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小昏君 > 第139章 忽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王连发王三爷押着满载粮食等货物的车队朝着交货的地点前进,他们已深入大草原二十几里地,过往的商旅行人已经极少,再往前五六里路,除了一望无际的苍茫绿草,几乎看不到一个人类。

    蹄声隆隆,大地震动,远处尘烟滚滚,一大队铁骑隆隆驰来,很快就来到近前,把王三爷的车队团团围住。

    “吁——”

    领头的骑士勒住缰绳,战马长嘶一声,人立而起,马背上的骑士坐得稳稳当当的,显示出精湛的骑术,塞外部族嘛,不论男女老少,人人都练就一手好骑术。

    “好骑术,这位勇士是……”

    王连发王三爷抚掌叫好,然后拱手作揖,脸上堆满了佩服崇拜的表情,他能当上王家三管事,除了得到家主王大宇王老爷子的信任与重用,自身也有一定的能力,加上负责塞外的生意,长年在塞外行走,见识多广,一张嘴端的厉害,死人都能忽悠成活人。

    车队插有大金帝国派发,可以通行无阻的特殊标记,怀里还揣有大汗皇太极亲自鉴发的通行令,他有嚣张到走螃蟹步,不鸟眼这一队部族骑兵的资格,但为人处事都精炼老辣的他还是给予对方足够的尊重。

    “王三爷。”

    端坐马背的巴鲁一甩拖在脑后的金钱鼠尾辫,然后拱手作揖,道明身份与来意,他们是战狼部落的勇士,北边出了点事,岳托等贝勒已赶去处理,他们是奉岳托贝勒之命来接收货物。

    “北边出了什么事?”王连发有点懵了,平时都在前面二十几里地的某地交货,今次怎么变了?而且来接货的一个都不认识,让他生出一丝不安。不过,他好歹也是久经风浪的老江湖,反应能力相当快,明着是转移话题打听情况,实测是暗中观察情况。

    这一观察,可把他惊出一身冷汗,眼前这五六百部族战士看似随意勒住战马停下,稀落凌乱,但左右两翼实则已对他的整个车队形成了包围夹击之势,且人人都手握刀柄,虎视耽耽,随时可能发起攻击,这令他心中的不安感又增加几分。

    “北边的几个小部族起了点争端,岳托贝勒已带人前往弹压,好了,王三爷,货物留下,你可以带人回去了。”巴鲁大手一挥,大大刺刺说道,一副颇不耐烦的表情。

    “这……往时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么?”王连发皱眉道,拼命睁大眼睛打量和他身边的部族战士,发饰服饰都没有什么异常,正儿八经的塞外装束,蓝色战旗上也刺绣有代表战狼部族的狼头图腾,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常,只是规矩一下改变,让他越发感觉不安。

    “岳托贝勒交待了,今次情况特殊,先收货,银子下次一起给,废话少说,赶紧的,我们还得赶回去交差。”巴鲁脸上不耐烦的表情越发浓了。

    “大汗……”王连发还想抬出皇太极这个超级**oss压人。

    “大汗已回返辽东,委任岳托贝勒负责科尔沁草原的所有事务,有什么事等大汗回来了再说。”巴鲁冷哼一声,眼睛里闪烁森冷摄人的光芒。

    “这……好吧……”

    王连发妥协了,皇太极回返辽东,岳托负责主持科尔沁大草原所有事务的消息尚未大肆传开,暂时还算军事机密,他是王氏家族的核心成员,前天刚交付了一单货物,所以知道这个秘密消息,心中反倒相信了。

    再者,他想不妥协都不行,巴鲁和他的手下似乎已经很不耐烦了,大有出手揍人的节奏,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想不认怂都不行,但他也有最后的底线,现在交货也行,得在货单上签字画押,并付上战狼部族的金质图腾作为证据。

    好在巴鲁没有为难他,爽快的在货单上签字画押,这厮似乎不识字,直接用刀割破手指头,在货单上摁了一个血手印,从怀里掏出一枚金灿灿的狼头微章抛过去。

    王连发接住金质狼头微章翻看,其实他也不认识狼头微章是否是真货,反正做工相当精细,且是纯金所制,又跟面前飘扬的狼头战旗相象,他选择了相信,然后长长的喘了一口大气,巴鲁的作派极傲慢粗俗,但也正符合塞外部族人特有的粗爽豪迈的性子,想装也装不了,他又信了几分,心中的不安感也跟着减了几分。

    巴鲁粗俗且显得颇不耐烦,他只是让手下勇士粗略的清点货车辆数,然后押着货车扬长离去,王连发也带人回返山海关,不过,他心中仍有几分惴惴不安感觉。

    相同的事件还发生在相隔三十几里外的大草原某处,只不过结局却完全不一样。

    这一支商队的事主是田家,结局不同是因为田家的二管事田谋太过精明,性格有点倔强,且又强势,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扮成雄鹰部落的桑格虽然忽悠过去了,但这厮死不松口,非要见到岳托等高层大人物问个清楚不可,直接把整个混合二营的将士给惹毛了,二话不说直接开干,把田谋田二爷和他的手下家丁卫队宰个精光,然后拉上货物迅速撤离。

    没过多久,一支小商队路过,看到躺满一地的死尸,连忙报警,消息很快传遍整个大草原。

    岳托这会正带着本旗精锐与其他的部族联军弹压四个小部族的火拼,四个小部族虽然死伤不少人,损失不少物资,已结下无法化解的生死大恨,但摄于大金的威势,不得不把血泪与仇恨硬生生的往肚子里咽,挤出比哭还要难看百倍的笑脸握手言合,心里把大金都恨死了。

    岳托好不容易才把四小部族的争端平息,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手下匆匆来报,在某处发现百多明人的尸体,有人认出田谋田二爷的尸体,并确认是田家的商队。

    “什么?那些货物呢?”岳托怔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劈手揪住禀报士兵的胸襟,连声催问,表情显得有些狰狞吓人,田二爷的死活关他鸟事,他只关心那些货物,那是大金过冬必需的重要物资。

    .