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29章 靠海吃海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出海n久的李之同终于回来了,除了他统领的几十艘战船商船组成的船队,还有几百艘由白皮肤蓝眼睛的洋人船队,船上载运的全是土豆。

    福建巡抚熊文灿亲自到码头迎接,不过穿的是便服,身边只有几名护卫和几个重要客人陪同,他现在已算是帝党一员,而且还属核心要员的那一种,知道一些秘密也就不奇怪了,比如李之同身负的秘密任务,所以他才会亲自到码头迎接李之同。

    任何一个地方官的一把手都希望自已的治下平稳安定,能干出一番政绩来晋升更快,而粮食是平稳安定的重要基础,而且没有之一。

    福建也遭受洪灾风灾等灾害,若没有郑芝龙散财救灾,熊文灿再有能力也安抚不了灾民,因为府库没有多少钱粮可供救灾,朝廷虽有赈灾,但全帝国有不少地方也发生自然灾害,拨发下来的赈灾款少得可怜,根本就是杯水遮薪,不过总好过一分钱也没有而已。

    说句诛心的话,郑芝龙在福建的威望比他这个一把手还要大,不过,他还是挺感谢郑芝龙在关键的时候伸出援手,虽然怀有异心,但至少灾民没有象陕西那样闹民变,不然损失更加惨重,这也是他极力招安郑芝龙的原因。

    土豆是可以替代稻米充饥的耐旱高产农作物,不夸张的说是救命的粮食,熊文灿当然要重点关注了,这是在他的地盘里,少说也得先扣下几十船的土豆,安抚好治下的百姓再说,至于别的省份,就由天子头痛去吧。

    “熊大人不急不急。”陪站在他身边的蓝瑞堂哈哈笑道,他是红帮设在福建的分堂总堂主,负责n多的事务,按现代的说法,是朱健外派福建的隐形ceo,权力大得熊文灿都得客气五六分。

    李之同派人乘坐快船送回来的秘件是他第一个收阅的,和一干心腹幕僚商议一番之后,他才持着密件去找熊文灿,两人在书房里鬼鬼祟祟的商议了大半宿,

    “蓝兄,我能不急吗?”熊文灿捋着颌下长须哈哈一笑,那可是救命的粮食啊,有了这批粮食,他治下的福建就安稳了,想不激动都不行,他昨夜都为此事失眠了,害得他现在成了熊猫眼。

    “熊大人啊,不是我泼你冷水,福建沿海多是盐碱地,无法栽种土豆,内地的田地山地还差不多。”蓝瑞堂搓着手,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提醒道。

    土豆不能在盐碱地栽种,那是天子在密信里提醒的,他也是在提醒熊文灿,你要太多的土豆也没用,沿海适合栽种的田地太少,可以发展渔业养殖嘛,关于渔业养殖的一些方法,天子也有提到,并且专门整理了一份手册,只是他还没有交给熊文灿罢了,有些东东,只有在关键的时候拿出来,才能凸显其效果滴。

    “这……”熊文灿有如石化一般,原本开心的笑容瞬间僵化住,黑线唰唰的出现在脸上,妹的,老夫什么都准备好了,结果你说你是带把的纯爷们,不带这么玩人的?

    蓝瑞堂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本刚刊印好没多久的新书,递了过去。

    熊文灿一脸怔愕的接过,打开翻阅,他脸上的表情先是疑惑与好奇,渐渐变得凝重起来,最后眉梢一扬,唇角逸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本新书显然是刚印刷好的,而且因为赶时间,连书名都没有,里边的内容嘛,就是一些在沿海的盐碱地养殖之类的方法,比如建堤蓄潮养殖鱼类、网箱养鱼养虾等,养殖的食料,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干鱼翻晒加工等方法与过程甚至写得相当的详细,让人一目了然,也让熊文灿有眼前一亮的惊喜感觉。

    老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嘛,沿海一带多为盐咸地,不适宜栽种土豆这种耐旱高产的农作物,但也有自身的优势,海产业就是一大优势,鱼肉怎么都比土豆值钱,而且海鱼本身就带有咸味,略略加工,晒干成咸鱼后,直接省了食盐这个成本,别忘了,这年头的食盐是靠晒或蒸煮海水制成,成本高,价格贵,现在虽有更精细的矿盐销售,盐价降了不少,但依然算贵的。

    把海产业弄好了,可以出售变现,再用来购买粮食或直接物易物的交易都行,不失一个增加工作岗位,增加府库财政收入,改变民生的大好办法,熊文灿甚至联想到建堤的一些妙招,大牢里关押了不少犯人,有作奸犯科的,有当海盗被抓的,这些可都是免费的劳动力呐,能省一笔开支呢,嘿嘿。

    后面还有一些内容,若想改变土壤的盐碱度,就栽种诸如沙枣、滨柃、白榆等树,高耐盐的特性的是盐碱地营造农田防护林的树种。

    他忍不住乐了,咧着嘴呵呵直笔,面容倏地一肃,转身对着京师的方向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大躬,捋着颌下长须叹道:“皇上英明神武,心怀百性,我大明之福啊。”

    蓝瑞堂拼命点头附和,皇上英不英明他不知道,只知道若没有皇上,他还会跟着红爷跑江湖卖艺,吃了上顿没下顿,哪有今天这么风光,能和一省之抚巡并肩而立,还称兄道弟,反正,他这条老命是卖给皇上了,谁要敢对皇上不利,他必必剁了那家伙。

    熊文灿瞟了他一眼,捋着长须微笑不语,他看得出来,蓝瑞堂虽没对着京师方向鞠礼,但骨子里却是天子的狂热死忠,其貌不扬,表面上只是红帮设在福建的一个分堂主,江湖上的大混混,可若不清楚里边的秘密,谁又会想到这厮的权力实际上大得吓人,简直就是手握一把无形的尚方宝剑,可先斩后奏,想剁谁都可以,更要命的是手法完全不走官方的正常合法途径,用的是江湖的手段,被他剁了都不知道死在何人手里。

    也幸好他加入了帝党一派,才知道n多的秘密,知道了蓝瑞堂的真实身份,他是有文人的铮铮傲骨,但傲骨不是傲慢,他并没有象绝大多的文官那样看不起武官或其他地位低下的普通人,哪怕不敬重,也保持一分的客气,也正因为这样的性格,在百姓眼里还算亲民的好官,加上有才能,才能管理好福建省,原历史巡抚两广时也能治理好广西。

    “来了。”熊文灿手指前方笑呵呵道。

    海平面上,先是出现一些小黑点,慢慢的,黑点越来越多,越来越近,已渐渐能看到吃紧风力的风帆,稍后,一艘艘的海船铺满海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