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99章 还有啥事发生?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卫家卷铺盖跑路,红帮则成功在岚县落脚扎根,但章耀武和李凤诚心里清楚,现在还不是开枝散叶的时候,得先巩固地盘,真正站稳了才能慢慢的向外扩张,暂时还没有挑战八大家这种庞然大物的资格。

    关若睫是明面上的老板娘,她打出的旗号是关家,而不再是卫家,代表她与卫家正式决裂,都闹到要命的份上了,她傻了才会跟卫家再有一毛钱的关系。当然了,法理上,她还是死了老公的卫三夫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有红帮的强力支持,资金充裕的关若睫展现了她的经商天赋,与一些中小实力的商家合作,一点点的吞并实力渣渣的小商贩,把关家的生意越做越大,赢得了商场女诸葛的赞誉。但谁又会想到,叱咤商界的女强人也只是帮天子打工的超级白领而已。

    辽东的生意最赚钱,但风险也大,且被八大家垄断,实力弱小的只能小打小闹,连汤都喝不上,红帮的到来让他们多了一条赚钱的路子,这些弱小者当然举双手欢迎了,不过,话说回来,商人逐利,眼里只有银子,违法的事他们敢干,但要他们跟八大家斗,绝壁吓尿,马上反水把关若睫和红帮卖了。

    所以,看似乎双方合作密切,一起开开心心的赚大钱,但都被李凤诚和章耀武列入不告谱的黑名单,两人小心翼翼的经营岚县势力,一点点的向附近州府县城渗透发展。

    消息传至朱健手上时,即便知道倦若睫、李凤诚等人此行不会有啥大麻烦,成功的机率接近百分之百,但他还是相当高兴,扎根山西的第一步计划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看章耀武和李凤诚的本事了。

    让他有点意外的是还收到了关若睫的亲笔书信,内容也没啥复杂或深意,就是说一些发生在山西的趣事儿,她的一些日常工作生活神马的内容,普通平常,自然得象朋友聊天一般。

    朱健写了回信,同样也是以朋友的口吻,说的也是京师发生的一些趣事儿,还给她捎带一些京师的土特产,最后才说得客气一点,感谢她帮忙打理那边的生意等等。

    在李凤诚和章耀武及潜伏的锦衣卫密谍的密信里都有提到关若睫的一些作为,包括她的经商能力等等,这是朱健要求的,算是对关若睫的各种考验,看看她是否符合加入帝党,成为真正的自已人。

    朱健太忙,信寄出去后很快就把关若睫给忘了,他现在最关心的仍是陕西的情况,三十六营民军被击溃后四散逃窜,或遁入深山老林躲藏蜇伏,或跑到山上当起打家劫舍的山大王,孙传庭、曹文诏、卢象升三路大军展开拉网式搜捕,搜捕王嘉胤、高迎祥等民军头领,顺带着把盘踞山头的各路山大王灭了,局势都在掌握之中。

    因为他的蝴蝶翅膀作用之下,陕西没有象原历史那般被打得稀巴烂,大明还有撑下去的希望,这是好事儿,也让朱健信心增加一分,不过,各地的旱情依然严重,眼看着进入金秋十月,不少地方仍颗粒无收,灾民越来越多。

    朱健只得下旨拨银调粮赈灾,以工代赈,安置好灾民,继续加大水利等道工程建设,同时派出钦差大臣监督,并加派大量的锦衣卫和东厂密谍交叉监督,发现敢贪没的官员,直接撸掉,严惩不怠,一定程度上控制了赈灾钱粮被贪没,但他也因此背上了嗜杀的骂名。

    朱健才不管这些骂名,历史上的崇祯除对魏党狠一次之外,其他方面都是心慈手软,连清剿民军多是以安抚为主,被民军首领一次又一次的诈降忽悠,养好伤口,补充兵力武器装备粮草后又继续反明,他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该喀嚓的就得喀嚓,乱世必须用重典。

    大明国库空虚,若不是他走偏门曲线救国,国库早被拖垮,镇守边关的明军缺衣少粮欠饷,不等金军铁骑入关就先行闹事崩溃。

    看着自已的小金库被一笔笔的转支出去,数额变得越来越少,朱健很肉痛,但没办法,那都是救命的钱,再抠门也得含着泪水支付,唯一得到安慰的是栽种的土豆长势喜人,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应该算是大丰收,说明试验成功。

    可惜的是土豆太少,即便丰收也没有多少,他还得继续栽种,达到一定的数量才敢发放全国,让百姓栽种,不然别说栽种了,估计早被饿得发慌的灾民拿来填肚了。

    朱健的后宫除周皇后外,仅有田贵妃和吕红娘两人,加上之前搞了一场皇宫大裁员,空出n多宫殿,一些宫殿建有小型花园,在他的命令下,这些小型花园都被改造成栽种土豆的试验田,皇宫内搞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土豆栽种运动,宫女太监们也掀起了学习农业耕种的热潮。

    慢,还是太慢了,有点心急的朱健派人赶往福建,催问土豆采购官李之同和老外们的商船几时回来,这一来一往需要n多时间,再急也只能耐心的等待了。

    这期间,钦天监推算日食失准,上书禀奏,朱健这才记起这一茬,着礼部左侍郎徐光启主持开局修历。

    徐光启是明末著名的科学家、政治家,毕生致力于数学、天文、历法、水利等方面的研究,尤精晓农学,译有《几何原本》、《秦西水法》、《农政全书》等著书,同时还是沟通中西文化的先行者,这样的牛人差点给忘了。

    圣旨一下,朱健又后悔了,这样的牛人用去编历法,日食失准可以暂时先将就着,搞水利和耕种才是现在最主要的大事呐。

    朱健优点之一就是知错能改,他马上又追加圣旨,钦点徐光启为钦差大臣,代天子持尚方宝剑巡视各地灾情,并负责教导、监督当地兴修水利等利民工程。

    当然了,他也没有因此剥夺徐光启编著新历法,名垂青史的荣耀,仍让他在编修局挂个副职,著作署名上留有一席之地,另外委任别官员主持编修。

    追加圣旨的结果是徐光启高高兴兴的拎着有先斩后奏特权的尚方宝剑巡察天下去,而朱健又多了个政令夕改,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骂名,当然了,骂他的人多是东林党的人。

    送走徐光启这个钦差大臣后,朱健舒舒服服的享受田贵妃的按摩,脑子里在想着事儿,原历史的十月份,还有啥大事发生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