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14章 强攻
    [9xds.com(就喜读书网)]    金皇帝想入主中原,屡屡犯边,在辽东打了n多仗,双方彼此了解,在金军眼里,明军战力渣渣,除了躲在城里当缩头乌龟,依靠厚实坚固的城池打防守战之外,不敢出城打野战。

    当然了,明军的火炮还是挺厉害的,先帝努尔哈赤就是伤在明军的火炮下,驾鹤归西,不过,明军的火枪种类虽多,但很渣,乒乒乓乓的放得欢,炸得响,但准头就不说了,弹丸子都不知道飞哪去,而且老炸膛,把自个炸死炸伤,还不如当烧火棍来使,嗯,当烧木棍都嫌重呢。

    对付火力弱,威力渣,没有准头的火枪,一般的厚木盾牌就能解决,没制式盾牌,随便一扇破门板厚木板什么的都行,可挡枪弹,冲近后,明军就成了鱼腩,随便剁。

    金军的炮灰步兵就从洪山口城里拆了n多门板当护盾,几人抬着冲锋,掩护身后的同伴战友,冲近时,后边的弓箭手就放箭掩护,压制明军,其他人则乘机冲杀上前。

    “稳住,都给老子稳住了,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开枪,放近点再打。”沙袋后面,狼营各队的基层军官们大声呼喝,给手下的士兵打气,心里则在默默的数数,距离越近,鲁密铳的杀伤力更大,放近了打才爽歪歪呢。

    临时指挥部的沙袋后面,主帅曹变蛟及一群高级军官都举着单筒望远镜观察敌情。

    一旁的炮兵指挥使黄小波看着密密麻麻涌来的金兵直咽口水,这么密集的目标,如果降低佛郎机炮的仰角猛轰一阵,啧啧啧,保证金兵各种酸爽,只可惜他的二十门佛郎机炮担负阻断第二金军进攻的任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枪兵立功了。

    炮火阻断也是《炮兵手册》的重要教条之一,就是以猛烈的炮火阻断敌军的第二波进攻,让敌人无法连续性的进攻,减缓一线作战部队的压力。

    身为主帅的曹变蛟其实也想让炮兵部队降低仰角,对着冲锋中密集的金兵一通猛烈,但考虑到手下将士初上战场,而且还是第一次面对面的与金军打硬仗,心理压力过大而影响士气,严重的造成崩溃,那可要命了,所以,他只能强忍着极大的诱惑,把这个想法从脑子里驱逐出去。

    金兵仍在呼吼冲锋,距离越来越近,一些弓箭手已停步张弓,射出了一波箭矢。

    密密麻麻的箭雨洒落狼兵头上,但都被后勤辅兵竖起的大盾挡住,发出一阵叮当的暴响声,偶有一二支箭矢穿过两张盾牌之间的缝隙,射中人体。

    三大新军都装备标准制式的战术背心,前袋装放有一块护住胸部要害的铁板,朱健美曰防弹背心,虽有几名狼兵中箭,但多是伤在手臂等不致命的部位,有随军军医及时医治,有酒精消毒,大多时候不会因伤至残,治好后很快就能归队。

    “一排,准备,射击。”

    随着军官的一声令,早严阵已待的狼营士兵乒乓乓的放起排枪,然后迅速收枪退后,装填弹药,第二排的士兵则跨前一步,接替他们的位置,接着点火放枪。

    密集的弹雨洒射而出,冲在最前面的金兵接二连三的惨呼倒下,不管是裹了一层薄铁的木盾,皮牛制的盾牌,还是厚门板,都被铅弹洞穿,贯进人体里。

    狼营的沙袋后面每响起一排枪声,冒出一团团呛人的硝烟,都有一排冲锋中金兵惨叫倒地,颇有点比赛倒地的感觉。

    双方的距离已在五十米之内,但火枪的威力仍旧渣渣,没有命中要害就不致命,绝大多数中弹的金兵都躺在地上挣扎惨嚎,但若不能及时止血医治,最终还是因失血过多挂掉。

    有几个混在冲锋队形里的重甲猛士也中弹倒下,他们身上的重甲虽然挡住了铅弹贯体的厄运,但强大的冲击动能照样震伤了他们的五脏六腑,身上虽没有创口,但口鼻流血,一样躺地,就算拖回去抢救也没用,结果还是挂掉。

    狼兵的火炮乒乒乓乓的放得欢快,金兵的冲锋队形则一层一层的被削掉,地上躺满了人,武器盾牌什么的扔了一地。

    猛烈且密集的火力一下把金兵打懵圈了,明枪的烧木棍几时变得这么厉害了?

    一波弹雨射来,又有数十人倒下,剩下的害怕了,转身就往回跑,不过,跑得最快的那些人可不是幸运儿,而是倒霉蛋,没挨枪子,却被自已人的督战队剁掉。

    逃回去也完蛋,那些跑慢的炮灰只能再次转身,硬着头皮重新向明军发起冲锋,左右都是死,确实只能往前冲了,万一幸运女神眷顾,真的杀进明军的大营里,说不准还有一线生机,而且还能立功。

    还别说,因为督战队的存在,炮灰们真玩命了,冒着枪林弹雨拼命的冲锋,嘴里呼吼着为自已壮胆,一度冲到营栏十几米近的距离,然后,在沙袋防御工事的后面飞出一枚枚冒着缕缕青烟的东东,倒霉的被直接砸中面门或身体,直接惨呼倒下。

    这是神马东东?

    大多人本能的放慢奔跑的速度,好奇的看着脚下还在冒烟的东东,然后轰的一声巨响,无边痛浪迅速袭涌而来,再然后啥也不知道了。

    所有冲近的金兵不是被手榴弹炸飞,就是被排枪放倒,第一波冲锋的炮灰所剩无几,仓惶回逃,这一次,督战队没有动刀子,而是放任这些已经吓破胆的士兵从身边狂奔而过。

    金军的第一波冲锋在付出极惨得的伤亡代价后终于结束了,能活着逃回本阵的仅几十人,一个个全吓破了胆,斗志全无,短期内不再适合参加战斗。

    两军对垒的中间躺满了马尸人尸,扔了一地的战旗、刀剑盾牌等东东,还有许多挣扎号呼的伤兵,那凄厉的惨嚎声,不论是金军还是狼兵,都觉心里瘆得慌。

    这时,从尸堆里爬起一个披着重甲,口鼻流血的金兵猛士,他用手中的铁剑支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不过,还没等他站稳,砰的一声枪响,脑袋瞬间被打得稀烂,庞大的身躯仰天倒下。

    瞭望高塔上,一名狙击手单手扛枪,表情冷峻,让人感觉有点酷酷的高冷味道,扛在肩上的后装枪枪管还在冒着白烟,这是他干掉的第五个重甲猛士,累积够了晋升一级的战功,爽。

    对面,目睹这一切皇太极眼角直抽抽,表情显得有点狞猛吓人,他咬牙切齿的吼道:“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