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90章 国士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第二封信其实是朱健的恶趣味,也可以说是招揽与考验,橄榄枝伸出来了,就看宋应星的反应如何了,携天子密信前来的那位官员就是监考官,他会恰到好处的帮朱健说话。把朝堂上发生的一切添油加醋的夸大一番。

    老宋啊,你知道不?朝堂如战场啊,你老兄可是被东林党骂得狗血喷头,一文不值,踩在脚下还吐口水,还算他们有点节操下限,没问候你家里的所有女性。天子为了你,可是力排众议,甚至发飚了,但东林党太厉害了,天子最后还是妥协了,牺牲了提拔几位有志年青人的名额,才保住你没被东林党的人刷下去。

    这做人啊,要厚道,要有感恩的心,天子不要求你感恩,只是希望施展好毕身所学,帮他治理好大明江山,造福天下苍生,名垂青史。

    一番大忽悠,已经让宋应星感动得泪眼汪汪,再看天子的第二封信,他忍不住又号啕大哭了。

    朱健的第二封信其实是他口述,枪手代笔润色,正儿八经的文绉绉古言,感人肺腑,催人泪下,恨不得让人剖出心头来表忠心。

    信封面是“长庚先生亲启”六个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的毛笔字,单先生这个称呼,让宋应星既老脸微红又心里暖烘烘的,老实话,他哪当得起这先生二字,要换是别人,他肯定当成讽刺,不干架才怪,但出自天子之口,那意思就完全不同了,天子这是以国士待他啊。

    在这封信里,朱健没有胡扯,而是正正经经的说事,我知道先生有大才,有抱负,有满腔的激情,想写一部有关农业、手工业等造福天下的综合性著作,但却没有施展才华的舞台,现在,我把舞台给你,好好发挥吧,加油,我看好你,别问我怎么知道你有才,反正我就知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信了。

    信尾几句画风突然一转,变得似乎又有点不着调了,家不平,何以安心治国?我知先生铮铮傲骨,但日子过得相当清苦,委屈了夫人孩子,这一万两银票算是提前预支的工资,没别的意思,对了,提醒一句,别跟那些拉邦结派的同僚搅和在一起,做一名名垂青史的好官吧。

    宋应星忍不住又痛哭流涕,天子不仅是他的知音,更待他如国士,此恩此德,当誓死效忠,神马东林党江南派的,本官一概不知,眼里只有皇上。

    他之所以视天子为知音,是因为平时有个习惯,就是闲瑕的时候会记录一些诸如手工业制作之法、农业耕种等东东,为弄清楚一些细节过程,甚至亲自到田间询问农夫,体验一下耕种劳作之苦,以获取正确的劳作或制作方法。

    这些东东记录多了,他心里隐隐有个想法,把这些东东整理出来,编成一部著作,方便世人查阅,但收集的东东仍不够多,不够完善,而且著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刊印成册也需要花费一大笔钱,不是他一个穷教书能支付得起的,因此,他把这个想法深藏在心底,不让人知道,但天子就是知道了。

    古人信鬼神,目前无法解释的自然现象皆归为神灵,宋应星再牛笔也不例外,不然怎么解释远在京师的天子会知道他心底的秘密?所以,天子是真正的真龙所化,又以国士待他,怎不令他感恩,誓死效之。

    宋应星没有傲矫,爽快的收下那一万两银票,安置好家人,然后带上官服印信,带上两名青壮族人,怀着感恩之心与满腔的报国激情上路赴任。

    搞掂了宋应星,朱健心情很好,其实,明末的牛人蛮多的,就看你怎么用他们了,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是用人的铁律法则,再一个就是保护好他们,不能干涉瞎指挥,既要让他们有自由发挥的舞台,又要帮他们防着被猪队友坑死,牛人本来就少,死一个少一个,历史上的曹文诏、卢象升等牛不都是被猪队友坑死的?当然了,崇祯皇帝也要负一定的责任,幸好这个时空的崇祯帝已非那个心性多疑,被东林党忽悠得惨不忍睹的崇祯。

    不过,也有些牛人因屡立战功变得傲矫,不大听话,比如贺人龙、左良玉、毛文龙等,毛文龙驻守皮岛,就如一把尖刀顶在金军的腹部,作用极大,在狼营、神机营和凤凰军团没有训练成军之前,他还真不敢动毛文龙。

    历史上,毛文龙就是居功傲慢嚣张,惹毛了袁崇焕被杀的,失去了皮岛的牵制,金军的大后方固若金汤,可以放心大胆的腾出手脚攻明,最终鼎定江山。

    时机成熟,他会把毛文龙调离皮岛,由曹变蛟率狼营接防驻守,毛文龙也算是有功战将,他不会御磨杀驴,仍会让他统军作战,算是给他一个机会吧,就看毛文龙明不明白事理,懂不懂做人了。

    不过,现在情况与原历史有一些不同,大明的内部没有因民军起事被搅得天翻地覆,驻守辽东的边军没有严重缺粮缺衣缺饷士气低迷,甚至闹出兵变,福利待遇比以前好多了,武器装备也越来越精良,打得犯边的金军伤亡惨重,没法突破边关,入侵中原。

    好消息陆续传来,陕西境内,孙传庭率偏师主力在黄河边击败王嘉胤、高迎祥等三十六营民军,民军在撤退时又遭受曹文诏的广平军伏击,四散溃逃,渡过了黄河的少量民军也被以逸待劳,以阵以待的官军击溃,要么跳进黄河里淹死,要么顽抗被杀死,要么投降,算是全军覆没。

    让朱健遗憾的王嘉胤、高迎祥、李自成等就象打不死的小强,在官军的重重围堵之下仍然安全溜掉了,不知钻进哪座深山老林里蜇伏添伤口,等着机会再蹦出来闹事。

    三十六营民军大溃败,大多投降官兵,头目级的都被喀嚓掉,普通百姓则被押往劳作营充当免费劳动力,强制挖掘水利水库,开山挖矿等,五年后,劳动改造好才会获得释放。

    科技落后的年代,青壮是最好的劳动生产力,朱健不会就此糟蹋浪费掉,吃住等福利待遇相对要比原时空的犯人好多了,且严令负责看守的官兵不许苛待战俘,劳动强度不许太超负荷,战俘甚至允许与家人通信,派驻锦衣卫和东厂的人交叉监督,还派驻一队医疗小组给生病的战俘看病治疗。

    因为较好的福利待遇,加上劳动改造好五年获释的许诺,那些原本就是贫民百姓的战俘大多都老老实实的干活,也有极少数人不安份,鼓动闹事,寻机逃跑,对付这些人,朱健没有心慈手软,直接剁掉,杀一儆百,既消除了隐患,又起到震摄作用。

    另一个好消息是周皇后终于有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