有马车阻挡视线,还是红帮的好汉在办事,即便有人看到也会装着没看到。

    现在整个京师城里的地下势力全掌控在红爷手中,红爷跺一下脚,京师的地面都得晃动一下,谁敢去招惹红爷,你没见那些世家大族、文官勋贵什么的都跟红爷关系密切,招惹红爷,那是嫌自已活得不耐烦了。

    李有福李大员外带着管家李臣和一名家丁前往县衙报官,路上拦住两名办差的捕快,塞过几粒碎银,那两名捕快爽快的把李大员外带到了县衙里。

    顺天府是京师最高治安和行政衙门,府尹是最高行政长官,正三品,同等现代的市长,跟御史台、九门提督府等衙门有几乎相等的权限,且有承接全国诉状的资格,相当于一个小刑部。虽然顺天府阶层不高,在很多事情上很难做出最后的裁决,但可以直上金殿面圣,也算是一个让人眼红的官位。

    京师辖下有几县,也分设有县衙,李有福不是递诉状打官司,那两名捕快可不敢带他去顺天府,只能把他带去县衙。

    在大官和二代多如狗的京师当知县,那就是一个受气包,一不小心就招惹上哪家权贵,张保华张县令在任几年,无功无过,但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提心吊胆,没被撸掉也算他做人圆滑有本事了。

    李有福是河南人氏,案发地也是在河南,在京师报官属越权,张保华本不想受理,但一听跟疾风盗有关系,心头突突狂跳起来。

    疾风盗近期闹得十分厉害,打着劫富济贫的幌子,专门洗劫地主豪绅、世家大族的田庄商队什么的,把所有权贵土壕们都得罪了,恨不得把他们剁碎了喂狗才解恨。

    为此,那些地主豪绅、世家大族权贵们不仅动用官府的力量搜捕这伙可恶的强盗,还出高额花红悬赏,雇请江湖高手缉捕,但前面几批江湖好汉被人家宰个精光之后,无论你出多少赏金,都没人敢接这单生意,银子固然让人心动,但你得有命拿才行,据说疾风盗厉害着呢,火枪火炮都有,任你武功再厉害,照样一枪摞倒。

    最主要是人家打的是劫富济贫的旗号,真真正正的接济穷苦百姓,百姓非常拥护,占据了江湖道义,你敢去缉捕这样的英雄好汉,不用他们出手,光是贫苦百姓的口水就能活活喷死你,爱惜名声的武学高手肯定不干这种蠢事,贪财的那些人,赏银没拿到,稀里糊涂的被人剁掉,还不知道死在什么人手里,你说冤不冤?

    那些吃公饭的捕快一个比一个贼精,知道盗风盗的厉害,被上官逼急了才装模作样的虚应一番,躲到某个地方喝酒睡大觉,时间到点拍屁股下班,傻笔才去招惹那股厉害的盗风盗。

    地方官们架不住地主豪绅、世家大族们的强大压力,只好玩起太极神功的磨字诀,虚应一番,下边闹腾得厉害,上边却无半点动静,据说已上达天听了,但天子只是骂了一句虾扯蛋就没下文了了,这也让所有官员大大的松了一口大气,要是天子下旨限期破案,那才叫要命呢。

    既然天子木有吱声,那帮地方官们没被套上金箍咒,自然也没有多少压力,玩起太极神功来一个比一个溜,逼急了干脆装病,你奈我何?

    张保华一天都不想呆在现在的工作岗位上,他想立功晋升,不想升官的官员不是好官,所以他要当好官,哪怕是平调到别的地方也行,京师的县长之位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李有福的举报让他看到了希望,不过,他是小心谨慎之人,又反复询问了几遍,才把捕头齐飞叫来,让他带人去拿人,由李有福的家丁带路,而李有福和他的管家李臣是重要人证,必须保护起来。

    说是保护,其实是软禁,李有福这会才知道这事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后悔已经来不及,只能乖乖的呆在张知县给他安排的县衙客房里休息。

    齐飞去快的,回来也快,他表情极古对张知县耳语了一番,张知县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丰富起来,不停的用手帕擦拭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珠子,庆幸自已没有鲁莽,不然被李有福给坑死了。

    齐飞能混上捕头之位,除了破案的本事,还有过人的眼色,否则岂能黑白两道都混得风生水响?他带人过去,没有毛毛燥燥的下令拿人,而是客客气气的询问,一见到宅子的女主人,吓得小腿肚直抽抽,差点吓尿当场。

    他可是京师城里的地头蛇之一,当然认得那位年青漂亮的女主人,某某阁里的花魁,前阵突然销声匿迹,据说已赎身从良,她的恩客嘛,就是东林党的某位大佬。

    那位东林党大佬的原配正室是有名的醋坛子,那位大佬所纳的几房妾室全被她整得很惨,被赶出家门,前车之鉴,大佬不敢把这位红颜知已带回家,只能偷偷在外边买房安置人家。

    女主人虽然身份不堪,是没地位的妾室,但也不是齐飞这种小捕头能招惹得起的,他的顶头上司张县令也一样招惹不起,他识趣的赔礼道歉走人,看向那个带路家丁的眼神里充满了杀机。

    那名家丁的眼色有点问题,不仅没看出什么,相反还纳闷老爷的六姨娘怎么不见了,房子变成了另外一个更漂亮的美娇娘?对了,还有,赵三那混蛋哪去了?

    一想到李有福,张保华气得面色铁青,五官扭曲,喝令衙差把李有福、李臣和那名家丁按倒,各抽了二十板子,扔到大街上。

    被抽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鬼哭狼嚎的李有福等人挣扎半天才爬起来,幸好使了钱,不然衙差打得更重,不死也得残废。

    为什么会这样?

    李有福这一顿板子挨得莫明奇妙,不是告密有功么?你不给赏就算了,还打板子,这是神马天理?还有木有王法啊?呜……呜……痛啊……

    主仆三人边抹着眼泪,边相互搀扶着,可怜兮兮的挤出围观看热闹的人群,去医馆找郎中治伤。

    围观看热闹的人群里走出壮汉,客客气气的对李有福拱了拱手,“三位请留步,我家老爷有请。”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0446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