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21章 骂战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大明初期的神机营在军中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永历帝时期仍是非常牛笔的存在,明末就变成了摆酷酷造型的豆腐军,混吃等吃的各种纨绔二代充滞军中,一直到李信接掌,把全军上下几乎淘汰光光,征召吃苦耐劳的穷苦青壮进行系统化的军事训练,神机营这才大有改变。

    现在的神机营无论是武器装备、军事训练、精神面貌、团队协作还是士气,都提升了n个档次,绝对不亚于明初的神机营,火力方更则更胜一筹,在李信的从容指挥下,士兵以排队枪毙的三段射乒乒乓乓的放枪,把冲来的金军铁骑轰射得人仰马翻,惨嚎声不绝于耳。

    一般的野外阵地战,正面方阵的兵力最为厚实密集,也最难突破,冲阵的金军铁骑在付出二百多骑的伤亡后,突然兵分两路,绕开正面的方阵,侧击联军两翼。

    两翼的兵力稍为薄弱一些,比较容易破阵,这也是金军铁骑最拿手的大招,无论是对付明军还是林丹汗的骑军,又或其他的部族敌人,他们都是从两翼突破,凿穿敌人的阵型,进而奠定胜局。

    右翼是曹变蛟的狼营,狼兵同样以三段射侍候,把进攻的金军铁骑轰射得人仰马翻,进攻左翼的那支铁军铁骑就惨了,撞到的是吕红娘的凤凰军团。

    三大新军中,只有吕红娘的凤凰军团装备了近千支后装遂发枪,射速提高了近半,乒乒乓乓的枪声密集得仿佛不用装填弹药一般,金军铁骑的一次冲锋就倒下了二百多骑,第二次冲锋又倒下一百多骑,一千精锐铁骑差不多折损过半,伤亡算相当惨重了。

    “赶快给我鸣金收兵!”站在城头观战的皇太极眼角直抽,才几次冲锋,三千精锐铁骑就折损过千,面对如此密集,威力吓人的火枪大阵,再多的精锐铁骑都不够人家塞牙缝,这仗还怎么打?

    金军铁骑很快撤退,战场上遗留一大片战马和人的尸体,大多受伤未死,躺倒在泥地上挣扎惨嚎,因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失血过多,惨嚎声渐渐变弱,最后没有声息。

    坐镇阵中指挥的吕红娘令旗一指,全体将士排着整齐的队列,迈着整齐划一的隆隆步伐向前缓缓推进,那种排山倒海的威武气势给人一种强大的威压感。

    八千联军一直推进到城下,摆开攻城的战阵,后勤辅兵在后边忙着清理战场,收捡各种战利品,尸体全扔到深坑里掩埋,死去或受伤的战马一律拉回大营,准备晚上享受马肉大餐。

    城下的明军骂阵,你们不是吹嘘野战第一么?有种下来干仗啊,爷爷就在这等着,下来啦,来啊,互相伤害啊,害怕了?不敢应战了?神马狗屁野战第一,丢死人了,还是回去再吃几年奶吧。

    城上的金兵气得哇哇,平时都是他们追着明军暴揍,向明军骂战,各种不堪的问候,嚣张得没法形容了,今次却完全颠倒过来了,变得明军各种嚣张,他们则了受气的小媳妇儿,一个个无不气得肺都炸了,愤怒的咆哮着,要求出城拼命。

    “谁再敢言战,杀无赦!”

    场面有点混乱,皇太极不得不祭出大杀器,把所有人镇住,他何偿不气得满脸黑线,恨不得把城外的明军全都剁成肉泥,但气归气,该有理智还是必须得有,狼营、神机营和凤凰军团可不同于一般的明军,装备的全是清一色的火枪,还装备了近战大杀器手榴弹,外加精准度相当高的佛郎机炮,相当厉害,连他都一筹莫展,不知道如何对付这三大新军,再出城和人家硬打,简直就是送人头送战功。

    皇上发飚,所有人都不敢吱声了,别看他们嘴上吼得比谁都凶,其实不少人的心里还是挺敞亮的,城外明军的火力太强悍凶残了,冲上前完全就是送脑袋送战功,傻笔才真的想打,他们干吼几句只是为了向大汗表忠心而已。

    金军紧闭城门,不敢出来应战,吕红娘当即下令开炮,七十门佛郎机炮对着洪山口要塞一通狂轰滥炸。

    洪山口要塞无论如何都要收复,否则和大安口、龙井关构成的三大防御要塞就缺了一个大口子,任由金军铁骑长驱直入。

    炮火轰击只是为了杀伤和威摄金军,为攀城战做准备,反正炮弹多的是,随便挥霍,再者,吕红娘已问过元崇虎,得知要塞内的百姓不多,基本都是军户的眷属,原千来人的守军已跟着张万春投降金军,自然成了敌人,她也用不着顾忌伤及无辜。

    七十门佛郎机炮同时开火,用的全是开花弹,把整个要塞轰得火光冲天,浓烟滚滚,遮天蔽日,金兵被轰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受惊的战马狂嘶乱冲,到处是倒塌的建筑物,残破的躯体,整个要塞乱成一团。

    “大汗,危险,快下城。”

    一众侍卫一拥而上,迅速把皇太极架下城,护着他躲进藏兵坑里,岳托等一干大将重臣也跟着躲进来,一个个直吸冷气,他们以前见过十几二十门火炮同时轰射的场面,发射的全是实心铁弹,隆隆的炮声听着倒是很吓人,其实威力真不咋样,但今天这场面真有点吓人,一炮下来,站附近的都完蛋,而且数量密集得吓人,不躲起来真得挂掉。

    城墙下面的藏兵坑里挤满了人,但在外的人就有点惨了,他们东奔西逃躲避从天而降的一发发开花炮,每一声爆炸,几乎都能带走一两条鲜活的生命,加上战马受惊乱冲乱撞,被撞飞踩踏的死伤不少人,感觉躲哪都不安全,许多惊恐不安的士兵干脆跑出北城门,躲在佛郎机炮的射程之外,这才安全。

    隆隆的炮声持续了n久才消停,联军没有发起攻城战,而是全军撤回大营休息,留在城头观察的士兵禀报之后,皇太极等人才敢从藏兵坑里钻出来,眼前一片狼藉,房屋几乎全部倒塌,仍在呼呼的燃烧,到处是残砖碎瓦,还有残肢断臂,死状各异的人尸和马尸等等,一个惨字无法形容。

    皇太极面颊的肌肉一片抽动,咬牙切齿的挤出一个字,“撤!”

    数万大军挤在一座小小的要塞里,被明军这一通炮火乱轰,伤亡不小,他根本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在如此猛烈的炮火面前,这座要塞很难守得住,而且大金的勇士擅长进攻,他唯有暂时放弃,以后再另作打算。

    数万人心惶惶的金军撤得一干二净,能带走的东西全部带走,真正做到一粒粮食也不给明军留下。

    一直到第二天的早上,负责观察的士兵发现城头上的哨兵已n久都没动一下,怀疑有异,潜近侦察才发现是稻草人,攀上城头一看,鬼影都不见一个,洪山口就这样收复了。

    京师,科技院。

    戴了好几层口罩的朱健正从某间试验的大厢房里走出来,整个人从头到脚满是尘灰,拍一下都能扬起漫天烟尘,呛得人直咳嗽。

    随行侍候的宫女一拥而上,把他剥成光猪,扛进早已备好的大澡桶洗搓搓,这时候,朱健才敢好好的喘气,“总算o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