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93章 卫夫人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关若睫年幼时,双亲因病离世,由族叔关海山抚养,天生美人胚子,成年后嫁给山西太原府岢岚州卫氏望族卫志远卫三公子为妻。

    卫三公子是侧室所生,又因性格倔强放荡,为家族所不容,被迫分家,分到岚县的几亩薄田,卫三公子是个游手好闲的浪荡公子哥,天生的败家仔,若不是关若睫持家有方,估计早被他败得倾家荡产,上街乞讨了。

    关若睫虽被逼得硬着头皮撑起这个小家,但有她天生的生意头脑,而岚县又盛产矿藏,她从小打小闹挣钱糊口,慢慢的发展成岚县的矿产商人,若不是卫三公子败家,资金不足,早发展成矿产大商人了。

    一个女人抛头露面谋求生存本来就不容易,又被一个败家的老公折腾,面对众多资金充足的竟争对手,在残酷的商战中依然能够支撑到现在不倒,其挣钱的本事可是相当的厉害。

    某日,卫三公子在青楼喝醉,失足摔落臭水沟淹死,关若睫更背负克夫等骂名,性格倔强的她没有因此倒下,而是把小矿藏生意做得红火,收入越来越多,让卫家的人眼红不已,为把矿洞占为已有,卫家使出各种手段,逼走关若睫,霸占矿洞。

    关若睫被逼得逃回娘家,但卫家人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派人到京师索人,关家虽是京师望族,但已是n年以前的事,因经营不善,各种败家,早已没落,哪敢得罪财势雄厚的卫家,加上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何况关若睫只是侄女,关海山更不会为她说一句好话,再者,关若睫逃回来时,带了不少钱财,更让他贪念大起,直接下药迷倒关若睫和侍婢香儿,派管家关有才把主仆俩押送往山西,交给卫家的人。

    当朱健听到山西二字的时候,脸色瞬间变黑,只不过关若睫没注意到他脸色的变化,仍继续往下诉苦。

    朱健身为穿越众,没人比他更了解大明的n多情况了,晋商这个词对他来说特别的敏感,如何评价明末的晋商,这就有得一轮说了。

    公正的说,晋商赚钱的本事非常厉害,牛笔得不行,太原府的太谷县在明清时期,富商巨贾云集,成为中国北方的金融、商业中心,有“旱码头、小北京”的称誉,而且眼光毒辣,老谋深算,懂得在穷苦书生身上投资大量的钱财,资助他们上学考科举。

    一百个读书人里头未必有一个能中举,但一千个里头总能考中几个,何况晋商眼光毒辣,投资的对象基本都是才子学霸级的,既减少成本又见效快,那些才子学霸考上了,晋商又以海量的银子为他们铺路,先是当官,再一路晋升,成为明廷大员要员,而受过晋商恩惠的那些官员当然要回报人家,你来我往就变成了一家子人,得罪了晋商,就等于得罪了文官集团。

    这种撒网式的投资需要大量的钱财、耐心与时间,但这些晋商硬是做到了,整个大明文官里头,有大半和晋商亲如一家人,光这高瞻远瞩的目光与计划就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若从其他角度看待这些问题,那就复杂多了,为了赚大钱,晋商不顾律法,拼命的向金军出售大量的铁矿、粮食等禁售关外的重要军用物资,有的干脆还当起带路党,帮金军收集明军的各种情报等等,在他们眼里只有钱,爱国神马的值几个钱?

    当然了,也不全怪那些眼里只有钱的晋商,大明王朝本身也有诸多的原因,但朱健对晋商就是不爽,否则也不会钦点雷震天坐镇辽东,还给了他一份秘密黑名单,能荣登黑名单的可是以范氏为首的晋商集团,谁让范文程这个家伙太有名了,他给雷震天的密令是不管这家伙什么来意,哪怕是来投降的,别说一句废话,直接一枪轰杀。

    卫氏虽是岢岚州的名门望族,但山西巨富多如狗,跟范氏等大族一比,简直就是小盆友,虽然关若睫美艳动人,让人忍不住邪念滋生,但朱健对晋商有成见,这心里自然而然的对她减了几分热情。

    “夫人有何打算?”朱健问道,他一向怜香惜玉,关若睫主仆如此惨境,又让他动了隐测之心,这人啊,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矛盾。

    关若睫摇头,凤眸一红,面露凄苦神色,她现在身无分文,还能有什么打算,谋生糊口都是问题,曾经的娘家对她来说,已形成陌路,或者说是敌人更确切一些。

    “我可以帮你拿回那些钱。”朱健想了一下才说道,他可以帮关若睫拿回那部份被关海山侵吞的银子,就是有点纠结要不要收点手续费?

    锦衣卫密谍早把关家的底细打听清楚,现在的关家已完全没落,榨不出多少银子,关海山这个叔叔才会做出侵吞侄女财产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来。

    “就当是我还关家这些年来的养育费吧,谢谢公子。”

    关若睫低头想了一下,然后摇头,表情虽然凄苦迷漓,但眼眸里的神色却非常决绝坚定,从今往后,她与关家恩断义绝,再无任何关系。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背过身体,解下腰带,用剪刀剪开缝口,从里边取出一小卷纸卷,俏面现出坚毅神情,“奴如今身无分文,无以回报公子大恩,这是矿契,公子若……无兴趣,便捐献朝廷罢。”

    既然卫家欲置她于死地,她也不讲什么情份了,卫家虽然霸占了矿洞,但没有这份矿契,只能霸占一时,随时被持有矿契的人收回,前提是持有者的实力得强过卫家才行。

    她之所以送给朱健,倒不是想坑他,她想报恩,却身无分文,以身相许?她一个残花败柳,有什么资格许身?从朱健的言谈举止和簇拥在身边家丁可以确认,必是世家大族的公子哥,应该有一定的背景,能接得下这单矿契固然好,接不下,那就捐献给朝廷,让卫家竹篮打水一场空。

    女人发起狠来,有时候真的挺吓人的,关若睫现在就是很光棍,霸占老娘的家产,老娘就捐献给朝廷,让你卫家白忙活一场,哼哼。

    这女人……不好惹啊。

    朱健给她点赞的同时也偷偷吸了口冷气,女人发起狠来,真的让人怕怕,千万别得罪女人啊,万一真发狠了,等你睡着的时候给你来上一剪子,啧啧,想想菊花都发寒啊。

    他的目光落到那张矿契上,眼睛倏然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