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32章 伏虎沟伏击战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大雨倾盆,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视野无法及远,这支穿着破烂,冒雨行军的队伍是自号八大王的张献忠和他的部下,三十六营民军东渡入晋的战略意图失败,被四面围剿的官军杀得四散溃逃,兄弟们死的死,降的降,逃的逃,声势浩大的三十六营已不复存在。

    张献忠领着手下的残兵败将窜进深山老林里躲藏,和高迎祥等民军将领相遇,大伙儿不仅狼狈,而且极凄惨,谁都没有嘲笑谁,默默的收拢溃散的士兵,蜇伏添血口。

    此役损失极惨重,十数万大军仅剩万多人,有的首领手下只有百多兄弟,几乎成了光杆司令,很快就被实力稍强的大首领吞并,张献忠自已就吞并了七八路的民军队伍,兵力达五千余众,是各路民军实力最强的首领之一。

    兵力损失事小,随时可以强召青壮入伙,但粮食却是最要命的,没有吃的,不用官兵来清剿,队伍就自行崩溃,首领们为解决粮食的问题可是绞尽了脑汁。

    水西土司安邦彦、奢崇明突然领十万大军起事,声热浩大,驻守四川和陕西交界的秦良玉奉旨率白杆军前往平叛,让众人看到了希望,不过意见却不统一。

    张献忠的建议是乘秦良玉的白杆军被调往贵州平叛的空档,正好入川,四川有天府之国的美称,有钱的土壕多,可以乘机狠捞一把,但以高迎祥为首的其他首领却认为白丁兵太厉害了,等他们平叛回来,保证被秦良玉的白杆兵揍惨,与其又惨败一场,不如化整为零,以渗透的方式混进山西再起事。

    双方各抒已见,各有各的道理,最后,高迎祥等首领坚持入晋,张献忠则坚持入川,双方分道扬镳,各走各的阳关道。

    “一群胆小鬼。”张献忠边走边骂骂咧咧的,秦良玉虽名声在外,但终究是女流之辈,高闯王等人都怕得要命,他就不信这个邪了,找机会一定和秦良玉干一仗,把那恶婆娘生擒活捉,让所有人看看,他八大王有多厉害。

    他从小就跟父亲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当过捕快,在延绥镇当过边兵,为人聪明,生性刚烈,爱抱打不平,为此几乎丢了性命,此次入川,他虽有五千余众的兵力,但不敢明目张胆的走大道,只能走崎岖难行,行人稀少的羊肠小道,以避免被官军发现,倾盆大雨虽让兄弟们苦不堪言,但也很好的掩护了他们的行踪。

    “禀大王,再往前几里就是伏虎沟了。”负责在前边侦探开路的斥候回来禀报,。

    “伏虎沟?我呸,这名字咋这么晦气?”张献忠皱了一下眉头,他绰号黄虎,前方的地名偏偏叫伏虎沟,不是晦气是什么?

    “给老子再探,仔细搜查了。”

    或许是因为伏虎沟这个相克的名字让他产生莫明的不安感觉,他下令队伍暂时停止前进,多派几队斥候先把伏虎沟仔细搜查一遍,确认没有异常再继续前进。

    几队斥候奉命前往查探,疲惫不堪的士兵们则坐在肮脏的泥水地上休息,冒雨行军,超人也吃不消,所有人都累坏了,能休息一下再好不过了,反正全身上下都**的,就算躺在泥水地上也能睡着。

    只躺下几分钟,惊天动地的隆隆战鼓声突然响起,紧跟着四周响起震天的吼杀声,无数人影从小道两旁的山坡上冒出,呼吼着冲杀下来。

    “敌袭,敌袭,撤退……”

    张献忠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嘶声高吼着,喝令全军赶紧撤退,这个时候,他总算明白秦良玉的厉害,伏虎沟确是很好的设伏之地,但也容易引起统军将帅的注意,秦良玉偏反其道而行,在最不好伏击,让人容易疏忽的地段设伏,姜果然是老的辣,他现在想不佩服都不行。

    最要命的是秦良玉下令出击的时间拿捏得恰到好处,行军和打仗一样,凭的是一鼓作气,张献忠和他的部下冒雨行军,虽然饥寒交迫,疲惫不堪,但咬牙坚持的话仍走个几十里地,就算是马上拼杀也能撑上一阵。

    只是张献忠认为小路两旁陡峭,难以攀爬,根本无法设伏,他完全疏忽了,让疲惫不堪的手下就地休息一下,这人要一坐下休息,全身一放松,心里那口气也跟着松懈下来,会感觉手脚发软,特别的累,连拿起武器的力气几乎都没有了,伏兵在这时候突然杀出,真正是要了张献忠的命了。

    大批的白杆兵从陡坡上冲杀下来,有不少人是从树上抓着长藤飘飞下来,就象一只只凶狠的猎豹,直接撞进民军混乱不堪的队伍里,掌中的白杆枪顺势捅进民军的胸腹要害,鲜血飙溅,惨呼声不绝于耳。

    完全没有半点防备的民军被杀得溃不成军,或奔逃,或拼命顽抗的,但因冒雨行军,体力消耗过大,即便勇武,也架不过以逸待劳的白杆兵一通猛杀,节节败退。

    震天的吼杀声完全把哗哗的雨声掩盖住,期间夹杂着铁器猛烈撞击的金鸣声,凄厉的惨呼声,还有咬牙切齿的咒骂声。

    当的一声爆响,张献忠挥舞手中的宝剑挡开袭刺而来的一杆长枪,顺势一蹦一抹,斩杀了一个白杆兵。

    又一杆长枪袭刺而来,不同的是这杆长枪不是白腊杆所制,而是沉甸甸的铁枪,少说也有二十几斤重,足见使枪之人臂力奇大。

    张献忠挥剑挡格,当当当的一连串爆响,敌人一口气刺出八枪,他封挡了八剑,手臂被震得有点发麻,不过,论力气与搏杀经验,他占了上风。

    百忙中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他这才看清与他交手的竟是一个披挂白色凤甲的美娇娘,挺多十七八岁,眉目如画,唇红齿白,娇滴滴的格外诱人,但她掌中那杆亮银枪却一点都不诱人,出枪的速度不仅奇快,而且枪枪不离张献忠的要害部位,分明是个貌美如花,但却心狠手辣的女阎王。

    张献忠身边的几名亲兵扑来,把美娇娘缠住,张献忠正欲和亲兵联手把美娇娘生擒活捉,冷不防又有一杆长枪闪电般袭刺而来,他连忙挥剑挡格。

    当的一声爆响,张献忠怪叫一声,踉跄退后,他整条右臂不仅麻痛得几欲失去知觉,就连虎口都被极其强大的力量震得虎口肉崩裂,鲜血淋漓,也把他给吓了一大跳,这杆枪的主人力气大得吓人呐。

    “杀!”

    一声娇喝,长枪如蛟龙出海,化为一点星芒,噗的刺入一名亲兵的咽喉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