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12章 战争之神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类似的小战斗在大营附近的树林里发生,枪声稀落,倒是在东南面的树林里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狼营的三组斥候伏击了一组金军斥候,枪声引来了另外两组金军斥候,同样也引来了狼营的两组斥候和两组狙击手,狼营斥候以众击寡,又占据有利地形,拥有火枪手榴弹和狙击手等优势,三组金军斥候团灭。

    天空完全放亮的时候,皇太极才等来斥候传回的消息,曹变蛟的狼营在通往遵化重镇的主官道上安扎一座大营寨,想要袭击遵化重镇或从背后袭击龙井关,得先把曹变蛟的大营给端掉。

    皇太极眉头直皱,若曹变蛟率部据营死守,他就得强攻,损失肯定不小,但若不强攻,一点机会都没有,怎么着也得试一下。

    “皇上,微臣知道有一条小路可绕至龙井关和遵化镇的侧后。”

    已经献关投降,决心要抱皇太极粗大腿的张万春屁颠屁颠的献计,想得到重用,得立功才行,他为了自已的前程,把大明卖得干干净净。

    “好,若破龙井关或遵化重镇,张爱卿当记首功。”皇太极高兴道,如此重要的会议,张万春原本连靠近皇帐的资格都没有,但他为了笼络人心,还是让张万春参加了会议,事实证明他是英明神武滴,关键时候,张万春给他献上了破关良策。

    “这是微臣份内之事。”张万春嘴巴说得客气,心里却乐翻了天,刚投降过来就立一大功,想不嘚瑟都有点难啊。

    皇太极很快就作出决定,主力围攻狼营营寨,牵制明军,掩护偏师走小道,从背后袭击狼营,先把曹变蛟这只拦路宰掉再说。

    张万春知道小道怎么走,自然由他充当向导带路,偏师是制胜的关键,他本想委派素来小心谨慎的范文程当主帅,但这厮摔伤了腿,不良于行,他考虑一番,钦点贝勒岳托为主帅,杜度为其副手,精心挑选镶红、正白两旗的猛将勇士二千人,各小部族的炮灰兵二千人组成袭城偏师。

    岳托是代善的长子,镶红旗,勇猛善战,屡立战功,在皇太极与另位三位大贝勒争夺汗位的最关键时刻站出来,号召一众贝勒力顶皇太极,故极得皇太极的宠信,派他统掌偏师再正常不过。

    杜度是广略贝勒褚英的第一子,正白旗,常跟随大贝勒阿敏、岳托南征北战,派他充当岳托的副手也很合适,在用人方面,皇太极还是很有一手的。

    岳托和杜度挑选好精兵猛将后当即出发,张万春率洪山口的降兵在前边领路,小道多是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有些地方需要绳降或抓着古藤攀越,战马无法通行,岳托的这一支偏师清一色的步兵,携带了大量的弓箭和一些火枪。

    皇太极深谋远虑,每次犯边烧杀抢掠,除了抢粮食和银子,最主要是抢掠读书人和铁医工匠,其实才是女人和年青力壮的奴隶,那些铁匠工匠可以帮他打造精良的武器装备,有晋商暗中支持,他获得了大量的铁矿石,打造出比明军边军还要精良的武器装备,鸟铳、鲁密铳、三眼铳等火枪就打造了一批,大半分配给岳托的偏师,可以看出他对岳托寄予极大的厚望。

    随后,皇太极亲率大军出城,杀向曹变蛟的大营,既然张万春知道有小路,相信当地的明军或百姓也知道这条小道,说不准已派兵扼守,为掩护岳托的偏师,他没有为保存实力佯攻曹变蛟的大营,而是真真正正的发起正面强攻。

    此次犯边,金军携带有火炮,只不过因为过于沉重,运输极不方便,故携带的数量不多,仅十门大口径的大将军炮而已,还有六门缴至洪山口的佛郎机炮。

    十门大将军炮一字摆开,对着狼营营寨乒乒乓乓的一通猛轰,炮声隆隆,声势极为吓人。

    曹变蛟在官道上所扎的大营与传统意义的军营略有不同,就是在围栏的后边堆了几层用布袋装满泥沙的沙袋,充当防御工事,士兵可在沙袋后边开枪射击。

    军营内搭建瞭望高塔本是很正常的事,但曹变蛟考虑到狙击手的特殊作用,又担心被金军的大炮轰中倒塌,塔上金贵的狙击手摔死摔伤,他宁可让后勤辅辛苦,瞭望塔的基层先打入两排削尖,中间中空的木桩,再倒入泥土夯实,外边堆摆几层沙袋,把一个个瞭望高塔弄得非常结实坚固,可抵御实心铁弹的几轮轰击。

    这些东东都源于朱健的传授点拨,在李信、曹变蛟等人眼里,属天子发明的全新防御工事,天子胸怀旷世奇学,包罗万象,鬼斧天工,让他们膜拜得五体投地。

    金军的十门大将军炮乒乒乓乓的吼得欢快,不过发射的全是实心铁弹,虽然也缴获了少量的开花弹,但炮弹太小,只适合佛郎机炮,六门佛郎机炮或发射开心弹,或发射实心小铁弹,同样吼得欢。

    一颗颗实心铁弹呼啸着砸进军营里,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小坑,惯性作用下再弹跳飞滚,砸坏了一些军用帐蓬,但没砸中一个狼营的士兵。

    实心铁弹用来轰击建筑物,效果明显,轰击密集的目标也有一定的效果,但轰击稀散的目标,命中很低,只有运气特别渣的倒霉蛋才中弹,基本上只具有壮大已方声势,提高士气,威摄敌军的作用。

    在金军逼近,架设大炮的时候,狼营的将士已躲进由厚厚的沙袋堆垒成的防御工事里边,沙袋可阻挡实心铁弹的轰击,伤亡很正常。

    也有的实心铁弹把营栏轰得稀烂,碎木四处激射,但实心铁弹未能突破厚厚的沙袋墙,直接卡在里边,最多震得沙袋墙倒塌,重新堆叠就ok。

    唯一对狼营将士造成伤害是那些少量的开花炮弹,大量的开花弹落到空地处,炸起一团团火光,少量开花弹引燃帐蓬,引得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只有二枚打飞的开花弹落在军营角落处,那里刚好有几名后勤辅兵正在铲泥沙装填沙袋,顿时惨叫倒下,三死二伤,狼营的首批阵亡名单上出现了三人的名字。

    站在沙袋墙掩体后面的曹变蛟扭头望了望身后的几座瞭望塔,见没被炮弹轰中,这才松了半口气,瞭望塔上的士兵虽然只有几个,但全都是狙击手,整个大明也就五十几个,天子的宝贝疙瘩,金贵着呢,损失一个真的很肉痛。

    “咱的大炮呢?”

    “禀将军,正在测量校正。”身边一名叫黄小波的年青军官连忙挺胸并脚,大声回答。

    他的官衔只是小校,但却是炮兵指挥官,在训练考核中成绩突出,被朱健钦点任命,一下从一名普通的士兵跃升为军官,鱼跃龙门,让士兵们羡慕不已。

    他想晋升,就得先立功,眼前就有功劳等着他呢,新兵训练的时候,他早已牢记天子说过的话,炮兵是战争之神,经过认真学习天子亲笔撰写的《炮兵手册》,他知道了很多先进的东东,什么三角测量、校射、炮火压制、覆盖等等。

    对面的金军明显不知道这些东东,架起大炮就一通乱轰,几乎没啥准头,让他的部下得以从容测量,校正炮弹落点,校正好之后,他的二十门佛郎机炮会把金军的炮兵阵地一下端掉,妥妥的一桩战功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