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00章 要命的大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啊……

    正在舒服享受的朱健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把正在帮他揉肩捶背的田贵妃吓得花容失色,连忙屈身请罪,“皇……皇上……恕罪……”

    她为讨皇上欢心,可是认认真真的学过各种取悦天子的内媚术,这揉肩捶背的技术活虽不敢说是大师级的,但也不会太差,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让皇上舒爽得闭着眼睛直哼哼,但不知怎的,哪里捏痛了皇上?反正她是给吓得魂飞魄散了。

    “爱妃,不关你事,我突然间记起一件重要的事了,不好意思,把你吓坏了……来人。”

    朱健把吓坏的田贵妃扶起,拍了拍她诱人的丰臀以示安慰和道歉,不过,突然间想起来的事太重要太要命了,他已没有闲心去抚慰受到极大惊吓的田贵妃,当即命高起潜把司礼监秉笔大太监王承恩、锦衣卫指挥使雷寅、东厂副提督战张唯亮、工部尚书李精白、凤凰军团统帅吕红娘、狼营统领曹变蛟、神机营统领李信马上叫来。

    高起潜不敢有半点拖延,连忙派太监去叫人,这几位爷可全都是皇上的倚重的心腹重臣,平时忙得影子都不见一个,一下子全叫来,铁定是真有大事情了。

    确实是有大事情,朱健也是突然间才想起来的,随后连连拍着自已的额头直骂娘,要忙只能怪自已忙昏了头,把这要命的一件大事情给遗忘了,他现在是亡羊补牢,只是不知道还来没来得及?

    等吕红娘等人匆匆进宫,来到御书房时,朱健正撅着屁股,趴在一张大地图上看着。

    “你们说,这些日子来,辽东是不是太平静了?”

    一句没头没脑,莫明奇妙的话让吕红娘等人俱都一怔,皇上今儿怎么啦?曹变蛟是唯一没有发愣的人,相反,他眼睛一亮,皇上想让狼营动了?

    狼营算是成组建的新军,训练固然重要,将士们每天都严肃认真的进行各种高强度的训练,一天能顶一般驻军十天的训练强度了,士兵们进步很快,身为狼营统领,曹变蛟认为麾下将士已经ok了,现在需要的是用实战来检验训练结果而已。

    曹变蛟是纯粹的武将,武将的宿命就是战场,也是夺取战功,光宗耀祖的舞台,他渴望战斗,渴望立功,老叔曹文诏统率广平军在陕西大杀四方,屡立战功,已荣升总兵官,独掌一军,让他眼热不已,只是,皇上一直认为三大营训练还不够,没派上战场,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狼营三千将士的训练有多严格,强度有多大,他就不说了,军纪严明,行令禁止,他敢说,除了李信的神机营,红妃的凤凰军团,天下再无一只军队能跟他的狼营相比较,他最大的依仗就是狼营装备了大明最好的武器,接受了各种现代军事理论训练,即便是野战,他也有信心击溃号称野战无敌的金军铁骑。

    “皇上是说辽东局势有变?”

    众人当中,要数李信的反应最快,他只愣了那么几秒钟就捕捉到皇上话中的意思,辽东局势出现变故了?

    他虽然中举,但之前因受父亲牵连,一直没有入仕,不过骨子里仍是把自已当成了文官一系,造化弄人的是虽得皇上看重,但皇上却让他入职武官,统军打仗。

    文人的习惯,李信每天虽然忙着训练神机营将士,但却关注天下局势、朝堂的变化,辽东有老谋深算且发稳重著称的洪承畴坐镇,又得天子大力支持,粮饷武器等军需品虽不敢说充足,但比历年好了许多,金军虽屡屡犯边,但都被洪督师击退,九边固若金汤,但皇上突然把大伙儿都召来,还问了这么让人莫明奇妙的话,说明辽东应该是出了意外。

    “没有,洪督师守得很稳,不过……要不,你们换个角度,把自已当野心勃勃,一心想入主中原的金主皇太极,久攻边关不破,会怎么想?”

    朱健含糊吱唔,他没法向众人解释未卜先知的原因,一时语滞,好在他急智,马上想到了解决的办法,让众人换个角度,把自已当成皇太极,从皇太极的角度目光来看当前的局势。

    这话可有点诛心,换是一般大臣早吓得魂飞魄散,扑嗵跪倒请罪,好在李信、曹变蛟等人早已熟悉朱健的行事风格,倒没觉有什么不妥,很快把自已代入金主皇太极的角色,然后盯着铺放面前的军事地图沉思,御书房内的氛围瞬间变得有点怪异。

    李信盯着军事地图沉思良久,手指宁锦两城,两大重镇城高墙厚,屯积有大量的粮草,即便被金军围困,只要守城将帅不犯大的军事错误,守个一年半载的基本不成问题,何况洪承畴老谋深算,以稳著称,有他坐镇辽东一日,皇太极绝无可能破关。

    宁远、锦州、山海关一带金军不可逾越的屏障,皇太极傻了才会不惜代价的发起强攻,别忘了,金帝国的人口基数很少,物资匮乏,可玩不起消耗战,

    辽西一带没法突破,皇太极肯定把目光东移,一直移到大明重镇遵化以北的地方,科尔沁草原,只要把蒙古帝国末代大汗林丹汗击败,就等于是扫清了北方障碍,可以放心的猛叩大明的北方门户了。

    事实上,目光狠辣的皇太极确实是这么做了,林丹汗也算英勇善战,颇有战略眼光,但蒙古各部落矛盾重重,各怀鬼胎,难以抵挡八旗精锐,林丹汗只能向大明求救,希望联明抗金,但崇祯和东林党文官根本不当回事,坐看林丹汗被皇太极灭掉,直至金军铁骑破关才醒悟,但为时已晚。

    朱健这个时空,他也是纠结良久,才无奈拒绝林丹汗联盟的请求,他当然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盟友的大道理,从战略大局上考虑,确实应该和蒙古结盟抗金,但此的大明已经赢弱得奄奄一息,军备荒废,战力低下,跟金军的铁骑打野战完全就是送人头战功,各种庞大的军需开销就不说了,大明的国库空得老鼠都不见一只,加上全国闹旱灾,灾民遍地,陕西闹民变等等,都让朱健焦头烂额。

    是与林丹汗联盟抗金,财政被拖垮,局势一天天靡烂?还是把有限的财力集中投放在训练强军?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良久,最后还是宋献策的一句话让他下定了决心。

    求人不如靠自已,这是狗头军师宋献策说的,宋献策的分析大体上与他相似,以大明军队现在的战力,在辽阔的大草原上和野战无敌的金军打野战,纯粹是找死,与其损兵折将,白白浪费大量的钱粮等大量军用物资,不如豪赌一把,把有限的钱粮集中投入到新军的训练上,到时集中大明帝国所有精锐主力与金军一决胜负,就算干不死皇太极,也至少能把八旗军打残,大明会获得宝贵的喘息时间来休养生息。

    当然了,这是有前提条件的,辽东局势必须稳住,民军必清清剿干净,内部绝不能乱,朱健纠结良久,最后还是采纳了宋献策的战略建议,即宛拒了林丹汗联盟抗金的请求。

    朱健虽然拒绝了林丹汗出兵的请求,但还是给予了林丹汗一些小帮助,比如开放边贸,卖粮卖铁矿等重要军用物资,他骨子里还是希望林丹汗能撑一阵时间,为他争取到更多的时间。

    但希望丰满,现实却太骨感,林丹汗没能撑多久就败得一塌糊涂,金军再无后顾之忧,可以放心侵略大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