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小昏君 > 第89章 知音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89章知音

    朱健所说的牛书就是初刊于1637年,即明崇祯十年的《天工开物》,共三卷十八篇,全书收录了农业,手工业,诸如机械、砖瓦、陶瓷、硫磺、烛、纸、兵器、火药、纺织等生产技术,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外国学者称它为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作者是明末科学家宋应星。

    宋应星生于1587年,字长庚,江西奉新人,万历四十三年考取全省第三名举人,万历四十七年、天启和崇祯初年会考未及第,从此绝了科举之念,安心的在家当教学先生。

    朱健对自已的记忆力有时候还是挺满意的,有些不感兴趣的事情真难记得住,而对感兴趣的事就记得比较清楚,宋应星和他的《天工开物》就记在相当清楚,只不过事多人忙,暂时没记起来而已。

    朱健偶尔也会良心发现,没有去剽窃人家的劳动成果,也可能是《天工开物》弄得太复杂太啰嗦,所以他懒得去抢宋应星的大桃子,有些事还是按历史的轨迹走好了。

    不过,宋应星现在只是一个教书先生,想破格提拔,让他入翰林编修《天工开物》,难度比上天摘月亮还要大,得先给他安排一个小官,弄出点成绩来,然后再好升职,也幸好宋应星是举人,安排一个芝麻绿豆大的七品县令还是比较容易的,就是过程有点啰嗦而已。

    陕西闹民变,不少县城被攻破,县令不是被杀死,或死守城池战死,贪生怕的则投降或弃城逃跑,抽降或弃城逃跑的都没有好果子吃,轻的丢官,永不录用,重的喀嚓,一下空出不少名额来,东林党和江南派文官们为此抢得头破血流,天天掐架喷口水。

    报上来的任选名单有一堆,但朱健只是签字同意了几个人,比例分别是东林党占了四个,江南派占了三个,他的天子系实力太渣,拼了命也只争到一个名额,这还是朱健强制加耍赖才弄到的,剩下的几个空缺名额没动,这一次正好顺手拉宋应星一把。

    说是顺手,其实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朝堂大半被东林党把持,朱健想任用自已人还得费点心思,阮大铖的江南派差不多可以说是他有意扶持起来的,用来制衡东林党,现在江南派堀起的势头相当猛,阮大铖已有点野心膨胀,不怎么听话了,是该好好敲打一下,免得他忘记谁才是老板。

    当晚,收到信息的阮大铖鬼鬼祟祟的和锦衣卫独臂指挥使雷寅在某个地方偷偷摸摸的碰面,两人嘀咕了一通,最后,雷寅龙行虎步,趾高气扬的离去,阮大铖则边走边抹着额头上的冷汗珠子,脸色苍白得有点吓人。

    在他的号召与努力下,江南派近期堀起迅猛,即便仍弱于东林党,但也可以分庭抗礼了,投奔过来的文人学者越来越多,礼品收到手软,他的野心膨胀n倍,也有点得意忘形了,如果不是雷寅约谈,他都忘了上头还有一只可以随时砸掉他金饭碗的大doss,锦衣卫手里可是捏有一些他的黑材料。

    阮大铖回府后,连夜派人把派内的大佬骨干都叫来开会,商议了大半宿才散会,第二天早朝的时候一个个都带着黑眼圈,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吃了神马灵药仙丹,在宠妾身上折腾了一个晚上?

    今天朝会的主题就是分桃果,这一次,实力弱小得让人忘记他们存在的天子系官员率先出班请奏,举荐宋应星和一个排了n年队,等待任用的举人,后边的剧情肯定是东林党当然跳出来反对,接着是江南派全力支持,顺带着举荐自已人,再然后自然又是掐架喷口水了。

    在朱健的眼里,他主政的朝堂,文官们一天不掐架喷口水都不正常,其实习惯了也没啥,重要的是结果,这一次,他不想玩拖字诀,否了东林党举荐的四个名额,江南派举荐的名额则全部同意,天子派举荐的两个名额暂时还没有表态,然后一副看戏的表情,坐等东林党官员的反应,如果不妥协,那么所有的桃果全给江南派啃,你们看着办吧。

    有资格在金銮殿里站着的,哪一个不是修炼成精的老狐狸,东林党的一干大佬迅速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其实,他们不是不会妥协,只是太贪心,想把所有的桃果都啃了,饿死别人,但也清楚这不太现实,因为还在吃奶玩泥巴的天子有时候狡猾大大滴,没有被他们忽悠,站在他们这一边,加上有阮大铖的江南派制衡,玩不了一言堂。

    再者,他们分到的桃果比江南派还多了两个,加上之前分的,总共都有十几个了,天子系只分到三个而已,阮大铖的面子可以不给,天子的面子不给不行,没见天子现在在耍赖么?把天子逼急了,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真把所有的桃果都分给江南派,那才叫得不偿失呢。

    最终的结果是东林党妥协,分到了六个桃果,占了大头,江南派分到三个,这是预料中的事,他们没啥不爽,天子系分到二个,算是今天的赢家。

    宋应星正在学堂里教学生读书识字,大馅饼突然从天而降,砸得他晕乎了好半天,魂魄才回体,然后手舞足蹈蹦跳了一番,可惜没人记录下来,否则可能是世界上第一个摇滚爵士舞的发明者。

    如果说从天而降的大馅饼只是让他喜极而泣,疯癫狂舞,那么,天子系一位官员的突然到访,则让他号淘痛哭,向着京师的方向砰砰砰的连叩三个重重响头,把额头都叩破了,血流满面,样子却吓人,但他却象患了失心疯一般,嘴里一直喃喃自语,“人生得一知已,夫复何求?”

    让宋应星如此失态的原因只是天子的一封亲笔书信而已,天子的行文很直白,通俗易懂,一目了然,开头只是拉拉家常,赞赏他的能力,客套与勉励一番,后面一大段特别的啰嗦,天南地北、工业农业手工业神马的全扯到,有点乱七八糟的,给人的感觉是天子不会聊天,净扯一些木有用的东东。

    宋应星看第一遍的时候,表情是一脸的懵圈,再看第二遍的时候,脸上渐渐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态,他的脑子里隐隐约约的捕捉到了一点什么,看第三遍的时候,突然有种醐醍灌顶,茅塞顿开的感觉,再然后突然就号啕大哭起来,但流的不是伤心的泪水,而是满满的幸福之泪。

    “恭喜长庚兄,贺喜长庚兄。”

    那位天子系官员怔了好半晌,然后一本正经的对着宋应星长揖一礼,在宋应星没有反应过来的,神神秘秘的从袖里摸出第二封信。

  http://www.9xds.com/book/4824/130446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