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18章 中伏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岳托突然间明白了,整个峡谷实在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他心里发毛,在走来的一路上,时不时的能听到鸟啼声,有时还惊起一群群的飞鸟,但鹰嘴峡安静得连鸟啼声都没有,那只有一种可能,峡谷里有伏兵。

    可惜他明白得有点晚了,两声清脆的枪声突然响起,打破了峡谷的寂静。

    杜度和张万春双双栽倒,两人分别被两组狙击手盯上,胸部各挨了两枪,只因狙击手差不多同时点燃引线,因此只听到两声急促的枪声。

    枪声就是开火的命令,埋伏在陡坡两侧的狼兵跟着开枪,乒乒乓乓的枪声响成一片,不时伴着手榴弹爆炸的声音,措不及防的金兵瞬间倒下一片。

    “敌袭,敌袭,撤退,赶快撤退。”岳托高声呼吼,但他的声音全被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猛烈爆炸的声音所掩盖。

    其实,不用他呼吼,遭受突然打击的金兵乱成一团,一个个抱头鼠窜,仓惶逃命,只不过有些人吓昏了头,没有分辩清楚方向,本能的往前跑,结果不是挨枪子就是被手榴弹炸飞。

    陡坡上边略窄,无法排出队列进行三段密集的射击,士兵射出第一枪后得装填弹药再发射,这中间难免有几十秒的间隔,幸好黄小波的脑子较为灵活,命士兵投掷手榴来弥补火力上的不足。

    岳托的偏师皆是精心挑选的精锐,即便遭受突然打击,一度陷入混乱,但仍有不少勇士或举弓射箭回击,或举着火枪对射,不过,狼兵居高临下,占据有利地形,加上峡谷狭窄,投弹手根本不用察看目标再投掷手榴弹,点燃引线直接往下扔,每一声爆炸都能炸翻几个。

    金军勇士虽然悍勇,但终究是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抗拒枪弹和手榴弹构筑的钢铁弹幕,任何敢胆在峡谷内逗留片刻的人不是变成尸体就是躺倒在地上挣扎哀嚎,最后的结果还是会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把杜贝勒带出来!”

    气极败坏的岳托劈手揪住几名勇士,命他们进谷找寻杜度,大军可以崩溃,但杜度必须找回来,哪怕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也要带回去,这样才能向皇太极交待。

    重新冲进峡谷的金军勇士很快就被密集的弹雨轰成蜂窝,岳托继续派人冲进去,一直到派出第八批人,以付出百多人的代价才知道杜度的消息,和张万春躺在一块,死得不能再死了。

    “撤退!”

    岳托望了一眼峡谷内,恨恨的一跺脚,下达了全军撤退的命令,率残军灰溜溜的撤退。

    咣——

    天空中突然响起一道炸雷,没过多久,狂风骤起,把地上的枯叶干杂卷扬得飞起,一时间尘烟滚滚,遮天蔽日,天空乌云翻涌,黑压压的一片。

    “哈哈,这是老天在助我成事。”

    本已狼狈撤退的岳托抬头望着天空,忍不住发出哈哈的狂笑声,看老天这架势,铁定来一场暴雨,明军的火药受潮,火枪手榴弹基本失效,近身白刃战,大金勇士怕过谁?

    “停止撤退。”

    岳托顾不得清点伤亡,喝令士兵停止撤退,就地集结,同时砍伐树木做长梯,准备重新杀回鹰嘴峡。

    “我叉,惨了……”第六营营官黄小虎看着黑压压的天空直跺脚惨叫,老天爷,你这是在玩我?

    “赶快挖洞伐树,保护手榴弹和纸弹壳。”还好,他反应较快,连忙下达一连串的命令,命士兵挖洞,把一箱箱的手榴弹和纸弹壳塞进去保护,能保护一箱算一箱。

    本来,大军出征时都备有防雨的油纸保护弹药不受潮,但他的第六营匆忙行动,油纸都扔在辎重营里,没有携带过来,只能就地取材,挖洞和伐树来保护弹药了。

    不过,陡坡上多是石头,根本没法挖,而且,他们除了携带二十几把短斧之外,也没有携带锄头,天子创造发明的工兵铲仍在测试之中,据说已经测试了数百把,不是材质太硬易折断就是太软,没有达到最低标准,因此还没有生产并装备三大新军。

    幸好绝壁处有几个天然的小洞穴和小凹洞,马马虎虎可以藏上十几箱手榴弹,其它的真无能为力了。

    当然了,大伙仍在拼命努力,把吊带上来的弹药箱堆积好,上头搭上木架,脱掉军服堆盖在木架上,再砍伐大量的树枝堆盖在最上边,能挡多少雨水算多少吧。在忙着保护弹药的同时,同时采集石块和用砍伐倒的大树充当擂石滚木,做好金军重新杀回来,双方展开白刃战的准备。

    元崇虎已率二组斥候绳下来,几个赶回大营求救,其他人跟着他往前查探,刚巧岳托也派出一队斥候过来侦察,双方不期而遇。

    元崇虎反应最快,一箭射倒还在发愣的金军斥候,他不喜欢火枪,而且火枪不怎么适合斥候使用,除非是打伏击战或远程战,当然了,遂发枪还马马虎虎,可惜产量太低,除了优先装备猎人营的狙击手和凤凰军团一部外,其他部队暂时不用想了。

    好在跟随的斥候反应也相当快,立马抽出插在腰间的手榴弹,用一直随身携带,从未熄灭过的火绳点燃,心里默数几个数后投掷出去。

    那些金军斥候原本嚎吼着挥刀冲来,但一看到砸来的几枚手榴弹,顿时吓得转身就逃。

    轰轰几声爆炸,一名跑得慢的斥候被激射的弹片射中,惨呼倒下,其他人倒是跑得飞快,瞬间就没影了。

    元崇虎派人戒备,自已亲自审问俘虏,他忽悠俘虏保证救活他,等俘虏供出有用的情报,他手中紧握的锋利短刃毫不留情的划过俘虏的咽喉要害。

    知道金军就在前面不远处集结,伐木搭建梯子,只等倾盆大雨撒下就发起反攻,元崇虎忙率人撤回,向营官黄小波禀。

    “斥候营护卫狙击手撤退,一定要保证狙击手的安全。”黄小波抬头望了望越来越黑的天,下达了命令,少量人开溜还是可以的,想整营开溜根本不可能,他们唯有留下死守待援,只希望老天爷让这场雨下得慢一些,下得短一些。

    元崇虎已知道狙击手在军中的重要性,没有半点犹豫,指挥手下兄弟把四个不想独自逃生的狙击手强行架走。

    约模过了六七分钟后,黑漆漆的天空闪过几道闪电,隆隆的焦雷声响起,接着哗的一声,倾盆大雨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