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96章 秀才的战斗力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叭——

    手掌着肉的脆响声骤然响起,把所有人都惊呆了,卫江波捂着火辣辣的面颊,一脸惊讶的表情,李凤诚和他吵架时手舞足蹈,标准的书生习气,但他没想到看着文弱的李凤诚竟敢动手打他。

    “你……敢打我?”卫江波一手捂脸,一手指着李凤诚,一脸的惊讶与羞怒,你特么的敢打我?这里是老子的地盘,你吃了豹子胆了,特么的敢打老夫?

    “打的就是你这王八蛋,敢欺负我侄女,当我关家没人是不?”李凤诚边跳脚大骂,边撸袖子,一架要干仗的架势,面对体形比他大一倍的卫江波,一点都不怂,在气势上甚至压倒了对方。

    “你……怎么能打人?”卫江波似乎被刚才那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傻了,这会仍未反应过来,指着李凤诚你你了半天,硬是气得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说,老子怎么就不能打人了?秀才又咋滴?秀才也是人,也是有脾气滴,也是会揍人滴。”李凤诚跳脚撸袖子,完全没有一点秀才的温文尔雅样,怎么看都象一个混迹市井的老无赖老混混。

    卫江波这会才反应过来,目露凶光,正欲喝令家丁出手揍人,突又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脸色瞬间一片惨白,他差点忘了关键的一点,李凤诚是秀才。

    大明是等级森严的社会,所谓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秀才是未来的官员,帝国未来的栋梁之材,享有免除部份地丁钱粮甚至差赋徭役待遇,见官不跪,即便惹上官司也不能随便动刑,得先革去功名,平民百姓欧打秀才等同欧打官差,那是要判重罪滴,当然了,如果你在没人看到的情况下从背后偷袭打闷棍则另当别论,但要在大庭广众之下欧打秀才,那乐子可大啰,除非你也是秀才。

    卫江波是驰骋商场的高手,钱多到花不完,但大明帝国重农抑商,商人的地位很低,连只有几亩薄田的地主老财都不如,见面都得矮一分,何况秀才当面,他还得恭恭敬敬的称人家一声秀才老爷,无论是地位气势,他先天上就矮了七八分。

    他突然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天大委屈与怨气,一向精明能干的大哥怎让他办这事?也不先好好调查一下,害得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出丑丢脸,以后还怎么在山西混?

    啪啪啪——

    “敢欺负我侄女,打死你这混帐王八蛋,打死你王八蛋……”

    在卫江波还在发懵的时候,李凤诚突然发飙,抡起手中的折扇对着卫江波没头没脸的一通猛抽,也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傻了。

    卫江波不敢还手,只能抱头鼠窜,李凤诚有如战神附体,战力暴涨,杀气腾腾的拎着折扇满场追杀,卫家的家丁也慌不迭的躲避,招惹秀才公,白挨打也就算了,万一出啥意外,人家告官,这颈上吃饭的家伙能不能保得住可就难说了。

    不过,卫江波带来的数十家丁里头还是有一些忠心耿耿的人,他们抱头挡脸,咬牙护主,把李凤诚阻挡住,李凤诚追不上卫江波,自然把火气全撒到这些家丁身上,但凡靠近他身边的,无不被他抽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数十个持着刀枪棍棒,体型魁梧的家丁硬是被他一把折扇打得溃不成军,落荒而逃。

    “姓卫的,不还我侄女清白,等着打官司吧。”杀气腾腾,威风八面的李凤诚冲着落荒而逃的卫江波吼喝,似乎还没打过瘾的样子。

    卫江波荒落而逃,他带来的所有家丁自然也跟着跑路,打架不能还手,只能挨抽,这叫打架嘛?不跑才是傻笔。

    “爽!”

    喘着粗气的李凤诚举袖擦汗,他突然发觉,抽人的感觉太爽了,至于神马斯文扫地,见鬼去吧,谁说秀才不能揍人的?以前和李信等同窗好友去风花雪月的时候,也曾跟外地的学子发生冲突,大伙儿先是喷口水,然后动拳头,打得皮青脸肿,不过感觉没今天这么爽,太特么爽了。

    百多红帮的彪形大汉都满脸敬佩的表情,他们都做好了打乱架的心理准备,结果却让人惊掉下巴,数十个持械的大块头家丁,硬是让李先生一人一扇给打得溃不成军,抱头鼠窜,有句成语叫啥来的,一夫当关,万夫莫敌,谁说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百无一用来的,你单挑一大群持械壮汉试试?

    关若睫主仆一直透过车帘缝隙观望,这会忍不住掩嘴偷笑,她们没想到平时斯文儒雅的李先生也会耍流氓,而且功夫老道,简直就是流氓系的宗师啊。

    李凤诚嘿嘿一笑,在保镖的搀扶下,喘着粗气爬上自已的御用马车,率领队伍继续向岚县前进。

    抵达岚县后,关若睫没有进城,而是在城外的上河村租房住下,说是租,其实是红帮的一个秘密据点。

    关若睫跑路时,只带了金银细软和那张矿契,房契地契一张没带走,全都留下,她当时还抱有几分的希望,卫家的人接收了房产地产,会给她留一条活路,但显然,这个想法非常可笑,卫家的人不仅要全部的资产,还想要她的命,只有死人才最让人放心。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关若睫倔强且有主见,既然关家不仁,她就只能不义了,而且到了这一步,她也没有退路了,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抵达岚县的当天,关若睫就打出保护家产的旗号,率百多壮汉杀气腾腾的上山,把关家的护矿队一通暴揍,论战斗力和人数,关若睫带回来的人都是红爷吕键铜精心挑选过的江糊好手,完全碾压卫家的护矿队,关若睫不费吹灰之力,顺理成章的夺回矿洞。

    矿工都是附近的平民百姓,跟两家的纷争没有半毛钱关系,谁给钱,他们就给谁干活,何况旧老板关若睫给他们的福利待遇比新的卫家老板要好,态度也好,矿工们更喜欢给她干活,采矿工作丝毫不受影响。

    夺回矿洞只是个开始,关若睫听从李凤诚的安排,大摆宴席,宴请本地的名流绅士豪强,除了宣称矿产权外,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加上李凤诚这个族叔在一旁配合演戏,原本欢快的酒宴变成了苦情戏。

    李凤诚痛诉卫家欺人太甚,房产地产什么的抢走就算了,咱也认了,但你连人家最后糊口裹腹的矿洞也要抢走,这不是要逼死我这个可怜的侄女么?老夫就是忍无可忍,才从千里之外的京师跑过来讨个公道的,老夫呢,也不强人所难,不要求大家站出来主持公道,只要安安静静的站一边看热闹,我李某人就感激不尽了。

    这一番话让人听着非常舒心,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卫三公子挂掉后,卫家家主卫远青就动起了扒灰的歪脑子,不过被一向彪悍的关若睫一通暴揍,卫远青恼羞成怒,痛下杀手。

    其实,大伙儿甚至羡慕卫家有这么一个能干又会赚钱的好媳妇,要怪只能怪卫公子那个浪荡子,把这么好的一个媳妇儿给坑苦了,他们同情关若睫,但她只是卫家的媳妇,死了老公,没有依靠的寡妇,而卫家财大气粗,招惹不起,两权相害取其轻,傻笔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不过,现在关若睫搬来娘家人帮她讨公道,而且架势不小,这戏有得看喽,看热闹的,谁不希望戏越大越热闹越好?反正他们抱定了谁都不帮,只管看热闹的心态,而这正是李凤诚所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