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88章 有惊无险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宾主会面,双方客套一番,那位让龙振宗帮忙找房,金屋藏娇的东林党大佬先是道谢一番,然后请出李有福李大员外,委宛的说一番话,双双紧盯着龙振宗的面庞,细看他脸上的表情变化。

    “真有这事?”

    龙振宗一脸的怔愕表情,他跟着师父吕键铜走南闯北卖艺讨活,世面见过不少,加上红帮开创,扫荡并一统京师城里的地下势力,少不得要和三教九流,达官显贵打交道,各种尔虞我诈,你坑我坑大家一起坑,傻子也被磨炼成人精,何况他人又不笨,否则吕键铝又岂会委以重任?

    他坦诚直言,接到大人您的生意单子后,他就派手下四处打听有没有出售房子,刚巧有个女客出售房子,他手下就顺手买下来,帮大人您安置好那位姨夫人了,因为出面的都是手下,可以派人把他叫来询问。

    他说的基本是大实话,至少十句里头有九句是真的,只不过是他亲自跑腿而已,加上面部表情真诚自然,即便是在官场上打滚多年的老狐狸都不得不相信他是一个诚实的人。

    “李飞,你去把负责买房的卫远青叫来。”

    龙振宗当着那位东林党大佬和李有福的面,把随行护卫的一名保镖叫来,面无表情的吩咐了一句,完全没有耍任何花招。

    李飞领命离去,没过多久就把叫卫远青的瘦高个年青人带来。

    卫远青把整个买房的交易过程说了一遍,并告之众人,那个叫玉茹的女人目前居住在城北的同福客栈。

    躲在屏风后面偷听的钱谦益等一众东林党大佬们大喜,当即派了数十个家丁,由卫远青带路,李有福随同前往认人,浩浩荡荡的杀向同福客栈。

    不过,众人到了同福客栈,却没找到玉茹,房内发现她收捡的一些金银细软和换洗的衣棠,估计只是有事外出,否应该还会回来,客栈老板也证实了,玉茹交足了三天的房钱,众人当即在店内埋伏,只等玉茹回来就抓捕。

    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夜,玉茹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再没回来过,钱谦益等人也猜不准原因,留下两人继续监视,其他人先撤回来。

    “这位爷,要不要报官?”同福客栈的老板屁颠屁颠凑过来询问,按大明律,投宿的客人失踪,是要上报官府的。

    “报个屁。”一位东林党大佬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这等捕风影的事报官,闹大了,丢脸的是他们东林党,不被死对头江南派的人笑掉大牙才怪。

    也不怪他心里不爽,高高兴兴的挖好了坑,结果毛都没有,白忙活一场,换谁都不会有好心情,有的甚至怀疑被李有福给忽悠了。

    钱谦益虽是东林党党魁,但也无法独断专行,他讪笑着安慰众人,原本对李有福信心满满的,此刻也开始动摇了,他接着又留了李有福主仆几天,留在同福客栈的家丁也继续蹲守了几天,毛都没有发现一根,李有福主仆被翻脸不认人的东林党党魁赶出府第。

    李有福主仆灰溜溜的打道回家,他心情非常不好,心里大骂钱的拔吊无情,连贩精盐的心思都没有了,来的时候是四个人,回去时是三个,家丁赵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这么人间蒸发了。

    不过,李有福李大员外近年是真的连走霉运,进入河南地界后,又倒霉的碰到疾风盗,也从此人间蒸发了。

    红帮,总坛。

    朱健背着双手走了几圈,出声问道:“你祖籍是福建?”

    “是。”

    卫远青和玉茹双双跪伏地上请罪,在卫远青面前摆放有一个方形小木盒,里边盛放的是李员外那颗肥硕的脑袋。

    卫远青跟随疾风盗一队在外边活动,接到紧急通知后,率一队人马半路堵住李有福,把危险铲除,然后悄然回京请罪。

    他以为只是红爷发飚,没想到竟把天子都给惊动了,吓得冷汗直飚,跪地请罪,玉茹也跟着跪下哭求,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已身上,小俩口倒是情深意重。

    因为卫远青擅自主张带回玉茹,差点酿成大灾难,吕键铜也不敢隐瞒,密报锦衣卫,再由锦衣卫奏报天子,由天子裁决。

    “你们回福建吧。”

    朱健想了一下才做出决定,按理,他应该把卫远青当作的学习榜样,脑袋砍了,警告其他人别再犯错,但他本来就不是好杀之人,加上玉茹哭得梨花带泪,我见犹怜,更狠不下心来把她的相公给剁了。

    卫远青的祖籍既然是福建,那就回福建,去刚组建的海军混个水兵吧,这等于是流放性的惩罚,也是卫远青为自已的违规必须承担的后果。

    “谢公子。”

    卫远青和玉茹喜极而泣,连连谢恩,一旁的吕键铜也悄悄喘了一大口气,这个处罚确实算轻了,也幸好他机灵,以眼色示意玉茹跟着跪下求情,否则,卫远青未必过得了这一关。

    第二天一早,卫远青夫妇混在红帮前往陕西的一支商队里出城,踏上了归乡的漫漫路途。

    卫远青夫妇回到福建,安置好玉茹,便去新组建的海军报道,吕键铜对这位门生弟子还是不错的,给了一大笔安家费,卫远青也算是发财返乡,只不过是被贬,没有光耀门楣而已。

    这事只是一个有惊无险的小插曲,朱健主要的心思还是放在陕西战局和事关民生的土豆上,没有手机电话等科技通讯的年代,全靠快马传递消息,等军情战报从陕西送到京师,黄花菜都凉了,深知此弊端的他没有去干涉陕西的战事,只是跟孙承宗说明他的战略意图,放心大胆的给孙承宗指挥作战的自主权,他相信,没有被各种干涉的孙承宗等人应该能打好这一仗,就算不能把王嘉胤、高迎祥等人干掉,也能把三十六营民军击溃,只要民军溃散,就难以形成气候。

    耐心的等了二十来天后,田贵妃终于喜滋滋给他带来了好消息,不管是半埋进泥土里的,还是放在淋过水的稻草上的土豆,全都发芽了,就连一些还保存在竹箩里的土豆也发芽了。

    懿安皇后、周皇后、王承恩、高起潜等人都挤在大棚里看热闹,朱健亲自指挥一众小太监小心翼翼把发芽的土豆按一个个芽眼切割成块状,再小心翼翼的栽种到松软的肥地里。

    发芽的土豆不少,但从切割到栽种,只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全部搞掂,人多力量大嘛,宫里头最不缺的就是人手了。

    发芽的土豆栽种下去后,朱健亲自挑了十几个勤劳肯干的太监宫女负责看护,田贵妃当种粮总监,监管所有工作,为激励太监宫女的干劲,他还当众许诺,把豆苗护理好了必有封赏,还会在内宫二十四衙门里头增设一个负责研究栽种农作物的部门,想当领导的,就好好学习和表现吧。

    不想当官的太监不是好太监,天子的话把那些生活在最底层的太监宫女们刺激得嗷嗷叫,人人争着努力看书学习,学好农耕技术,朱健为此还派人出宫,到书店把一些有关农业技术类的书秘购回来,分发给他们学习。

    提到书,朱健突然想起了一本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